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很想你_她比奶茶甜 电竞

“我这次叫萧阳先生来,是为了送你几样礼物。”

余磊终于坐直了身体:

“不用忙着拒绝了,我知道萧阳先生的能力,很多东西都看不上眼,但你要知道,你救的不仅仅只是你的朋友,还是我的女儿,我余磊亲生的女儿,我余磊唯一的女儿!”

“所以,我的礼物,希望你不要拒绝!”

说着,余磊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串钥匙递到萧阳面前:“这是我送给你的第一份礼物。”

萧阳有些奇怪,却见余磊已经解释道:

“这是一座城堡的钥匙。”

“从今天起,你就是那座城堡的主人了!”

这话,饶是萧阳都倒吸冷气。

玛德,要这么壕吗?

城堡?

直接送我?

虽然知道余磊很有钱,毕竟高甄资本可是比他的木乐投资要发展的时间长,虽然不清楚余磊到底有多少资产,但萧阳估计,余磊肯定比自己有钱的。

但是…

化生池里只能活一个,自己活了,其他兄弟就都得死。

这个现实之残酷,残酷得自己都不愿意去想!

如果可以的话,自己愿意一个人去。

但是自己一个人,又怎么打得过其他三方五十四个顶级高手。

前生今世经历了太多的事,自己不愿意也舍不得让大哥二哥去玩老命。

大哥今年都三十三了,也该结婚了。

二逼狗今年二十八,他跟文文也准备今年结婚,也是在过年。

这就是自己不想告诉张丹林中小屋的原因。

自己已经拖累了自己的老婆,很想很想你也何必再拖累他们。

趁着这次来欧罗巴,把该解决的事情都解决掉吧。

打车回到爱丽舍宫已是晚上七点多。酒会刚刚开始不久。

马戈尔尼是谁?

他就是奉了乔治三世率领日不落商团万里迢迢跑到神州去面见乾隆,代表日不落帝国跟神州做对等生意的皇差特使。

他就是被要求给乾隆皇帝三跪九叩的那个人。

那一年乾隆老爷子已经八十三岁,那一年嘉庆刚刚被指定为接班人。

那一年马戈尔尼给乾隆老太爷送来了六百个箱子的礼物。其中就有诸多当时最先进的火炮和枪支,还有金锋曾经得到的怀表。

然而乾隆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根本没把马戈尔尼的话当回事。

通俗点来说,那就是朕才是球长!

马戈尔尼和和珅和大人交流了一段时间离开了神州,通过在神州的所见所闻,马戈尔尼也料定神州跟乾隆一样,都老了。

在回日不落途经厄尔巴岛的时候,马戈尔尼慕名拜会了传奇英雄拿破仑。给他讲起了神州的见闻。并叫嚣着日不落帝国要把神州打成狗!很想很想你晋江

而拿破仑却是讽刺了马戈尔尼,也就说了那句话。

“神州是一头沉睡的雄师!”

楚风轻轻一笑。

“你就吹吧,死亡监狱那可是号称世界防御最强监狱,谁进入其中都只有死路一条!”

霜儿瞥了楚风一眼,眼中闪过一抹不屑的神色。

“你难道不知道有一个人曾经进入了死亡监狱而堂而皇之的走出来了么?”

楚风轻轻一笑。

“历史上唯一进入死亡监狱而全身而退的只有魔狱之主魔主。”

“不过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想说你是堂堂的魔狱之主么?”

霜儿哼道。

“没错,本帅哥正是魔狱之主魔主!”

“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楚风看着霜儿笑眯眯的说着。

“去死,滚!”

“就你还魔狱之主,你要是魔狱之主,我立马嫁给你!”

