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班的玩具小诗_小雅公交车班级玩具一

“哈哈,我就说那小子绝对是一个蠢货!竟敢在咱九表哥面前自作聪明,那小子真是蠢到家了!”孟同大笑着附和道。

且不说孟觉光和孟同俩人如何摩拳擦掌,准备再在十号死矿区大战三百回合,林逸这边压根就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话竟然会有这样的效果,他这可真不是纯心要坑这俩呆货,只能说这俩呆货贱人贱命。自己想方设法要犯贱那真是谁也拦不住啊!

当然,孟觉光和孟同继续在十号矿区死耗也好,转回七号矿区也罢,林逸对此并不关心,他要关心的是如何像之前在十号矿区那样,继续在七号矿区偷藏灵玉,这才是当务之急。

经过昨天一天的观察,林逸对于七号矿区的环境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七号矿区的监守力度虽然远比十号矿区严密。但也并不是毫无破绽。

毕竟相对来说,林逸将灵玉收入玉佩空间或者从玉佩空间之中取出灵玉,这一套动作还是比较隐秘的,可以在无声无息的情况下完成。只要找一个不怎么受人关注的偏僻矿点,林逸完全可以照搬在十号矿区时候的那一套方法,而且几乎没什么风险可言。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先要找一个偏僻矿点才行。

“两位明天还要继续在十号矿区努力么?师弟我好心提醒你们一句,全班的玩具小诗十号矿区的好运都已经被我带走了,想要挖到好玉可是很难的哦。”林逸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随即不再搭理二人,转身而去。

“我靠!这混蛋简直狂妄到没边了啊!”孟同看着林逸的背影咬牙切齿道:“还什么十号矿区的好运都被他带走了?他一个世俗界上来的乡巴佬算个球啊!”

而孟觉光虽然也同样恼怒不已,但却强行压下了怒气,若有所思道:“这小子故意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怕我们继续在十号矿区挖下去,然后被我们挖出好玉来?”

“对!一定是这样!”孟同闻言顿时眼睛一亮兴奋道:“这家伙肯定是怕我们挖出好玉来,所以才故意说这话让我们知难而退,还是九表哥高明,这混蛋真是太特么阴险了!”

“哼,看来应该就是这样!就算是优质矿点,一时半会出现好玉断层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明天继续挖下去,肯定能挖出好玉来!”

孟觉光本来还有些垂头丧气,甚至都已经不自觉开始怀疑自己之前那个优质矿点的推论是不是靠谱了,练车偷干g小诗明显结果听了林逸这话之后竟然灵光一闪。脸上随即恢复了一贯的得意自信道:“那小子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还以为一句话就能把咱们吓跑,嘿嘿,我就偏偏不顺他的心意!”

不过胳膊拗不过大腿,杨雨晴在自己家里就是那个大腿!

孙毅笑了一下,随后道:“行!那我下去叫魏楠一下!”

魏父也是见过几番风浪的人物!

一直没有说话的他坐在一旁,却是多少看出来一些了!

他刚才本来准备说话的,但是看到赵枫和杨雨晴三言两语定了,自然也不再出声反对!

不多时,孙毅和魏楠匆匆忙忙走了上来!

一上楼,魏楠赶忙道:“这是啥情况啊,我下边还有事儿要忙呢!”

“这不是雨晴准备拆这个礼盒么,小枫拦着说是等你到了再拆!”魏母闻言,笑着出声说了一句!

魏楠一听,顿时哭笑不得!

随后直接道:“好好好!我都上来了,赶紧拆开吧!要不我来拆!”

这时候杨雨晴居然没有再多废话,我成了班里的公共厕所直接将剪刀递给魏楠:“行,本来就是送给你和伊琳戈的!”

瞧瞧,这话说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她送的呢!

魏楠接过剪刀,看到面前这个盒子的时候,顿时想起来这不是赵枫送的么!

一时间,林逸陷入了左右为难之中,然而等他穿过矿道到达七号矿区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却是令他一愣――自己昨天那个优质矿点,竟然被早到一步的李政明给抢占了!

看到林逸出现,李政明耀武扬威般举了举玉铲,并且竖了竖中指,其中敌意不言而喻。

呵,这个隐藏实力的家伙莫非早就眼红孟同这个矿点,只不过碍于孟觉光的威压不敢表露出来,如今看孟同不来了,所以就翻身农奴把哥唱了?

