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了岳的深处_岳的的又大又黑

“方主任,您也坐吧。”

刘占勋急忙又拉了一个圆凳过来,方浩洋一屁股坐了下来。

“方主任,您也忙了一天了,怎么没回去?”匡明卓递给方浩洋一瓶葡萄糖。

“过来看看你们。”

方浩洋喝了一口水,这才道:“小方四十个小时没休息了吧,撑得住?”

“还好。”

方寒勉强的笑了笑:“再说了,撑不住也要撑啊。”

“刚才看你针灸,用的是烧山火和透天凉?”方浩洋问。

“是!”方寒点了点头。

“烧山火,透天凉?”

边上长清县医院的中医科主任瞬间大吃一惊,这两种针灸手法现在会的人可不多了。

当然,有一些人虽然号称,嗯,号称自己会,其实不过是改良的针法,命名一个烧山火,透天凉,其实压根就是两回事。

中医的一些针灸手法和推拿正骨手法,还有一些方剂组合法,就像是武林中的武林绝学差不多,到了现在,不少绝学其实都失传了,这烧火山和透天凉其实就是差不多的针灸手法。

江中院急诊科现在是蒸蒸日上,这也导致方主任很是有一种暴发户心态。

“我的腰啊!”

方浩洋站在门**动了一下腰肢,禁不住感概:“真是岁月不饶人啊,上了年纪了,这身体就是扛不住。”

记得年轻时候那会儿,方主任自问也可以连续两天两夜不休息,也没觉得像现在这么腰酸腿困。

这会儿已经晚上九点多了,长清县医院的急诊科灯依旧亮着,方浩洋迈步进了急诊科,刚进门,就能听到里面孩子的哭声,患者的呻-吟声,患者家属的哽咽声。入了岳的深处

急诊科的走廊,过道都是患者和患者家属。

这会儿还有医护人员来回走动,查看情况,测量体温。

“感觉怎么样?”

“体温量一下,十分钟之后过来收。”

“注意看看有没有出血或者肿胀,要是有,及时通知医生。”

“三个小时之内不要让喝水,实在受不了,用棉签沾点水抹一抹嘴唇,这是棉签,拿好了......”

“这龙特么的忒凶了点吧。”

随手将高足杯还给金锋,嘴里叫道:“不科学啊神眼金,你这头霸王龙什么时候对这种玩意儿上眼了?”

“这不是你的性格啊?”

“啧啧。那么大个魔都滩儿,大漏捡完了,只能捡捡这些小漏了?”

金锋举着高足杯对着阳光照着,曼声说道:“你要不是用了最后一招掐天尺,这玩意,连你都得打眼。”

这话直接的怼得罗挺没了言语。

还好自己脸色黑,不然非得被神眼金看了笑话不可。

金锋轻声说道:“连你堂堂大院士都差点打眼,其他人就更别说了。”

“这,可是我故意留着,阴人的大杀器。”

罗挺叼着烟,双手笼在棉袄袖子里,蹲在地上,没好气叫道:“你就吹吧。岳双肥之间像我这种眼力界的人,全世界不说有一百万,那也得有九十九万……”

话还没说完,金锋身边就围上来了三四个人。

这三四个人穿着打扮都是很高级很讲究的人,三男一女。

护士一路走过,一个一个的交代叮嘱。

“护士......”

方浩洋走过去,出声招呼,护士抬起头看了一眼方浩洋,声音不夹杂任何感情:“患者家属?哪一床的?”

“我不是患者........”

"看病的?"

护士看都没看方浩洋:“今天急诊科不接待患者,如果不是非常严重,最好去诊所或者其他医院,医院已经没床位了。”

方浩洋并没有生气。

作为急诊科的主任,方浩洋很清楚这会儿护士们的状态,这些护士今天也都忙了足足一天,工作量并不轻,不少人这会儿都是精疲力尽,咬着牙撑着,这种状态的护士,你指望她们还有多少耐心和好脾气?