霜儿顿时没好气的骂道,目光狠狠地瞪了这家伙一眼。

这家伙还真敢说,竟然说自己是魔主,简直是玷污魔主这两个字。

就在陈欢心事重重的往前走的时候,背后的一只手抓住了她,“陈欢,好久……不见,我们找个地……方好好的聊一聊。”

陈欢皱了皱眉头,疑惑的看着金媛,“我不认识你,你放开我,要不然我报警了。”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就是警察,你现在必须……跟我走一趟。很想很想你墨宝非宝”金媛冲着陈欢笑着回应。

陈欢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重物砸了一下,不过她很快的调整了心态,毕竟也是她预料到的事情,知道警方早晚都会找自己问话,只不过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并且还在机场,在自己没有任何准备点情况下。

方天宇走在金媛和陈欢的后面,他用对讲机已经跟二队的人员联系过了,他通知大家在机场出口集合,并且还叮嘱胖子把车开过来,因为四眼博士就在门口,表示已经找到了陈欢,让大家安心一些。

金媛挽着陈欢的胳膊,虽然知道陈欢跑不了了,可是她为了不让周围的人看出异样,还是假装跟陈欢很熟的样子,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陈欢也没有抵触金媛的行为,因为她也是一个比较爱面子的人。

楚风一副害怕兮兮的样子,猛地一把抱住了秋雅,脑袋蹭着其饱满的胸怀。

秋雅脸庞一红,一把将楚风给推开了,瞪了他一眼,啐道:

“你这家伙,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还敢占我便宜,赶紧去上课!”

“是!”

楚风说了一句,笑眯眯的朝着外面走去。

“秋雅老师,你的罩罩好像有点小了!”

楚风突然回头说了一句,一溜烟就跑了。

秋雅脸庞一片绯红。

“这个该死的浑蛋,就不该担心他,浪费我精力!”

秋雅骄哼道。

与此同时,林家别墅的一间房间中。想念一个人又不能打扰

林诗雅待在这里,一脸淡漠的神情。

这时林成国走了进来,目光扫了林诗雅一眼,道:

“你不吃东西,想饿死么?”

“你把我囚禁在别墅内,我饿不饿死又能怎么样?”

“你是怕我死了,没法和陈家交差吧?”

林诗雅看着林成国冷哼道。

她吞了一口口水,有些不满。

方川笑道:“如果我说,我刚才只是恰巧打开了这个全息电影,然后顺便欣赏了一下,你会不会信?”

“不会!”朱丽叶摇了摇头。

“那如果我说,我刚才只是单纯的欣赏了一下你的身材,你会不会相信?”

方川突然说道。

他这是故意调戏一下朱丽叶。

这种感觉,他很喜欢。

“不信!”

朱丽叶已经有些生气了。

但是,她却突然想起了跟方川之前的接吻。

方川嘴角一勾,右手插袋,笑道:“其实,你这年纪,应该试着尝试一下男欢女爱,了解一下其中的乐趣!”

他笑了笑,又道:“如果你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我可以勉为其难,跟你配合一下!”

“噗!”

朱丽叶被方川这样调戏,却没有之前那种愤怒。

反而,她只觉得开心。

她不由一笑,然后看着方川:“你说的我记住了,如果哪一天我想要试试,一定会找你的!”

萧阳没有犹豫,当先朝着屋里走去。

这是一件商务套房,看得出来在余磊确实是个大忙人,喜欢一个人的说说从桌上摆放着的文件就能看出,他刚才应该还在办公。

萧阳也不客气,坐在了办公区域的沙发上。

那边的余磊已经挥退了手下,关上房门,径直走了过来,一边问道:“咖啡还是茶?”

“白开水就行。”

余磊点头,倒了一杯水递给萧阳,最后坐在萧阳对面看着他。对余磊的目光,萧阳坦然面对,没有半分闪避。

良久之后,余磊突然叹了口气:

“我想了很多种解决办法,但没想到你最终会选择了最刚烈的方法,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虽然没有明说,但萧阳明白,余磊说的是这次香江发生的事情。

确实如此。

余岚平安归来,而项氏家族却落得如今这个局面,换了任何人都绝对无法想象。哪怕是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但疑惑依旧包围着余磊,他完全看不清眼前的萧阳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