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一秘刘睿入巷杨萍_市委一秘车上林雅丽

陈丹被温绍年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本来以为已经成功实现了心愿,脸上表现出来的是羞涩、欣喜和甜蜜。

正想着一会儿与温绍年是温柔相拥,还是激情狼吻的时候,却听到了温绍年的拒绝。

巨大的情绪反差,巨大的心理失落,让陈丹一时间措手不及。

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她呆呆地看着温绍年。

然后后知后觉,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不!温绍年,我要当你的女朋友,我不要当你的普通同学!我爱你,我爱你啊!”

温绍年被陈丹的剧烈反应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他冲着陈丹说:“陈丹,爱情是不能勉强的,我对你,真的从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陈丹哭了,哭得梨花带雨,哭得双肩颤抖:“温绍年,到底我怎么做你才会满意?你说啊?我都会去做的。我哪里不好?我都会改的!”

温绍年显得很无奈:“陈丹,我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做的已经太多。你也很好,我从来没有说你不好,只是我们不适合。”

“欢喜,你是不是傻了?现在那个女孩哭得这么伤心,怎么会是她欺负别人?”

“就是啊,是那个男人如此绝情,他哪里像受害者了?”

我淡淡一笑。

“你们看,恋爱明明是两个人很私下的事情,但是这个女孩却搞得如此隆重,如此大张旗鼓,引来了这么多人的围观。市委一秘刘睿入巷杨萍

“这不就是给那个男生制造压力么?”

“让他不管是不是心里面喜欢女孩,都只能接受对方的表白。”

“因为不接受的话,就会被这么多围观的人骂冷血无情。”

“可你们有没有想过,逼着男人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这对那个男人公平么?”

“你们只看到了鲜花、蜡烛和白鸽,就觉得很浪漫,就觉得他们在一起就是完美的爱情。”

“可事实上,你们除了这些表面功夫外,对这两个人的事情一无所知。”

“你们不知道他们的性格合不合,他们有没有共同语言,他们到底认识了多久,之前是什么样的关系。”

巴洛酿忙打包票,同时拍着杨云帆的肩膀,示意他跟杨云帆之间关系很熟悉。

他这一番作态,算是为杨云帆弄了一个护身符。

其他的酿知道了杨云帆是他哥哥的弟子,多半会有一些忌惮,等一下杨云帆若是在里面找到一些宝物,他们便不会轻易对杨云帆出手。

不远处。

摩柯古神站在翼山酿的身后,一直没有说话,不过他的目光却是始终盯着杨云帆,以及青铜仙鹤。

“真奇怪。”

“这杏,我明明是第一次见到,却有一种熟悉感。”

摩柯古神心中疑惑,他是至尊强者,灵魂十分敏锐,若是见过的人,用不会想不起来。

“或许,我见过他的某一个族人?”

此时,摩柯古神忍不纂到了一个可能。

腻之间,哪怕是亲兄弟,刘睿 杨萍 新房子长得也不会很像,因为随着实力提升,机缘不一样,修炼的魔功不一样,血脉会逐渐的变异,都会导致身体和长相发生变化。

“算了,或许是我看错了。”

哪成想自己计划的好,却赶不上厂里变化的快,原以为还得两年后才能考察提拔,厂里居然不到一个月就准备将首批重点人员纳入考察范围。

宁志山昨天下去从厂党委会上从厂长嘴里得到这个消息后,差点儿没一口老血喷出来,早知道这么快,他怎么可能把庄建业安排到慢工出细活的试验科,工艺处的技改科、工装科那个不比试验科好?

再不济,去车间的工艺室也比现在这地方强呀。

如今可好,要成绩没成绩,要资历没资历,单靠他这个准岳父,也没办法提拔。

当然,这次不行还有下次,问题是占不到头次,就等于输在了起跑线,到时候没大功绩,就只能谈资历,宁志山想让庄建业接班的难度可就从简单模式转到地狱模式了,市委一秘刘睿日刘晓眉如何不吐血?

