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日男友跟我去摄影_照相馆当着男友的面

哪怕徐静兮不定期的开门营业,回头客也总会很多,可是,她最想见的那个人,却并没有再出现在那小小的四合院中。

川中一别,真是好久不见。

而在这一段时间里面,江湖世界的很多地方,都又换了风云。

“苏锐,你这次来,是因为悠然姐吗?”徐静兮问道。

其实,她也能够看出来,苏锐和李悠然之间的感情不一般,而且,他们的这种交情是并肩作战打出来的,关乎于生死,关乎于生命的外延。

唉,徐静兮真的不是个自信的女孩子,她又开始自惭形秽了。

当然,或许是由于李悠然太过于耀眼,或许是由于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奢求太多,所以,这种妄自菲薄并不会让徐静兮特别的难过。

甚至,哪怕未来的某一天,苏锐和李悠然真的走到了一起,徐静兮也会发自内心的祝福。

这个姑娘并不知道,此时她身上的这种善良究竟有多么的迷人。

“是啊,有人要杀悠然姐,所以我才会过来。”苏锐说道:“现在,敌人已经被击退了,只是还剩一些尾巴没有解决干净。”

“马六,你都这么大人了,做事能不能动点脑子?”

“监控视频是普通人能随便拿到的吗?他肯定是提前录好了视频,你这个二货!”

李全福笑骂道。

“卧槽,李队长英明啊!我一直就觉得不对劲,您这一说我才醒悟过来。”

马六恍然大悟道。

原来对方只是装腔作势。

什么打电话找人要监控,就踏马是提前录好的。

一定是刚才离开的那三人中的一人录下来的,然后发给了面前这小子。

想到这里,马六完全没了后顾之忧。

“李队长,我生日男友跟我去摄影您给评评理吧!我这车的半个车头都被撞碎了,他的车一点事没有。”

“我的法拉利值多少钱您是清楚的,这辆车一旦修起来,所有的配件都要进口,但是原厂车漆就得几十万,我找他们要五百万,您说过分吗?”

马六理直气壮的说道。

李全福叼着烟走近,两边车都瞅了瞅。

他倍感意外,着重打量着眼前这辆商务车。

孙亚楠显得有几分惧怕,他只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哪里见过枪啊。

“呃,这是玩具枪,就是用来吓唬这种恶霸的。”林云笑着说道。

孙亚楠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林云,你又帮了我一次大忙,我都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了。”孙亚楠干笑道。

孙亚楠是华国底层人物的缩影,对他来说,要是一个人遇到刚刚这种事,绝对是摊上大事儿了。

所以,林云确实又替他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孙亚楠心中打定主意,待会儿将林云带回家之后,一定要好好招待林云。

“没事儿。”林云笑了笑。

紧接着,车子启动,继续往外行驶。

……

华国,京城。

一栋别墅的卧室内。

一名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躺在一个秃顶中年男子怀中,他二人额头上还有汗珠,显然刚刚经历过一次战斗。银行女和男朋友去照相馆

这个年轻女子,正是斗渔一姐姜小柔。

“刘,刘司长……”

马六搭眼一看,顿时呆住了。

刘峰大步子走来,狠狠的瞪了一眼马六,转过头他赶紧向秦惊龙和顾长冬躬身行礼。

“两位北国惊龙的战雄你们好,我是苏城路管司的总负责人刘峰,请两位战雄放心,此事我会全权处理,保证给两位一个满意的结果!”

刘峰话一出口,马六登时傻了眼。

他哪里想到,这二位居然出自龙夏五大神秘战团之一的北国惊龙。

李全福瞬间明白了,怪不得这辆商务车质地如此坚硬,还配备这么好的中控和内饰系统。

原来人家两位是北国惊龙的战雄!

北国惊龙十万铁甲,为龙夏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

很多人都称他们为北国战雄。

刘峰也不例外,只不过他此时还不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其中一位,不止是北国惊龙的缔造者,还是那位举邦唯一的北天王!

“刘司长是得好好处理一下,这位马六爷张口就问我家北天王要五百万赔偿费。”

夜雨想了想,微微一笑“那挺好!你叫司机装下你们几个就行了,我现在去买辆车去。”夜雨看了看手机,才下午三点多,时间还早,车行应该是还没下班呢。

“大黄,走。”夜雨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王豪,你看好了店啊........”

