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乳房贴着玻璃_玻璃后面有个女的污壁纸

这个家伙虽然说的是英语,但是带有着浓重的东洋口音,一听就是东洋人。

怎么东洋人又来了?难道是为昨天晚上的那两人报仇的?可是想想昨天晚上那两人,似乎也根本不可能有这么狠的帮手才对。

一言不合就杀人,此人的危险系数已经相当高了。

这个东洋小个子忽然对着服务生的尸体就踢了一脚,于是尸体便猛然往前滑了两三米,撞到了马场红叶的腿,后者失去重心,尖叫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尸体上面!

和尸体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这种情况简直太惊悚了,马场红叶那雪白的连体泳衣之上立刻沾染了对方后背处的鲜血!

苏锐跨前了一步,一把将马场红叶给拉起,然后护在了身后,后者还在瑟瑟发抖呢!

接连两天都遭遇了这种暴力场面,而且一次比一次血腥,这也难为了马场红叶了。

这名小个子东洋人就冷笑着走进来,然后转身把房门给关上了。

行走之间,他的重心很低,脚步很稳,一看就是练家子。

马场红叶终于长了个心眼,她透过猫眼往外面看了看,一个服务生正端着果盘站在房间门口呢。

马场红叶和苏锐都没多想,便直接拉开了房门。

果然,服务生端着果盘,就这么等在房间门口。

只是,马场红叶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服务生的表情似乎忽然僵硬了一下。

这表情让人感觉到非常的怪异!

紧接着,服务生的眼睛忽然圆睁,瞪大到了极点,然后他的身体缓缓前倾,栽倒在地!

马场红叶吓得立刻发出了一声尖叫!

因为在这服务生的后心位置,赫然插着一把刀子!鲜血正在往外面流淌着!

“东洋女人,一只乳房贴着玻璃跟一个华夏男人搅合在一起,你是想做什么?”一个男人忽然从房门侧面走出,冷笑着说道。

看着马场红叶,他的表情之中露出阴狠的光芒,苏锐也看到了他的眼光,不禁想起了一种动物——毒蛇。

此人的个头不高,皮肤黝黑,他弯下了腰,把那把匕首从服务生的后背处给拔了下来。

相比之下,他就有点弱了。

“不用不用。”

拒绝的时候,周安安看着那个冒雨跑出去的混混,真是淡淡的忧伤。

现在的混混,都这么热情的吗。

“安安,你认识他们?”

坐上来到门口的出租车,心有余悸的应丞丞疑惑地问了一下副驾驶位的男孩。

一年同桌,两年前后桌,应丞丞自认很熟悉周安安,从来不会认为这个有些腼腆的乖男孩会认识那些社会上的人。

刚刚那个场景,太吓人了。

若是那些坏蛋乱来,那就太可怕了。

“不认识,不过我一个小学同学和他们很熟。”

对于这一点,周安安觉得没有必要让女孩这么早地认识社会上的阴暗面,说得很是简略。

“哦,这样啊。”

听完周安安的解释,应丞丞下意识地认同了对方,心里莫名地舒了口气。

至于一直没有发言的应衡,只是偶尔目光瞥过前边的男孩,而和对方不熟的周安安也没有找对方聊什么。

因为有齐胤然这尊大佛在,八班的人没敢出声讨论,只在群里暗戳戳地发着消息。

“我天,齐大少竟然破戒了!他竟然收礼物了!将她抵在粗糙的树干上

“淡定啦,这不是早就可以预料到的事情吗?”

“齐大少不是愿意收礼物,他是只收沫姐的礼物,同样的事情,要是换了其他的女生,你看会不会是另外一种结局?”

“犹记得以前那些来给齐大少送礼物,最后却哭着跑出去的女生,可怕!”

郝诗琪一言不发,就默默看着他们刷屏,然后转手就截了屏。

她把这些聊天记录发给了顾棂月。

“棂月,大新闻!姜沫今天给齐胤然送礼物了,你说她这是什么意思啊?”

