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 爱下》by狂枭_《强婚强爱》by血吟

这样的剧情没法用长镜头,一来其实没有那么长的通道来一镜到底,二来就算可以一镜到底,出来的效果也不好,太平,没有戏剧性。

所以管琥就采用了这种办法,把整个过程完全揉碎了,切割成一个一个极短的分镜头,到最后剪辑到一起,效果会好很多。

这就苦了黄博了,因为虽然都成短镜头了,但是后面追的人对他的追逐和拳打脚踢那些都是真的,为了表现的更真实,管琥开始就说了,让大家真的尽量用全力去奔跑。

全力奔跑的情况下,谁还能去控制自己打出去的手脚的力量啊,所以前面一路跑过来的几个镜头,黄博背上后脑勺上已经挨了好几拳好几巴掌了,不过都还好,毕竟都是肉掌么,而且也不是真的用尽全力去打。

可是这一条不一样啊,后面的人用上棍子了啊,就这短短一个镜头,他挨了三棍子,虽然都打在背上没碰到脑袋,但还是疼啊,就这一会儿,他都觉得背上是不是已经被打肿了。

结果,好死不死的,管琥偏偏就在这个镜头喊了咔。

听到他的笑骂,管琥耸耸肩,说道:“没办法,你刚才找棍子找的太刻意,和特么孙猴子去找金箍棒似的,那肯定不行啊。”

可以这么说,他的“恶”,衬托出了她的“善”。

同时,她的“善”,却是衬托出了他的“惨”。

而这一个“惨”字,则是这个村子里所有人的善与恶交织而成的最终的结果,而用于表现这个惨的这一段剧情,则是整部电影里面最悲情也最感人的地方!

按照张步凡的感觉,只要这一段能够表现好了,给黄博再拿一个影帝,真不是不可能的。

听了张步凡的话,黄博挠了挠头,不说话了,这个道理,他懂。

第二天很快到来,《强 爱下》by狂枭张步凡给揉的红花油果然有效,黄博背上基本都已经消了肿,不过消不消其实不太重要,因为今天上午没他的戏份。

快被吓尿了!

他没想到连邱老那样的天榜高手都被眼前这个年轻人一拳打死了!

太他妈吓人了!

那一拳的力量得有多可怕?

“我想要什么你会不知道?”

叶宁冰冷的看赵灵渊。

“再……别墅……别墅里面!”

赵灵渊声音颤抖的说道。

“宁哥?”

此时苍狼带着七八个战狼队员赶了过来。

那个天榜高手秋虹亦被带了过来,只不过她的双手和双脚都被铁铐子困住了。

就算想跑也跑不掉!

“安排人送老鬼去医院!”

叶宁头也不回的说道。

“是!”

苍狼对两个战狼队员嘀咕了几句,而后那两人迅速离开。

“秋虹快救我啊?!”

看到秋虹出现,赵灵渊又惊又喜,心里顿时乐开了花,仿佛看到了生存下去的希望。

“闭嘴!”

如果说韩兴和魏飞之前只是想要恶心一下东子这边,对做倒爷的收入没太上心的话,但不知道怎么他们知道秀水贸易的交易额之后,兄长为夫h 晏鸾两个人好像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从后面紧紧跟着。

因为这个钱实在是太好赚了,只要安排好船,同时组织好货源,自己甚至不用亲自出马,等着货物交接之后收钱就行。卢布用到国内黑市上兑换又能赚一笔,简直一本万利。

“他们怎么突然感兴趣了?”杨东旭不由得愣了一下。

“还不是看咱们赚钱眼红了?”东子冷哼一声。

“你大嘴巴把交易额说出去了?”

“你当我傻啊?”东子翻了个白眼:“就算不说也是很好打听的不是?毕竟他们也从南边拿货,货都是什么价格,运费多少,然后随便找个倒爷问下卖到老毛子那边的价格,只要识数算一下不就知道了?”

