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想要我_领导想让你走前兆

在借刀杀人这方面,苏锐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不过,这几分钟看似苏锐取得了极大的优势,但其实每一秒钟都是险之又险,无数次的和死神擦肩而过!

富贵险中求,这句话说的真是一点也没错!

然而,这样的“战略性转移”,对于苏锐体能的消耗也是极大的,而且,极速状态之下的每一次急转急停,都是对他脚踝以及膝盖的重大考验,也幸亏他的身体经过了司徒远空的打穴刺激,激发了一部分的潜力,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支撑到现在的!

龟山景洪停下了,苏锐也得抓紧利用这个机会恢复体力才行。

望着对面的那名神忍,苏锐咧嘴笑了起来。

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而苏锐却能够把一名神忍给折腾到如此狼狈的地步,已经算是成功了!

战神阿瑞斯和狂神赤龙远远的看着这一切,目光之中尽是震撼。

阿波罗的表现,真的震撼到了他们!

他们相信,如果把苏锐换成自己,领导想要我绝对没可能做到他这样!

“卧槽,这样也行?”赤龙看着那一片血肉与硝烟,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

这都能挡下来?

神忍的强大,似乎远远超出了在场所有人的想象力!

山本恭子远远的看到这个场面,目光之中满是阴沉!

龟山景洪今天在船上杀了那么多的山本组成员,每一刀都是不留任何情面,此时甚至毫无顾忌的抓起她的手下来抵挡火箭-弹,人被炸碎了,他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实在是过分到了极点!

山本恭子的拳头已经攥了起来!

她最担心这种情况的出现!这种因素是最不可控的了!

请神忍帮忙可以,但是当神忍发狂发疯的时候,谁能控制的了他?

一旁的下属们看着山本恭子的拳头,都纷纷的意识到,这个龟山景洪就算今天不死在太阳神殿的手上,也终将会在日后死在山本恭子的手上!

山本恭子极少会做出这种单手握拳的动作,在这种时刻这样握拳,就意味着她对龟山景洪下了必杀之心!

可照片里,却也有她不熟悉的东西——是一个人的背影。

说不熟悉,分明又看着很眼熟。

眼熟到……让她不敢往下猜,心口一阵阵地发凉、发颤。

随着照片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句话:你最在意的人,领导不喜欢我怎么办早就知道了真相,今晚之后,你就是最大的傻瓜。

秦之意的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按住。

紧咬着牙关,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自己最在意的人,是曲洺生、秦非同、秦之政还有昏迷不醒的秦致远。

自己没能查清楚的真相,顾一念绝对查不到,一定是有人透露给她,让她来刺激自己的。

但,曲洺生和秦非同的能力都在自己之上,他们能查到,不足为奇。

秦之政应该也是不知道的,至于秦致远……

想到这个人,秦之意就有种正在坠往深渊的错觉。

照片里的那个背影,实在是太像秦致远了。

有人将网上这几天林老板的路人照与此微博的打卡照做了对比,几个西京大腕关注列表里的截图,一番验证,拉法女神的微博找到了。

微博粉丝眨眼过两万,眼瞅着还在不断上升。

拉法女神的微博名叫林老板,这似乎更像是一种官宣,评论下面清一色的林老板,到是很少有人再提拉法女神。毕竟,拉法都撞了不是。

林老板常穿的大牌官微也来凑热闹,关注点赞,好不热闹。

像我们这类没什么身份背景,能力也一般,只是身材和颜值有点优势的女人,沪上太多太多了,要想跟着他,除了给他当情人以外,别无二选。”

说到这里,李寒烟拉住童蔓蔓的软手,同情道:“唉,如果我没猜错,你现在已经有点后悔当初的选择了,对吧?”

后悔?童蔓蔓眨巴了两下水润的眼睛,领导讨厌你的几种表现好笑道:“寒烟姐你想什么去了,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后悔了?你都不知道,我现在开心死了,哪里会后悔啊。”

“?”李寒烟愣了愣,一副你别逗我的模样,“他让你给他当情人啊,你还开心死了?”

