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乞丐之没完没了50_乞丐校花施诗

“挑事又怎样?你也想上?哦,我倒是忘记了,能做裁判的一般都是退役拳手,就是不知道你有多厉害。行了,我也不关心这么多,也不想废话,你们三个一起上吧,免得说我欺负人。”

“那你去死吧。”

裁判闷哼一声,抬起拳头就砸过去了。

正如烈飞所说,裁判一般都是退役拳手,因为他们不仅熟悉比赛规则,更能在参赛选手犯规却继续攻击的时候起到制止作用。

就比如这间地下拳场,曾经有两个拳手打出火气,不顾规则攻击对方,同样是这个裁判,他屡次劝说拳手也不听,然后一人一拳,瞬间KO了两个拳手。

烈飞同样抬起拳头应对。

嘭!

拳头相撞,庞大的力量在两人的拳头上肆虐,下一刻便有骨折的清脆响声从擂台上传来。

裁判捂着右手连退十步,撞在擂台边缘的线绳围栏上又被弹回来,烈飞抬起左脚横扫,直接将其撂倒。转头看到两个拳手还在发呆,他摇摇头,借势而起,一记空中横踢将两个拳手扫下擂台。

“嫂子!”邵华和薛飞老婆打了一声招呼。

“这是我妹妹。”张凡介绍了一下。

薛飞这兔崽子,不停的夸:“哟,咱妹妹真漂亮,真白,我现在明白为啥你哥哥不白了,都白给你了。”

废话不停的往外冒。邵华和静姝被薛飞的老婆给迎了进去。他还抓着张凡的胳膊说废话。

张凡纳闷了:“进去说不行吗,这么冷的,你还要迎谁呢?”

“不迎谁,我还能迎谁,就我现在这牌面,也就迎迎你了,还能迎谁!”话虽这么说,可这兔崽子好似磨蹭的在等谁一样。

没一会,从酒店里出来的人看到了张凡。“张院!”

“王总!老乞丐之没完没了50”

“张院!”

“陈总。”

因为是新的酒店,而且还是国际标准的五星级,茶素有点地位的老板们都换了地方,不去将军酒店了,专门跑到这里来了。

“您这是?”

“我来吃饭,我朋友开了个川菜馆。”张凡笑呵呵的介绍了一下。他这个时候才知道,薛飞这兔崽子拿自己做广告了。张凡寻思了一下,等会不准备给这个兔崽子礼金了。

可今天这桌菜还真不错。有的菜突出一个麻香,有的菜突出辣香,特别是一道酸菜鱼,真是做的相当不错,大冬天一锅暖洋洋的酸菜鱼下去,微微冒点汗,绝对是享受。

吃完饭,几个女人就在酒店里面参观,毕竟还没正式营业,也没客人。张凡和老高薛飞坐在一起开始聊天。

“这次升格,我听我卫生厅的同学说,有好几个省会的主任副院长都有意来茶素,你别大意了。”对于张凡,老高说实话是欣赏,当年张凡在夸克的时候,就想拉着张凡走。张凡进市医院的时候,都是老高给弄的萝卜坑,可还没等老高照顾张凡呢,张凡自己已经起飞了。

“师父,他你就别操心了,给省会的医生三个胆子,也不敢琢磨院长的位置,倒是你要多注意点了。老乞丐之没完没了67”薛飞吃着花生米说话。

老高瞅了他一眼,“我倒真想去科室当个主任!”老高这说的绝对是大实话。

除了马肉,还有奶制品,从各式各样的酸奶疙瘩到奶(a)皮子,奶豆腐,可以说,大街上弥漫的就是一种淡淡的奶香味。

早些年,三川人还没进疆的时候,传统食物在冬天独霸天下,马肠子,面肺子、胡辣羊蹄子,还有各种的丸子汤。等三川人进来后,茶素的餐饮就天下三分了。

一部分仍旧是边疆传统食物。另一部分是火锅,还有就是三川炒菜。弄的后来,不光是不是三川人吧,开个炒菜馆,要不挂个川菜,都没人进。但做的好的真心不多。

比如茶素市医院后门的小三川炒菜馆,如果不是油大肉多能吸引一些单身男青年的话,估计房租都出不来。

……

张凡开车到了医院对门的酒店旁边的川菜馆,门面不小,还专门弄的是川西建筑风格。薛飞和他媳妇早就等在门口了。

“哎呦,这么大的雪,我还准备开车去接你们呢!”薛飞看到张凡后,假模式样的上前说着好听的话。

“吆!邵总也来了。稀客啊,稀客啊。”薛飞笑嘻嘻的。

进了包厢以后,才发现老高和他老伴早到了。

“主任,啥时候来的。你也没说,早说我就去接主任了。”张凡问了一句老高后,就说了一句薛飞。小袁与老乞丐老高不会开车,也没车。

“没事,也不远。走几步就到了。”老高笑呵呵的看着张凡。薛飞今天还真没请别人,就请了张凡和老高,连王国福都没请,他们这对师兄弟估计也就只剩下名义上的师兄弟了。

没多久,菜就上来了。

虽然都是平常见的川菜,但品相还真不错,而且闻着也挺香。

“阿姨,高叔叔,张院,邵华妹子,静姝妹妹快尝尝。看看我哥的手艺怎么样。”薛飞的老婆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可胜在人实诚,而且认准了一个人,就下功夫的去交往。

