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面进一寸寸撑开_被三个大汉按在地上摩擦

尽管那来势汹汹的狙击枪子弹没伤到骨头,但是现在的陈祖新还是觉得疼痛难忍,虽然能够站立,但也是勉力支撑!

毕竟小腿的肌腱控制着脚步的活动,现在的他有那么一大块肌肉都被打碎了,脚步自然不灵光了!

武学宗师又怎样?还是没法和子弹硬抗!那些肌肉已经化成了碎片,溅射的到处都是!

陈祖新落地之后,看着那人不人鬼不鬼的小腿,心中骇然!

在这之前,他绝对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丝毫不起眼的年轻人竟然能够把自己逼到这个程度!

薛家老佛爷已经回到了祠堂内部,她远远的看到了陈祖新受伤的样子,简直震惊到了极点。那被炸碎了的血肉,极大的刺激到了这位老太婆的神经!

可,这还只是开始!

就在陈祖新还未站稳的时候,一道乌光已然撕裂了空间,无声的杀到了他的身前!

陈祖新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受伤的小腿上,因此,当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那道杀气腾腾的乌光之时,已经……有些晚了。

“啥?强哥,林姐有事找我帮忙?嘿,说啥帮忙啊。林姐,有事直接吩咐就行啊!”

说完,刀疤兴奋无比。

然后对着手下的小弟一挥手道:“听到没!还愣着做什么,先把这小子扔出去,然后咱们再去办林姐干活!”

“是!”众位小弟也都精神奕奕。跟着林姐混,那地位顿时是水涨船高!

“咦!”不过,那许强眼睛一瞥,忽然间感觉一旁刀疤要对付的小子有点眼熟。

“你不是那个……那个,从后面进一寸寸撑开神医啊!”

话一出口,许强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来,哈哈大笑道:“神医啊。我可找到你了!没想到,能在这里跟你见面啊。”

看着刀疤脸手下那群人莫名其妙的脸色,许强先是走过去,每个人都揍了一个暴栗,在对方的痛哭之下,嚷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怎么得罪到我这位神医朋友了?”

“神医朋友?”

刀疤脸更加奇怪了。他跟许强很熟悉,从来没听过许强还认识神医。

而且,眼前这个土鳖,怎么看也不像神医吧。

现在,名震南阳的薛家已经人人可进,那曾经高高的门槛,在某些人的眼中,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薛坦志浑身湿透的伏在地上,望着那消失在门内的两个身影,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悲戚与怆然。

“我去,这两人是谁啊,牛-逼哄哄的,就这么进去了?”薛洋躺在担架上,这货早就“醒过来了”。

“他们把薛家大院当成什么了?菜市场吗?来人啊,还不把他们两个给我丢出去?让他们也知道知道,这薛家俩字是怎么写的!”

薛洋也就只能在这种时候逞一下口舌之快了,大莽一寸一寸的进入而其余的薛家人并没有接话。

薛洋还在喋喋不休着:“家里养这些保镖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连两个陌生人都拦不住?虽然说那小姑娘长得挺水灵的,不过……不过……不过……”

薛洋“不过”了好几次,结巴了两声,却发现自己已然说不出什么话了。

因为从那一辆劳斯莱斯的驾驶座走下来一个男人,看起来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普普通通,个头不高,但是眼中却带着一股难言的威势。

这个男人就这样看着薛洋,让后者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连忙闭上嘴巴。

可是,这个劳斯莱斯的驾驶员仍旧这样看着薛洋,并且一边看着一边朝他走过来。

躺担架上的薛洋再次打了个哆嗦,这货也顾不得装虚弱了,直接坐起来,对着驾驶员抱拳,然后露出一脸贱笑,说道:“大哥,您找哪位?”

这名看起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驾驶员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然后伸出一只手,扳住了薛洋的肩膀。

薛洋只感觉到对方的手好似铁钳一般,都快要把他的肩膀骨头给钳碎掉了!

“啊!”薛洋一声惨叫:“大哥,大哥,饶我一命啊!快疼死了啊!”

看到他这样被虐,周围愣是没有一个亲戚出手相助。

“多年不来南阳,宵小之辈也猖狂到这种地步了。”

那个其貌不扬的司机冷冷的丢下了一句,抓住薛洋的肩膀,一寸一寸撑开随手一扯!

