王爷在浴桶里行欢_王爷要了王妃三天

这冰淇淋要舔,果冻要吸,棒棒糖要含,自己吃的还那么认真!

林子柔一瞬间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从口中抽出棒棒糖就朝刘剑锋砸去:“你个臭流氓……”

刘剑锋似乎早有准备,甚至还嫌林子柔反应满了,所以当棒棒糖被扔出来时,他直接用嘴借助了,竖着大拇指道:“真香。”

“我让你真香……”林子柔又羞又窘,直接扑了过去,两人瞬间滚成一团。

一顿操作之后,只听刘剑锋说:“我发现你刚才吃冰淇淋的动作不标准,要不要再演练一番。”

“滚。”林子柔气喘吁吁的说。

“那我演示一遍,你学。”刘剑锋说。

林子柔大惊,连忙道:“啊,那儿不行……不要,停。”

古语有云,温饱思银欲,什么意思呢,说的就是林子柔这种一顿暴饮暴食之后,吃得太饱太撑不消化,怎么办呢,那就啪啪一下,利用这种和谐优雅的运动方式来促进消化。

第二天,林子柔破天荒的睡了懒觉,刘剑锋再三的确认是在熟睡而不是昏迷,这才放心下来,因为昨晚她真的晕了。

刘剑锋则神清气爽,精神奕奕,宛如重获新生一般。

多年来,他奔波于世界各地,执行各种任务,精神上,时刻高度紧张,身体上,伤患众多,王爷在浴桶里行欢虽然年轻看似强壮,其实比亚健康还糟。

但此时此刻,仿佛浴火重生,百病全消,精神饱满,斗志昂扬。

这是身体上的满足,这是精神上的愉悦,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

刘剑锋只觉得全身精力充沛,在那宽敞的客厅里打了一趟拳,又做了多组力量训练,又下厨做了丰盛的早餐,仍然觉得能量槽满格。

林子柔还在沉睡,仿佛灵魂离体,还没有还魂。

刘剑锋悄声无息的退了出去,横卧在沙发上翻出手机,果然,老王又发来了诸多情报,重点都是关于金闿睿,姬雨萱的继父阎景生,以及即将开始的鉴宝大会。

其中一条信息把刘剑锋都吓了一跳,这阎景生果然不凡啊,这一次鉴宝大会和比武招亲,之所以能引发业内风云际会,是因为阎景生还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那就是《永乐大典》!!

刘鸿远此时走了过来淡淡的说:“爸,以前不会,但是以后我就不知道会不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事情,爸,倾城的事情我希望你能真心对她,而不是今天这样,如果是妹妹坐月子你还会说出这样的话吗?“

刘鸿远爸爸看着刘鸿远认真的眼神知道儿子不是开玩笑,而是认真的给自己下最后通牒了,内心当然不愿意了尴尬无奈说:“我只是随口说说,为什么老是抓着这个问题不放,公主微臣晗不住了再说了以后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不问了,你好歹也要顾你爹娘的面子!过去的能不能不提了!”

刘鸿远听后很是气恼的问:“爸,你的面子重要,你儿子的幸福不重要,从小到大做事情都是你的面子为主,爸,我就不明白了,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我们一家人和和睦睦过日子重要,你难道就没有为这个家考虑过吗?”

刘鸿远爸爸听了之后觉得内心很是委屈,更是怒气冲天,气的满脸通红说,“臭小子,你有没有良心,我没考虑过你们,不考虑你们,我这些年辛辛苦苦为了谁!”

刘鸿远听了也是气不过怼了回去说:“为谁你自己心里清楚,说还说去还不是为了你自己的面子吗?我这些年生意失败,然后就是婚姻失败,给你丢人了!“

“你这流氓,不是说给我买点零食开胃消食吗,快去!”林子柔推着刘剑锋道。

不远处就是小区里的小超市,两人一起进门,这女人都有选择困难症,又是出了名的两头堵。

你要是问她想吃什么,她能选半个小时,训练暗卫给主人解欲若她烦了还会怪男人,说好了你给我买,为什么不帮我选好?

所以在这方面男人既然了解女人的偏好,又要有主见。

比如刘剑锋此时,直接给林子柔买了棒棒糖,冰淇淋,还有果冻。

离开小超市往回走的路上,林子柔警惕的说:“你这家伙什么意思,饭后还让我吃这么多甜食,是想让我发胖,吃胖了你就别跑了?”

