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与少女_女友被乞丐用玻璃瓶

卧槽,我一阵狂喜。

没想到出去竟然是这么简单。

于是我连忙点头说道:“我有20万,你快去找人吧,我这就可以转账。”

安红几口把剩下的饭都吃完。

然后抹一下嘴对我说道:“你跟着我来吧。”

我跟着安红,既惊喜又忐忑不安的向大门走去。

大门是电子锁,门上有个摄像头。

艾振山直接将陈经理与李月琴两人喊过来,开始不住的朝着林峰赔礼道歉。

林峰不耐烦地说道:“你们都给我闭嘴,少爷我没工夫跟你计较。赶紧领我们去看房子。”

虽然林峰不准备为难他们,可任谁都能想象到,等到林峰他们离开后,艾振山肯定不会轻易饶了这两个人。

最起码也要让他们卷铺盖走人。

临走出售楼处时,林峰才想起,他那一千万还放在前台上。

他也懒得取,指着前台上的一千万,对那个艾总说道。

“那里有一千万,算是我提前支付的购房款了,多少就那些了。”

林峰要不是嫌装钱麻烦,可能连这一千万都不想给了。

毕竟哪有去自家店里买东西,还要付钱的道理。

艾振山惶恐地说道:“姑爷,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呢?”

“这事要是被大小姐知道了,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见这艾振山不肯收钱,林峰又懒得去拿,最后直接说道。

很有意思的一桌饭局,朴太衍至少知道几个问题,乞丐与少女导演曹谊锡和姜东元背景都很不错,所以李秉宪在两人面前表现的并不大牌。

或许对方不清楚朴太衍的背景,可是网上暴露出来的也不简单,或许对方本身就是千金小姐的老婆,会告知他一些什么,所以刚才玩笑过后,对方对待朴太衍的态度也还不错。

至于明显就可以看出是朴太衍女伴的林允儿,对方也没有为难什么,毕竟说实话刚才他和允儿两人当着面窃窃私语议论对方,其实还是很不礼貌的。

换一些身份或者场合,对方直接翻脸,两人也说不出什么话的。

允儿呢因为有朴太衍的出现,之前的小心翼翼都直接扔开了,虽然说闹分手可不是还没分开啊,作为男朋友的他在,自己还要担心什么事呢?

她唯一比较好奇的是,在照顾自己同时,不停和姜东元聊天的他,看着两个花美男窃窃私语,允儿总感觉怪怪的。

她可不是金泰妍,是姜东元的粉丝,而朴太衍和对方熟识,总是让她觉得不太正常,没有交集的两人怎么关系变亲近的。

听到佟依依地问题,浩然兴奋地说道:“佟老师,我来告诉你。可儿妈妈可漂亮了,简直比公主还漂亮。”

“对了,爸爸手机里有可儿妈妈的照片。”

说着,浩然掏出林峰的手机,找到了艾可儿的照片,拿给佟依依看。

当佟依依看着一身宫装,全身散发着贵族气息的艾可儿时,石器书屋校花和乞丐也是羡慕地说道。

“没想到,这可儿小姐是如此高贵、漂亮的女孩。”

林峰也是趁机称赞道:“依依,你也不要妄自菲薄,其实你也很漂亮的,你要是穿上这身公主服装,看上去也跟公主一样漂亮。”

佟依依害羞着说道:“我哪有你说的这么优秀?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

林峰刚想说些甜言蜜语,可这时传来浩然的惊呼声。

“哇,好大的床啊!”

林峰三个大人,都好奇的走了过去,发现四十多平米的主卧室中,那张大床就占了小半个房间。

梦晓彤也是吃惊的喊道:“还真是大啊,这么大,并排睡十个人都富裕!”