比如老高和老高媳妇就真把薛飞媳妇当自家的姑娘,以前薛飞经常大麻将,薛飞老婆实在忍不住了,就去哭着找老高和老高媳妇。让他们收拾薛飞。

张凡尝了几个菜,还真觉得不错。茶素的川菜,不管啥菜,就是一味的追求一个辣。反正张凡很少在外面吃川菜。

一大早,夏禹就从其他报纸上看到了这些消息,脚指头一动就知道肯定是周大福珠宝在幕后操盘。

不过夏禹只是笑了笑,却什么都没有去做,当做不知道这事。老乞丐柔雪怀孕离婚后悔

他想要看看,面对周大福珠宝的发难,何朝琼能不能解决好,这是一次极佳的锻炼机会。

即使何朝琼让他失望了,他也能够轻易收拾残局。

且看着就是……

就在夏禹期待之时。

永恒珠宝公司内,何朝琼已经召集一众高层开会。

与在夏禹面前的柔弱形象不同,此时的何朝琼穿着女士西服,浑身尽显干练的气质。

“咚咚!”

待所有人都看完手中的报纸之后,何朝琼敲了敲桌子,神色淡然地说道:“情况大家都了解了,周大福珠宝向我们发起了猛攻,试图一举重创我们。”

“为什么这么做?”

“那是因为我们这段时间的销售业绩很出众,让他们不能不这么做,我们应该高兴,因为这代表着他们已经技穷了,只要我们解决这波攻击,那么迎接我们的,将是无限的未来。”

一个翻滚躲开,在翻滚中顺带出了一拳,轰在了林峒的脚踝位置。

咔擦。

又是一声骨裂脆响,林峒半跪在地。他下跪之时,烈飞已经起身,一记直拳轰来,直冲面门。林峒抬起双臂抵挡,烈飞变拳为爪,抓住林峒往前一代,左脚重重踹在他的胸膛上。

林峒直接滑出擂台,重重摔在水泥地上,观众们抻着脖子去看,可惜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吐血三升的情况,无奈的摇摇头。

“力气虽然大,但实战经验也不可忽略,黄婉儿与乞丐8看你是个可造之材,留你一命。”

说完后,烈飞转身对着所有观众,道:“诸位,今晚你们可能要败兴而归了,因为我已经解决了这座拳场的主事者,也就是最强的人。已经没有人能够继续上台挑战我,看来沈凯也不过如此嘛,净找一些酒囊饭袋来管事。”

“慌什么?压轴的不都是最后登场么?”周长荣不急不慢的登上擂台。

烈飞转头上下打量他一阵,嘴角勾起一丝微笑:“看上去要比他壮一些,估计能多挨几拳。”

“瑶瑶,我的衣服呢?”唐韵在楼上,洗完了澡,却发现楚梦瑶和陈雨舒都不在这里,楚梦瑶又没有给她准备换洗的衣服,唐韵又不可能乱翻楚梦瑶和陈雨舒的衣柜,于是就下了楼来,原本以为林逸在外面搬东西,别墅里面都是女孩子,所以只披个浴巾是没有所谓的,但是却没想到林逸也在!

唐韵站在楼梯上,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只是披了一条浴巾,所以站在林逸这个角度,从下面完全可以看到唐韵身下的一抹春sè,这不由得让林逸的呼xi有些急促起来!

他和唐韵在一起,最qin圌密的动作也不过是拉拉手qin圌qin脸了,可是现在,一下子看到了不圌穿衣服的唐韵,让林逸的心跳顿时快了不少。

“呀!”唐韵一下楼来,也看到了林逸,看到他的神sè有些怪异,再顺着他的目光找寻过来,唐韵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心头以慌,不由得呀的惊叫了一声,转身就想往楼上跑,可是因为太匆忙,一脚将身上的浴巾给踩掉了下来,于是唐韵整个人都处于真空当中。

“哇塞,唐韵姐姐好猛喔,不会是想和我们一起玩儿五批吧?”陈雨舒瞪大了眼睛,看着唐韵光光的胸圌脯,又看了看自己,自言自语的说道:“恩,还是没有我的大喔!不过超过瑶瑶姐了!”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