刘剑锋微微一笑没有多说,而是催促着她吃就是了。

林子柔哼了一声,没想到刘剑锋也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难为他一片心,那就吃吧。

两人回到温馨精致的糖果盒子公寓,林子柔甩掉了鞋子,扶着肚子,坐在沙发上的一瞬间,顿时发出一声舒服的低吟,再看身后帮忙把鞋子摆好的刘剑锋,忽然心头一动。

这状态好像小夫妻刚怀孕,丈夫陪着怀孕的妻子去散步,小心呵护,精心照料,包容她一切坏脾气和小任性。

看着刘剑锋帮自己整理随意踢飞的鞋子,林子柔心里暖,嘴上却说:“女人苦啊,也就结婚当天能做一天的公主,怀胎十月做三百天的皇后,而后就是一辈子的……”

“爱人!”刘剑锋接口道:“一天的公主,十个月的皇后,一辈子的妻子和母亲。”

林子柔一愣,嘴角勾起了笑容,本来就是闲着磨嘴皮子打趣,谁想到他回答的却如此理智且深情。

没错,就是一辈子的夫妻,是他的爱人,是孩子的母亲。殿前欢春抄第17张肉

某些田园女权借此胡编造势,扰乱视听,说什么一辈子的操劳,可你只说女人操劳,男人岂不是更辛苦。

当然这话不能说,说了田园女权立刻会说,男人养家糊口是天经地义的。

遇到这种田园女权,男人也应该理直气壮的告诉她们:“滚去单身一辈子吧!”

刘剑锋走过去,将零食拿给林子柔,道:“吃吧。”19楼文学

明成祖永乐年间,一代大帝朱棣名人修纂的,一部集我朝上下数千年文华精粹的大典,更是我朝当时最精最全的‘百科全书’。

这其中不但囊括了经史子集,天文地理,医疗算数等等文化瑰宝,而其中最关键的还有百工技艺,这才是重中之重,甚至包括当时的神臂弓,锁子甲的打造方式等等,是我朝数千年来能工巧匠的智慧结晶。

只是后来因为王朝更迭,战乱不断,以及外族统治者等诸多关系,这部旷世盛典也消失在了历史长河,其中很多重要资料,百工技艺也全都失传了,实在是千古憾事。整篇肉的古言王府宠妾

难道,他真是龙帝秘密培养的接班人?否则,怎么会这么强?而且,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就像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在他出现在西海龙宫之前,根本查不到任何关于他的蛛丝马迹。”

阴蛊王越想越感觉到恐惧,浑身冰冷。

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场恐怖的阴谋之中,而且这个阴谋涉及的人层次很高,或许只有妖圣,龙帝这种无限接近至尊境界的强者才有资格参与。

“此地不宜久留,太危险了,我要赶紧回妖圣宫……”

一念及此,阴蛊王根本不敢停留。任

务失败也就算了,他不能把命丢在这里。

“刷!”此

时,他也不去管那寒魑兄弟的死活,一个翻身,化成了一团漆黑的雾气,直接钻入到次元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嗯?消失了?”顺

着金甲蛊虫残留下的一丝气息,杨云帆开启破虚神眼,他的额头金色的竖纹之中,一抹神光闪烁,轻易的通过阴蛊王留下的神识痕迹,捕捉到了阴蛊王逃离的痕迹。不

还要弯腰,撅屁股,仰着头,深吸一口气捏住鼻子,等到实在憋不住的时候,轻轻吐出一小口气,然后再憋住,直到将存气吐尽,打嗝还针就止住了。

“你这都是哪学来的招啊?”林子柔苦笑着说,刚才摆出那姿势的时候,这家伙眼睛都放绿光了。

刘剑锋嘿嘿一笑,道:“小时候从寒假作业,课外小知识上学的。”

“是吗?”林子柔有些吃惊,仔细想了想,道:“好像还真有类似的生活小常识,只是当时的我只顾着做题,根本没注意过这些。”

“那咱俩正好相反,我是指顾着看这些小知识,小笑话了,反而题都是开始当天借别人的抄。”说起这些刘剑锋大笑道:“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啊,每天早上进教室,都能听到一些学渣男生对学霸女生好,快快快,来不及了,快让我抄……”

“呸!”林子柔狠啐一声,还踢了他一脚,显然她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每天早上都有男生喊着‘快来给我抄’。

本来就是抄作业而已,结果刘剑锋这一脸缅怀的说出来,全都变味了。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