见林峰如此重视佟依依的意见,艾振山暗暗打量了佟依依一眼,然后将佟依依的样子记下。他准备以后叮嘱小区的物业,今后一定要对佟依依客客气气的。

其实这艾振山只是艾家旁门的亲戚。

虽然他在外面风光无限,其实他名下的产业,大部分都是艾家的,所以他才会对林峰如此客气。

林峰虽然还没有跟艾可儿正式结婚,可是当初艾可儿都亲口承认,林峰是她未来的老公了。

而且艾振山还算了解自家的大小姐,她既然都开口承认了,那么林峰就当定艾家的女婿了。更何况大家族的人,不是普通人家,亲口说了,就不能轻易改变。

正如林峰之前所说的,乞丐与校花10这帝景苑的总经理根本不够格招呼他。

在场的人,也就艾振山够资格招呼林峰。

可艾振山怎么说也是老总级别的人,这帝景苑虽然是他的产业,可他对里面的情况了解的并不是很清楚。所以他还是必须让那个陈经理跟着。

毕竟这陈经理对帝景苑的情况,可比他熟悉多了。

“你不怕咱们和胡家彻底闹翻吗?”海金才有心考验儿子,问道,“咱们现在动手,胡必杰那个老东西还活着,付出的代价恐怕会很大。”

海明镜笑道。

“爸,你就别考验我了。我说的是我带着弟弟去,可不是你。只要你不出面,这事就是小孩子的小打小闹,就算我指着胡必杰的鼻子骂,那也只是小辈的一时冲动。你明天随便宣布个理由,就说去外地出差去了,胡必杰只能捏着鼻子承受下来。”

计策很简单,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让海金才不用出面,所有的事都是他来处理。

“哈哈哈哈!”海金才立刻大笑,“果然不愧是我的儿子,和我想的一般无二!明远,以后要好好跟你哥学学,要是有他百分之一的机敏,我也就不担心了!明镜,这事就交给你办,别让我失望!这年轻一辈,你的才能也就仅次于赵家的赵浩了,其他人完全比不上!”

“赵浩。”海明镜的眼中闪过一丝忌惮,“我和他同时在米国读书,大学期间一起创业过很多次,温柔的奶妈张小艺1每次我取得的成果都要差他一点。不过爸,我是不会输的!在组织里……”

建设大型的港口,这个绝对是一个长时间的工作,不光是资金方面,人力技术等等各个方面,也都需要操心,总不能说,上嘴唇子一搭下嘴唇,说建设就建设,连一些人都不派到这边就是了。

还有,从这么一个打鱼的事情,李忠信居然联想到了要搞大型造船厂,这个事情,那也是他们现在的公司能去做的?

忠信公司现在搞的厂子已经达到了十几家,这十几家公司,把他们这些高层的管理人员弄得头大如牛,可以这样说,这些厂子就已经把他们所有人的精力都牵扯了进去,如果李忠信搞起来渔业公司,在搞什么港口,那么,他们就会忙死。

江城在黑省的东北,是典型的内陆城市,只挨着松花江,忠信公司当中虽然有打鱼的好手,但是,却都是在江边打鱼的,和那种深海捕鱼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这些呢!王波也都觉得能够克服,毕竟忠信公司的出身就是打鱼的,可是,又要搞港口建设,又要搞造船厂的,这大外甥是疯了吗?

“三舅啊!我听明白您的意思了,您的想法呢!是为了忠信公司好,您觉得,江南校花与乞丐我们忠信公司现在没有财力来支撑起来这样的一个大型港口建设,我呢!这么再和您说一次,既然我能够提出来要建设大型的港口,那么,手中自然会有那么一笔钱。

海金才一共有两个儿子,小儿子海明远就是个二世祖,不学无术,海金才对于他也是彻底放弃了。但是他的大儿子海明镜不同,从小学习成绩优异不说,进入家族集团后,更是成为他的左膀右臂,把家族事业打理的井井有条。

海金才也是一直把大儿子当成继承人来培养,在他心里,自家的大儿子实在非常优秀。

海明镜呵呵笑道。

“爸,这确实是我们的一个机会。其实现在我们就是在和胡家下一场明棋,大家都清楚双方的打算。那小子打了明远,就是打了咱们胡家的脸。更妙的是,那家伙是跟着胡家人一起来的。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闹,闹得越大越好!最好能把这事弄得下不来台,让所有人都知道咱们海家的脸,被胡家狠狠的踩在脚底下。”

“然后明天一早,我就带着明远去胡家挑衅,要以海家的名义,用被害者的姿态,把姿态放高,责令询问胡家的态度。问问他们还想不想联姻,如果不想,咱们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提前对海家下手。”

“如果他们想的话,咱们也可以把之前的条件再夸大一点,方便以后我们夺去胡家的江山!”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