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南一直都知道舅舅_受叫顾南攻叫沈北

“我……我认输!金色大旗,我交!”

络腮胡弟子虽然不甘,却也只能迅速咬牙认输。

本来他家宗主,为了这一次千宗大战,给他准备了一些底牌。

可刚刚林云爆发的实力太过恐怖,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瞬间将他击溃,他连动用这些底牌的机会都没有啊。

他现在受伤不轻,就算手里还握有一定底牌,可也没状态再打下去,只能认输。

毕竟在这山海境空间中,是不禁止杀戮的,他要是强撑,搞不好林云会杀了他。

而他认输的话,只要保留实力,那些底牌也还没动用,等他状态恢复,还能去找其他队伍争夺金色大旗!

“光认输可不行,弃权离开山海境空间。”林云带着命令的语气。

“什么?!”

络腮胡弟子听到林云的话后,语气都变得尖锐起来。

“小子,你别逼人太甚,我都答应将金色大旗交给你了!”络腮胡弟子咬牙切齿,脸色难看。

“要么照做,要么……死!你选吧!”林云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

苏锐就这样定睛看着山本恭子,目光从她的脸游走到脚后跟,来来回回逡巡了好几遍。

他的眼神把山本恭子看的浑身发毛。

“不得不说,你的身材比我想象中的要好,顾南一直都知道舅舅就是脸上的表情实在太不招人喜欢了。”苏锐轻轻的坐在床边,打趣的说道:“如果你的脸上能多点笑容,倒也是一等一的美女,整天这样面无表情的,你就不怕自己会面瘫?”

山本恭子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面瘫,但是她知道,如果继续面对苏锐的打击加刺激,她一定会疯掉。

“既然落在了你的手上,那么请少说没用的废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山本恭子冷冷说道,听起来倒也硬气。

“你看,我是那么不友好的人吗?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和你聊聊天而已。”

尽管那来势汹汹的狙击枪子弹没伤到骨头,但是现在的陈祖新还是觉得疼痛难忍,虽然能够站立,但也是勉力支撑!

毕竟小腿的肌腱控制着脚步的活动,现在的他有那么一大块肌肉都被打碎了,脚步自然不灵光了!

武学宗师又怎样?还是没法和子弹硬抗!那些肌肉已经化成了碎片,溅射的到处都是!

陈祖新落地之后,看着那人不人鬼不鬼的小腿,心中骇然!

在这之前,他绝对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丝毫不起眼的年轻人竟然能够把自己逼到这个程度!

薛家老佛爷已经回到了祠堂内部,她远远的看到了陈祖新受伤的样子,简直震惊到了极点。那被炸碎了的血肉,主角叫顾南和沈北的小说极大的刺激到了这位老太婆的神经!

可,这还只是开始!

就在陈祖新还未站稳的时候,一道乌光已然撕裂了空间,无声的杀到了他的身前!

陈祖新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受伤的小腿上,因此,当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那道杀气腾腾的乌光之时,已经……有些晚了。

山本恭子的威胁再一次化为了泡影,在苏锐面前,她干脆利落的败下阵来,败的体无完肤!

“如果我告诉你,我并不知道他们的所在位置呢?”山本恭子犹豫了一下,再次问道。

今天晚上,或许是她从出生到现在,犹豫次数最多的一天。

“你以为我会相信?”

苏锐淡淡一笑:“马上到房间了,让我们好好谈谈。”

山本恭子的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也终究是个被下半身欲望所支配的俗人。”

苏锐闻言,大笑了几声,而后摇了摇头:“不得不说,山本恭子,你的自我感觉实在是良好的有些过头了,就你这样的扑克脸,我就算吃了春-药,都不一定能够提起兴致来。”

吃了春-药都提不起兴致?

这话无疑是对山本恭子莫大的侮辱了!

被打击成这样,山本恭子紧紧攥着拳头,怒视着苏锐,气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顾南和舅舅

此时的港岛与十年后并没有什么区别,寸土寸金的港岛如今想要有多大的变化,是很难的。

但是财富的变化无时不刻在交替,无数投资客前仆后继来此地,并不会因为环境的固定而有所减少。

这是个让人梦想快速起航的都市,也是一个随时可以让人坠入深渊的港口。

“我来赚钱了。”

看着那些高楼大厦,周安安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我也问过军师,说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商量一下比较好,谁知道军师说,如果和你商量了,那你肯定不会答应,所以……我只能这样先斩后奏了,其实我也很纠结啊。大哥,你应该不会生我气的,对不对?”