林逸顿时乐了,换做其他时候他估计会过去教训这个李政明一顿,但是现在么,对方这么做可是正合他意啊!之前还在发愁该怎么名正言顺地换矿点呢,没想到刚想瞌睡,李政明这家伙立马就给自己送来了枕头,这简直就是及时雨啊!

王艳支唔。

“不熟,多接触不就熟了!我看她也不像是搞事业的那种人。你不是说她的穿戴都是最新款么,那肯定爱逛街。年龄差距算什么?人家能加你好友,就没在意你的年龄,你不主动还等着人家主动联系你啊!”

“那我试试?”

“聊你的,约她逛街美容,还能把你拉黑不成!高中苏清雅”

王霞一寻思,也对,顺手拿起手机。

“小林,忙吗?”

“不忙啊,王姐,怎么了?”

林宁这会儿正在想着怎么约王霞,没想到王霞居然主动联系自己。

所以,即便是临时凑数,但是价值上和寓意上可都不弱于人。

孙毅其实也没想用礼物压赵枫一头!

毕竟现在他现在和赵枫关系不太好,他还想和赵枫恢复一下关系,现在这么一搞,关系岂不是更僵了!

想到这里,孙毅还伸手暗戳戳的扒拉了杨雨晴一下!

杨雨晴当然感知到了孙毅的小动作!

但是杨雨晴依然不准备放赵枫一马!她可还记得仇呢!

。。。

“没事儿,这不是魏叔叔和阿姨、伊琳戈也在么!”杨雨晴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灿烂!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拆开的是自己的礼物呢!

赵枫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随后依旧坚持道:“这样吧,你拆可以,我觉得还是然孙毅叫一下魏楠吧!”

杨雨晴闻言,想了想,果断给孙毅一个眼神!

孙毅见状,那叫一个无语,这叫什么事儿!合着为了老婆出头,自己这个老公都成了跑腿的了!

邓开灯掏出打火机把烟点上,道:“好了,好了,不打了!今天手气霉死了,把把都出钱!散了吧!”

一桌麻将散了,杜平夹着摩托车便往家里跑,在杜家,杜祖学正在堂屋里面编篾筐,老篾匠出身的他,最近重操旧业,在家里做篾货,老师成为班级的公共玩具生意竟然不错,登门的很多。

看到了杜平回来,杜祖学一言不发,杜平却凑过来道:“爸,那个唐俊回来了,出门去夸下了海口,回来却是两手空空!

嘿嘿,我估摸着邓开灯,邓华平他们估计都会去找他的麻烦,待会儿我给方言打个电话,村里的事情都得闹一闹,要不然那小子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杜祖学哂然一笑, 道:“空着手回来的?听谁说的?”

“谷小五说的 ,应该是从谷潇那边得到的消息,昨天晚上唐俊把谷潇还有王贤平叫过去开会了,应该是狗屁没有,要不然以谷潇那张扬的性格,只怕早就嚷嚷得全村都知道了!”杜平道。

说话的当口,外面有摩托车的声音,杜平往外瞟了一眼,道:

赵枫听到魏楠这么说,直接摆了摆手:“送你的开业礼物,你就踏实收着,以后万一资金紧张,还能派上用场,要是派不上用场,留个纪念就得了!”

魏楠闻言,顿时急了!

正所谓无功不受禄!

这么贵重的东西他才不能收下呢!

刚要开口,却听到这时候拿着金条的魏父也惊呼出声:“这就是真的黄金啊!”

林宁犯难的是宿主不可独行这一条硬性规定!原本网上预约个美容院,换身女装去做了手术就能完成的事儿非要搞成双人,就有点扯了。

林宁的交际圈本就很小,女装时的他除了新加的王霞王姐外,就剩下隔壁商场的LP家店长方艳了。

方艳在商场工作,假期难寻,不用考虑,王霞王姐之前有聊过,全职在家,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怎么开口,是个问题,冒然联系她陪自己去美容院做激光脱毛手术,未免有些冒昧。

过了二人世界,圆了儿时的童话梦,认识了个背景神秘的小妹妹,王霞这两天心情很是不错。

外甥没查到车牌这件事儿让王霞两口子坚信林宁的不凡。

老公不时的问起是否和林宁保持联系,王霞看着微信里林宁的头像,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们女人不是有很多话聊的吗?我看你和你那帮子姐妹成天叽叽喳喳的就聊的没完。”

李勇有些不解。

“这不是不熟嘛,更何况小林这孩子和我年龄还是有差距的。”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