顾棂月很快就回了消息,“管她什么意思,胤然出了名的冷面无情,她送礼物,不过就是送上去给胤然羞辱罢了,没事的话,我要去学习了。”

“不是,齐大少他收了!他收了姜沫的礼物!”

“啪嗒”一声,顾棂月手中的笔掉在了桌上,她拿着手机愣了好半晌,才想起来给郝诗琪回消息:“到底是怎么回事?胤然没生气吗?他怎么会收下姜沫的礼物……”

其他领导们心有戚戚焉地点点头。

可不是么?华国星空以前推出先进至极的数据库技术,因为他们在慢慢地对外公开,世界各国对此虽然是暗流涌动,但各大强国还是在耐着性子认真学习先进数据库技术。可以想象,如果星空集团不逐步对外公开的话,玻璃后面一个女的壁纸世界各国早就躁动起来了。

而紧接着华国星空现在又放出了对人类社会意义极其重大的先进训练机械和神奇药液。这两样技术虽然对人类未来的影响相当深远,可是全球各国基本上都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华国虽然领先一点点却也能接受,所以这件事情还是不足以会引起强烈反弹,闹出太大的乱子。

陈岳在与白文俊的互动过程中展示出来的超强抗干扰仪器和无障碍探测仪器的技术虽然很先进,但这两样先进技术还是不足以立即打破表面上的平衡。所以局势虽然更加紧张了一点,但一时之间还不至于会天下大乱。

但是华国星空要大规模展示先进科技的话,那情况又将截然不同。要是星空集团不知轻重地推出了会影响到世界各国战略平衡的科技,而其他国家又不能全部拿到手的话,那各国肯定不会再给华国多少机会。他们多半要趁华国还没有利用超级科技发展起来之前,尽早联合起来将华国的势头给按下去。

平日里爱好听歌的沈威一下子就想了起来,大声回答。

决定要露一手,周安安的气息快速平复,进入唱歌的状态。

想当年,为了去KTV不成为麦霸们的背景,将她抵在洗漱台从后进周安安闲暇之余可是包下小包厢一个人不断地重复练习,最后更是找了一个专业的女音乐人,在对方的亲身指导下,技艺突飞猛进。

换做是谁,经过一两年坚持不懈地练习,一两首歌总是能练到麦霸水平的。

而且,这粤语歌,在场的人,能有几个听得懂。

唱出来,那范,那气场,绝对能镇压全场。

“原来是这首啊。”

搜索出歌名,朱鹏飞惊讶地说了一句。

前奏响起,周安安略带沙哑的歌声响起。

“笑你我枉花光心计,

爱竞逐镜花那美丽。

怕幸运会转眼远逝,

为贪嗔喜恶怒着迷。

责你我太贪功恋势,

怪大地众生太美丽。

悔旧日太执信约誓,

表面上是格挡,实际真正的杀招还在下面!

而松本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苏锐的心脏处,当这气爆声响起来的那一刻,他那阴沉的脸狠狠的变幻了一下颜色!

“中计了!”

松本知道,抵在墙上后面进入自己如果下面中招的话,那么将会丧一大半的战斗力!甚至日后都可能无法当个男人了!

这个代价绝对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于是,松本直接放弃了攻击,刀尖拐了个大弯,从苏锐的胸前收了回来,脚后跟在地上一蹬,猛然后退了一大步!

以攻对攻,比的就是谁更狠!

苏锐也没想到松本的移动速度竟然能那么快,那本来以为必中的一脚却擦着对方的裤裆而过,没能踢中!

但是,苏锐的连贯性攻击能力可是数一数二的,一些成名已久的绝代高手在这方面都比不过他!

这一脚踢空了之后,苏锐的四棱军刺已经爆射而出,那道乌光直奔松本的胸口而去!

铿铿铿铿锵!

松本的匕首在极高的频率之下连续挥了好几下,每次都能准而又准的打在军刺的身上!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