然而不管怎么吐血,宁志山一点儿辙都没有,就算他是组织部长,也得听厂长和书记的,所以只能默默接受总工办的人员名单后,将其纳入提拔任用的考察目录里。

心不在焉的翻着文件,宁志山就如同翻着自家孩子的落榜成绩单,心里的苦味杂陈就别提了,焦躁的要命,看得自然是不仔细。

安崎英说完那句话,直接走了。

安崎妍坐在那里,脸色青白交加,手机被攥的很紧,没多余时间去愤怒安崎英对她的鄙视,安崎妍想的是,谢若巧搭上了天义传媒,什么时候的事情?

谢若巧有意投资天义传媒,自然下手很快,当天晚上就给华天义打了个电话,其实华天义有了华晨兮的投资,已经不再需要投资人了,可谢若巧不是别人,她是陈念瑜刚认回来的姐姐,即便只是一个表姐,也很得陈念瑜看中,中间有陈念瑜搭桥,华天义自然没办法拒绝。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安崎妍给陈念瑜打电话的时候,谢若巧就已经坐在天义传媒的董事长办公室了。

她的对面坐着华晨兮,左右手两边坐着华天义和陈念瑜。

陈念瑜出去接电话的时候,谢若巧刚好签好入资合约书,以第三大股东的身份,一号红人刘睿干沈元珠入天义传媒的董事席。

谢若巧冲华晨兮伸出手:“头一次合作,希望合作愉快。”

华晨兮看着谢若巧的手,淡笑着伸过去握了一下。

连我身边的小芬也碰了我一下,悄悄对我说:“欢喜,你看这像不像是在拍电影?你说像我们这样的女孩,什么时候也能成为电影的主角呢?我们什么时候能遇到自己的王子呢?是不是每个故事的结尾都是王子与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而我们这样天生的丫鬟命,只能在一起看热闹了。”

小芬平时喜欢看杂志,搞一些小资情调。

所以经常说出几句貌似很文艺的句子。

我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所以我并没有回答。

我没有回答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现在场内的王子和公主,我都认识。

看起来呆头呆脑的王子,正是温绍年。

看起来深情不倦的公主,正是那个心机女陈丹。

我早知道陈丹对温绍年有意思,却没想到,陈丹会这么放得开,连当街下跪求爱这样的招数都用了出来。

可谓是拼了。

这一刻,我竟然有些佩服陈丹。

虽然我不喜欢她的人品,但却很欣赏她的执着。市委一秘董旖洁入巷

陈丹不肯让温绍年这么离开,过去抓着温绍年的手:“温绍年,你不要走!你走了我怎么办?”

温绍年不想继续纠缠。

反而走得更快了。

陈丹在后面小跑着追。

一声声喊着如泣如诉。

“绍年,绍年,再看我一眼!再爱我一次啊!”

温绍年没有被陈丹打动。

周围的观众虽然心中气愤,但都是局外人,也不好上前制止。

却有一个人淡定不了了。

从人群中,冲出来一个年轻人。

他神色激动,挡在了温绍年的面前,二话不说,抬手就是狠狠地一拳。

打到了温绍年的脸上。

把温绍年直接打倒。

那年轻人指着温绍年的鼻子:“温绍年,你怎么可以这么对陈丹!陈丹哪里配不上你!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别人不知道这年轻人的身份。

我却是认识。

正是舔狗严闯。

这事儿还得从昨天下午说起,因为特殊时期影响,永宏厂的人才断层严重,因此厂里希望从新分配的大学里提拔一批能力强,品德好的年轻干部,用以填补人才断层的空缺。

作为组织部长的宁志山自然很了解这项政策的影响力,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倒贴一般的把庄建业搞进厂,原因很简单庄建业各方面都符合厂里提拔年轻干部的要求。

要知道这些大学生中可是未来厂里的中坚力量,不说未来的厂长、书记,更高的部位领导都有能从这些人中产生。

宁志山到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他只想好好培养自己的女婿,未来好接他这个组织部长的班儿,没办法,他家里的三个娃没一个能扛得起来不说,还总惹祸,真要是那天他退下来,宁家三兄妹可怎么办?

所以老宁头对庄建业好那是发自内心的,因为庄建业就是老宁家的未来和希望。

原本宁志山都已经给庄建业规划化了发展路线,先在工艺处试验科待两年,评个工程师,然后提拔到二分厂工艺室主任,历练一年有了车间经验后在调到人事处,成为正式的机关干部,熬上几年在调到组织部,然后安安稳稳的接自己的班儿。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