这也就是医护人员了,人命关天,纵然累了一天,晚上该值班还是要值班,该查房还是要查房,岳双腿之间小红这要是换了别的单位或者企业,搞不好会有人甩袖子走人。

挣钱不要命啊?

可对医护人员来说,他们这会儿的坚守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心中的那份坚持,更是肩上扛着众多患者的安危。

女的是个少妇,身材不错,穿着极为富贵,珠光宝气,一看就身价不菲。

另外三个其中一个中年人穿的一身阿玛尼,剩下两个一老一少西装套风衣,看不见任何标志。

这是定制款的衣服。

“这位先生,可不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这个杯子?”

阿玛尼男子开口说话,一口浓浓的宝岛神州话。

金锋随眼一瞥阿玛尼,轻垂眼皮,拿着杯子对着太阳,轻声说道:“没担保人,瓷器不过手。”

阿玛尼男子面色一凛,顿时对金锋刮目相看。

“原来是行家啊。”

“真是唐突了。”

“不好意思。在下宝岛省逸誌博物馆杨凯文。”

“请教先生大名。”

杨凯文三字一出口,坐在草坪上嚼吧着香烟的罗挺身子一震,望向杨凯文。

金锋随意嗯了一声,反手跟杨凯文握了一下手,淡淡说道:“我叫金锋。”

“原来是金先生。幸会。”

最后一个问题很重要,比起龙头铡更重要。

本来这事嘛早就应该在前段时间就该说的,后来因为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也就拖到了现在。

明年全国古玩大会,组委会想请神眼金小狐狸去做个评委。

对。

往两届的评委团成员都是固定九个人,那都是了不得的大家。和漂亮岳的那些事

举世公认!

这一届……

评委大家们扛不住岁月的磨难,陆续仙逝了好几位,神州损失不小。

这一届再想凑齐前两届那么强大的阵容是不可能的了。

有本事有能力的评委那肯定还是有得起的。

不过,能入得了活化石法眼的……

真没几个。

金锋恰好算一个。

这事,非常非常的重要。

听完了罗挺的话,金锋总算是明白,夏鼎为什么要在拍卖会上给自己送大礼了。

原来是在是这里等着自己。

“高攀不起。”

这杯子国内都没见过的,孤品。

放上个几年,那可不得了。

青花花色晕散自然,青花色泽靓丽,青花料子在表面形成浓重的凝重结晶斑、深入胎骨。

这是典型的苏麻离青料。

橘皮纹,釉质肥厚细润,釉面白中泛青,在高足杯的底部转折处呈现点点水绿色的积釉。

这些都是宣德青花的特征。

也是对的。

不过,罗挺还没下结论。

探出食指和大拇指,内外掐着高足杯的杯壁,岳的缝中自下往上一抹。

“嗯!?”

罗挺嗯了一声,面色顿变。

跟着食指跟大拇指再来一次。

一连三次之后,罗挺手指僵硬,眼睛眯成一条线,将高足杯举到眼前仔细一看。

长叹一声!

顿时就没了兴趣,嘴里骂骂咧咧的叫了起来。

“官仿官啊!”

“还特么是雍正仿的。怪不得迷死人。”

抢救室外面,患者家属正焦急的等待着,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女人双手合十,最里面喃喃自语,仔细听能大概听的清。

“太上老君,玉皇大帝,齐天大圣,满天神佛,保佑我儿子吧,求求你们了........”

最里面不停的重复,念念有词。

方浩洋直接走进抢救室,抢救室里面,刘占勋,匡明卓,长清县急诊科的郝主任等好几位医生都在,这会儿方寒正在给患者针灸。

所有人这会儿都看着方寒,方浩洋进来也没人注意到。

方浩洋站在边上,也看向正在针灸的方寒。

“这是,烧山火.......”

边上其他人或许看不太懂,方浩洋却看的明白,方寒这个针灸手法很像是烧山火。

当然,方浩洋也并不清楚烧山火的具体操作,也只是知道一个大概。

“透天凉.......”

方浩洋正看着,方寒又捻起一枚银针,手法却为之一变。

“方医生,药来了!”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