就像是丢垃圾一般,薛洋整个人都被扯出了好几米!从担架上重重的摔落在地!

而看那个司机模样的中年男人,似乎完全跟没事人一般,都没有看其他的薛家成员一眼,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薛家大院。

门外的薛家众人,他们的心情几乎都和薛坦志一样,苦涩的无法形容。

…………

当枪声响起之前,陈祖新就已经从苏锐的表情之中感觉到了不妙,他想都没想,身形再度翻腾而起,几乎都要在空中留下残影了!

能够在这种时代拥有这种身手,实在是极为难得了。

可惜的是,苏锐的那一句话并没有说错——这是热武器的时代。

黑蛇、不,白蛇真的是个优秀的狙击手,天赋极佳,第一次的失手和第二次的犹豫让他在深以为耻的同时,也终于能够对陈祖新的动作进行预判了!

在他的眼中,陈祖新根本就不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个最简单最直观的的移动靶——虽然这靶子的移动速度着实快了点儿。一寸一寸撑满

实际上,这一次并不是一声枪响,而是接连三声连起来的!

白蛇的三发子弹,分别占据了三个位置!

尽管身体的行动力已经大受影响,但是陈祖新的意识还在,他几乎是在觉察到危险的同时,立刻侧身后仰,做出了最本能也最有效的躲避动作!

也正是因为这个快到了极致的动作,陈祖新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但是,那道乌光虽然没能刺穿他的胸口,但是却刺穿了陈祖新的肩膀!

即便他已经在太极之中浸淫了一辈子,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把自己练成金钟罩和铁布衫,锋利无比的四棱军刺就这样刺入了陈祖新的肩膀,然后破开了皮肉和骨头,从另外一端钻了出来!

陈祖新痛的一声大喊!

从当年出狱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狼狈!

苏锐的手一扯,那军刺便骤然从陈祖新的肩膀里面退出来,然后倒着飞了回去!这相当于让陈祖新连续被穿刺了两次!

这位太极宗师痛的一声大吼,可是,这吼声还没结束,苏锐的身形就已经从那一棵巨大的冬青之前腾空而起,转眼间就扑到了陈祖新的身前!

对方想要挥手格挡,可是,苏锐的身形实在是快的超出想象,带出了强大的冲击力,就像是一发炮弹一样,重重的砸在了陈祖新的怀里!

苏无限遥望着那枪声响起的地方:“我可不担心你小叔的安危,轻拢慢捻抹复挑小红豆我担心别人的安危。”

说着,他便迈步朝薛家大门走去。

苏雨辰甩着马尾辫跟在后面:“大伯,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的胳膊肘往外拐吗?”

放眼整个苏家,敢这样没大没小的和苏无限讲话的,恐怕一共也没几人。

“有些人不能死,我本来想让你小叔去和别人过过招练练手,也好能提高一下,但是现在看来,他真的要把别人给弄死了。”苏无限摇了摇头:“杀人,可从来都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说着,他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薛家的大门!

原来,这个有着“妖人”称号的苏家长子,从头到尾都没有担心过苏锐的安危!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却是担心苏锐把别人给错手杀死了!

不得不说,一般人还真的不会像苏无限这样,竟然怀着这种观点。

苏雨辰听了苏锐没事之后,便蹦蹦跳跳的也跟着进了门。

薛家众人就这样看着这两人走了进去,满脸都是尴尬之色。

后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倒飞而出,摔向十几米外的祠堂!

就在这个时候,狙击枪的枪声再度响起!

陈祖新身在空中,躲无可躲,他的身体之上,再度炸开了一朵艳丽的血花!

苏锐这一撞的力道可谓是极大,让陈祖新把薛家祠堂的牌位都砸倒了一大片!

此时,薛家最重要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狼藉!

更不巧的是,在陈祖新落地的时候,还不偏不倚的压碎了几把桌椅!

这其中就有薛家老佛爷屁股底下的那一把!

老佛爷这老胳膊老腿的,根本就没法躲避,被陈祖新压在了身子下面,那简直叫一个惨!

苏锐站在原地,努力压制住因为那一撞而翻腾的气血,拔出手枪,毫不犹豫的瞄准了祠堂内部陈祖新!扳机已然压了下去!

“苏锐,住手!”苏无限这个时候快步走进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喊道:“陈祖新你不能杀!”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