这丫头,脑子进水了么?

童蔓蔓嘴角微翘,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把自己的手机余额打出来,放到李寒烟面前,炫耀道:“你先看看这是什么,然后再说吧。”

李寒烟狐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低头瞧看手机屏幕。

细看之下,她瞳孔微微一缩,吃惊道:“这是……七位数的存款,不是,你什么时候有上百万的余额了,你抢银行去了吧?”

那自己收集愿力的渠道就没有了,这些人还真有些狠啊!还好我的天网就快完成了,到时自己有了渠道后,就不会受限了。

小主人,为什么看你的样子一点都不开心,你不是说他们这样做只是帮你做功德吗?有人帮你做了,你为什么还不开心。

我那时就只有这样的设想,没有想到他们真的这样做,你知道他们这样做后,第二步是什么吗?第二步就是消除我在网上的影响,然后只要我得不到功德,就不能消除身上的封禁,那样对他们来说就没有威胁。

“可是小主人你不是解开了吗?”这对你来说应该没有影响才对,为什么还一样的不开心。

是没有影响了,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就没有事,他们这样做就不是在试探了,而是计划好了的,这只是第一步,后面的还有很多步,领导说想我了怎么回答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到是明白,不过有什么关系,他们第一步就失算了,接下来应该也没有什么影响才对,小主人担心是不是有些太早了。

不早了,算了,现在说了你们也不懂,反正现在我们都在赶时间,就看谁的更快罢了,如果我比他们快一步,那到时失败的就是他们,如果他们比我快一步,到时失败的就可能是我了!所以我必需得加快速度了。

“还没想明白啊?”童蔓蔓道。

“你的意思是……他给你的?”李寒烟眼神急剧闪烁几下,不确定地问道:“不会吧,他刚刚给了你100万?”

童蔓蔓颔首,收过手机,一脸喜悦之色,挑眉道:“是的,这100万是陈哥刚刚转给我的生活费,怎么样寒烟姐,羡慕吧?”

李寒烟面皮抽搐了两下,羡慕吗?

废话,当然羡慕,那可是100万啊!

但是,李寒烟嘴上却不能承认,她干巴巴地道:“100万确实不少了,不过,就为了这100万,你就答应给他当情人了,我还是觉得你有点亏了。”

童蔓蔓撇了撇嘴:“不是吧寒烟姐,100万还少么?陈哥答应每年给我100万的生活费,过几天还会给我找房子,怎样辞职让领导不反感让我搬进去住,这已经很不错了吧,你居然还觉得少?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

“是每年100万?”李寒烟错愕道。

“废话,当然是每年100万了。”童蔓蔓一脸憧憬地说道:“老实说,我觉得如果我正常用的话,一年下来,应该至少能存个80万,这么多钱,比很多大公司高管的税后年收入都高了,可没想到寒烟姐你居然还觉得少了。”

这个终端不但麻烦,还容易让人从中破坏,所以不太适合,如果做一次性的传送,好像投入又太大了,如果作为私人的传送还可以,一但运用开了,这样的明显也不太适用。

两种方法,不管是任何一种,投入都太大,一种是前期投入大,一个是后期投入大,不管哪一种,都不太适合,所以凡杨只能尽量的优化他们,让这个后期投入大的,尽量的减少成本,这个凡杨想借荐二维码的原理。

“不过也只是借荐其中一些防盗原理罢了,必境是一个全新的种类,不是那样容易成功的,经过凡杨上千万次的实验,终于有了一定的成果。”

至少现在有了一个大概的模型,虽然还有一些问题要解决,可是这大的架构出来后,别的问题都只是时间问题,只要时间足够慢慢就可以解决,不可能一下就解决所有的问题。

于是凡杨将自己现在能想到的,都完善后,打算先在自己小世界里面实验一下,在里面他更容易发现问题,也更容易解决问题,所以第一次实验,凡杨就选择在了自己的本命世界进行了,其实前面的那些都是小问题,主要的还是保密的问题如果自己的东西,过早的展现在大家眼前,那会让别人有所准备,自己现在就要和他们打一个时间差。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