王豪:???

为什么变成了我看店了?怎么回事儿?

王豪脑子里突然多出了好多的槽点,男朋友 生日礼物 摄影师买车?这么草率嘛?你确定不是说是要出去买个菜?现在我在看花店.......我媳妇在看书店.......好家伙,我们夫妻二人给这么一对儿资本家看家了啊!王豪看着夜雨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柳溪,有些迷茫的问到“你知道......花店的花价是多少嘛?”

“那我上哪知道去........”柳溪更加的迷茫,但是突然眼神放出了光芒“等等,他刚刚是不是问你说的那个地方的风景怎么样了?”

“是啊?怎么了吗?”王豪依旧是迷茫的看着好像是发现了什么的柳溪,这女人这么激动干什么?真是奇怪啊........

“真不愧是富二代啊,张口就是叫司机,算六个人还得掰着手指头算?您真是天才啊.......”夜雨无奈的说到,车他确实没有,不过啊他有一头能坐下大家的狼,就是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坐啊,夜雨怀疑要是二哈变身的话,柳溪可能还好点,柳云可能会被当场吓晕过去.......

“那不然咋办嘛?打车?”王豪无奈的说道“总不能是地拐着去吧?我可告诉你离得可远了,欸,对了,你想不想吃烤羊?那还有烤全羊呢。”

“烤全羊???”夜雨突然觉得自己的口腔之中开始分泌口水这种东西,这东西貌似自己也仅仅只是听过啊,还没有合适的机会品尝这种美食,相比于涮羊肉来说,豪放的啃个羊腿貌似更符合自己的口味哦~

夜雨想了想,等待迎亲的新娘被摄影师突然灵光一闪,眼睛开始发亮的问到“欸,你说的那个地方,风景怎么样?”

王豪愣了一下“风景?挺好的啊,我说的那个地方是个私家菜馆子,羊肉都是从内蒙草原弄来的鲜羊,现吃现杀。那边有个湖,有柳树啊什么的,晚上月亮升起来的时候倒是挺好看的。还养了几只天鹅,但是天鹅不能吃啊!那个老板还是挺有实力的,我爸看到他都挺客气的。”

“我听到雪真说你在这边,所以就赶来看看你,给你做顿饭吃。”徐静兮说道。

这句话看似简单,但是徐静兮并不知道,“给你做顿饭吃”这句话对于男人的杀伤力究竟有多么的强大!

苏锐的心里面很感动,他笑了笑,说道:“要不要出去喝一杯?”

“会不会影响你休息?”徐静兮有些向往,也有些犹豫。

“不会,毕竟刚刚结束了一场大战,放送一下神经也好。”苏锐微笑着:“我后天走。”

此时的徐静兮穿着淡黄色的卫衣,在稳重的同时,反而透出了一股极强的青春活力,这种活力以往可很少在她的身上出现,这种“反差萌”极其的吸引眼球。

苏锐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徐静兮的这种青春活力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轻松。

正是由于苏锐之前的帮忙,让徐静兮彻底地解开了心灵的枷锁。

在认清楚了世态炎凉和人情冷暖的同时,这位徐大小姐终于可以更加认真的做自己了。

李全福笑呵呵的说着,摄影师拍完就来一发而他心里却起了疑。

路管司的关系他只有李全福这么一个人脉,跟刘峰从来没打过交道的。

“谦虚了不是,说说吧!今天这事你怎么个意思?还没跟对方谈好价钱吗?”

李全福没在马六跟刘峰搭上关系这个事情上深究,他着重问了今天这场事故的处理方式。

以前,他经常帮马六擦屁股,从中也没少捞好处。

只不过从前没闹出这么大动静,根本不需要惊动总负责人,李全福一出面,对方车主就直接认怂了。

李全福只是认为,马六这一次遇到的对手有点难搞而已。

“马的,说起来我就来气,对方这次开的车不错,我就想着多讹点钱,谁曾想那家伙反悔了,不跟我私了,要跟我公了。”

“这家伙像是有点来头,你没来之前他把监控视频都拿到手了。”

“李队长,这次事故我是变道没让直行,可能要麻烦您辛苦一下。”

马六低声说道。

李全福这一听,非但没有为对方拿到监控视频的事情感到震惊,反而大笑了起来。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