听到东子的解释杨东旭点了点头,这玩意的确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只要是做过的,随便就能计算一下差价就把盈利算了出来。

“他们找的那条路子知道吗?”杨东旭皱着眉头问道。

乔夏两家本就相隔不远,算是邻居关系,在此地与他碰面能不巧吗,恐怕再很正常不过,还是他早就在此等候她的出现。

“洛依,你身体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尹少杰对她关切的问着,他知道夏洛依刚从夏家出来。

对于夏晴晚的判决,夏母定是没有给她好脸色看,她才看着不怎么高兴的样子,《强行染指》by贱商气色也极差,让他看在眼里无比心疼。

“我还好,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果然,夏洛依只低垂着头,说着十分丧气的话。

“洛依,你不要丧气,我相信你不会有事,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尹少杰轻声安慰着她,说着满怀希望的话,就像上次医生说她不要能怀孕那样,鼓励着她不要灰心。

“嗯,谢谢,你的安慰。”

虽然对她而言是自我安慰的话,但还是让她心里升起一丝暖意,至少让她知道,除了夏家母女俩,处处都是关心跟在意她的人。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去恶人谷还要通关,听说这第一关就叫阴兵开道,邪性的很,好多人都死在这里。

我不解的问孙浩,既然危险你为什么还要带我们去,不怕死吗?

孙浩笑了笑说,我这条命就是乔师傅给的,所以他吩咐的事情一定照办,就算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我真没想到,老乔在云南还有这么硬的关系,还真是小瞧他了。

孙浩就给我们讲起了他和老乔之间的事。

在十多年前,孙浩父母因为一场事故去世了,兄长为夫h 晏鸾孙浩带着五岁的弟弟相依为命。

那时候钱不好挣,弟弟年纪又小,孙浩就带着弟弟来到城里,想找份好点的工作。

那天,他们哥俩实在太饿了,就偷了饭馆老板的包子,被老板抓住暴打一顿。

还好当时有个老乡帮他们解围,还请孙浩哥俩吃包子,这让孙浩特别感动。

那个老乡对孙浩说,老弟我有个活能赚大钱,想不想干?

孙浩一听能挣大钱,当时就乐坏了,他来城里有半个多月了,一份工作都没找到,上工地抬水泥,人家还嫌他长的小,怕累死了担责任。

尽管使劲儿挣扎,还是没法挣脱,路南弦急得额头冒汗,因为她余光已经瞥见,某人的目光越来越危险。

“别动。”殷少擎神色有些怪异,眼睛也慢慢红了。

路南弦不喜欢用香水,身上只有沐浴露跟洗发水的味道,稍微一动,淡淡的香味便弥漫开来。

再加上她脸颊红润,衣服单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别样的魅惑,自然而然的,男人的某些地方按捺不住了。

路南弦没发现殷少擎的异样,《强占》醉霏月还以为他又要欺负她,赶忙坐了起来,谁承想还没下床,整个人便被一股大力拉了回去。

后背砸上冰凉的床板,接着,一堵人墙压了下来,紧紧贴着她的身躯。

路南弦大惊失色,眼里划过显而易见的厌恶:“你疯了,你想干什么?”

“你最近太嚣张了,不好好教训你一番怎么行?”

幽暗的目光紧锁着她,连一丝逃跑的余地都没有。

“是!”

那两个宗师立刻转身奔着叶宁冲去。

“死!”

叶宁暴怒。

轰隆!

一记铁拳横空而至。

砰砰!!

刹那这两个宗师直接头颅爆裂,鲜血四溅。

轰!

叶宁追了上来。

“留下!”

他一声大吼,整个人的血气都在体内激荡,轰隆一拳打破长空,猛烈的拳风直接就把赵灵渊和那个天榜高手掀飞了出去。

啪!

那个天榜一星的高手身体横飞撞在了墙壁上。

整个人的脑袋都烂了,这还只是被叶宁的拳风擦中,墙上鲜血横流,尸体惨不忍睹。

叶宁略带血色的眸子盯着赵灵渊。

一步一步逼近。

“糟糕!”

“嗜血狂暴症又犯了?!”

他心中忍不住响起一道声音,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不受控制。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