邵梓航一边碎碎念,一边坏笑着往饮水机里撒着药粉,哪里有半点抱歉的模样?这货根本就是在等着看好戏呢。

“哎呀,是不是下药下多了?”

邵梓航看着手里已经彻底空了的几个药粉包,挠了挠头,撒的太兴起了,结果一个没留神便过了量:“恐怕这连大象都能给整到疯狂吧?大哥那小身板儿能受得了吗?”

把所有的药粉都用完了,邵梓航也没有了补救的办法,双手合十,在身前晃了晃:“大哥,您老人家多多保重,祝您雄风一展,直到天明。军师说,我们都是为了你好,顾南沈北是哪部小说都是为了你好,你一定不能很我们……”

又碎碎念了几句,邵梓航消除房间内的所有痕迹,而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

此时,苏锐正紧紧搂着山本恭子,朝酒店内部走去。

这丫头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蝙蝠款式风衣,戴着一副黑色墨镜,足踏一双足有七八厘米高的,高跟黑色长靴。

整个人打扮得非常潮流,摩登、前卫!

赵旭看着鲁玉琪这副打扮,皱了皱眉头,对鲁玉琪问道:“小琪,我们出去是办事,又不是拍电影,你干嘛这身打扮?”

x:唯,一((正、I版,(,m其o他W都(是={盗K`版z0)

“怎么,我这身打扮不好吗?”鲁玉琪不以为然地说。

“不是不好!只是穿这身衣服,总感觉不合时宜。”

“哎呀!哪那么多的规矩,我们快走吧!”鲁玉琪对赵旭催促道。

赵旭拿鲁玉琪这丫头也是无可奈何,反正只要她不惹事,也就由着她去了。

赵旭带着鲁玉琪来到车库,刚要乘车离开。

负责“月潭湾”安保的熊兵匆匆跑了过来。

“赵先生!”熊兵见赵旭开车要离开,出声唤住他。

苏锐直接无视了山本恭子的仇恨眼光,一把拉起她的手,说道:“已经到了地方,先别装什么贞洁烈女了,接下来要开始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了。”

说着,苏锐竟是直接对山本恭子来了一个极为高调的公主抱,舅舅受年下就这样抱着她径直来到国安已经专门为他开好的房间之中!

而酒店走廊的摄像头,清楚的把两人的亲昵动作全部都记录了下来!

进入了房间,苏锐把山本恭子直接扔在了床上,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之意,后者的身体也被柔软的床垫给弹的颤了几颤。

“呦呵,这还是一间豪华大床房。”苏锐事先也没来过,只是知道房间号而已。

“很抱歉,既然只有一张床,今天晚上只能我睡床上,你睡地上了。”苏锐一句话又把山本恭子给气的头上冒青烟。

“你到底要怎么样?”山本恭子坐起身来,怒目而视。

可是,在封闭的房间中,她一个女人坐在床上质问一个身手远比她强大太多的男人,这种动作和氛围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嗯,问题是没发展到这一步啊。

如果可以,周安安觉得喝醉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好的。”

对于男孩的要求,李雪儿小小惊讶了一下,继而莞尔一笑。

至少,这位诗人没生气。

“人呢?”

走进包间门,看着里面只有一个人,一身名牌的青年忍不住惊讶问了一句。

“走了,宁杰,为了帮你,我可是得罪了我家的雪儿。你那个包包,可不能出尔反尔,就当是赔偿了。”

放下手里的酒杯,何泱泱略带不满地说道,起身就要走人。

为了一个包,让最好最有钱的闺蜜有了芥蒂,怎吗算都是她吃亏。

“没事没事,一个包而已。下个月爱马仕要出一款限量版,我已经预定了一个,到了马上给你送来。”

眼底闪过一丝阴郁,宁杰脸上无所谓地说道,顺带讨好了对方一下。

“那就谢谢了。”

听到有包包拿,何泱泱心里的不快去了一些。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