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巨硕白灼_肿胀的粗硕顶撞律动

周宇让林远海收了这些搜集而来的宝贝,回宗之后,放入宝库之中。

随后,他带着众弟子缓缓升空,外放出浩然气旋,直接将这天魔派所有建筑包括山峰,全部摧毁。

察觉到外力破坏,天魔派的护派大阵自动激发,然而,魔神都无法抵挡住浩然气旋的强大力量,一个门派的护派大阵,又如何能做到。

很快,天魔派的护派大阵就被气旋旋转的力量给硬生生的击破,气旋扫过之处,里面的东西都被吸了进去。

等到浩然气旋消失,飘渺宗弟子再向下看去,倒吸了一口凉气,天魔派虽然处于极阴之地,但所在的山峰却也是灵秀之地,而现在,全部化为了一片平地。

曾经在修仙界叱咤一时,无法无天的魔道第一大派,天魔派,就此覆灭。

“好了,走吧。”周宇缓缓说道,带着众弟子收工返回。

在周宇走后不久,从附近的山峦上飞来了许多身影,他们站在天魔派之前的位置上,整个人都懵逼了,“卧槽,天魔派呢,怎么不见了。”

于衍没再说什么,直接挂了。

萧凛起身穿衣,面色十分的冷,他给周莹打电话,让她立马订前往沛城的机票。

周莹什么都不问,挂了电话就开始订机票,订好就开车来接萧凛。

两个人乘着夜色去了沛城,天明的时候又回来了,带回来了那两个想杀谢若巧的人,他们没有死,而到了萧凛的手中,他们就是想死,也死不成了。

于衍办完这件事,天亮就立马去了医院。

推开医院的门进去,见谢若巧趴在病床前睡觉,杜总靠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她。

听到声音,杜晓南转头看过来,看到是他,紫色巨硕白灼示意他小声点。

于衍放缓脚步走过来,他带了早饭,见杜晓南没有再打吊水,就眼神问他,“要不要先吃早餐?”

杜晓南看着谢若巧,掀开被子下去,将她抱到床上,轻轻放平,又用被子给她盖好,然后去了沙发那边。

谢若巧昨晚给他订的是VIP病房,环境还算可以。

他伤的是背和肋骨的位置,不是腿,也不是脚,也不是手,所以,活动还算自如。

谢若巧没跟他僵持,喝了几口粥,又来喂他,他喝了粥,吃了包子,然后换她。

后面的一个包子,还有粥,以及菜,都是这样吃的。

吃完,谢若巧拿纸给他擦了擦嘴,又拿开他背后面的枕头,将床放下去,让他睡觉。

杜晓南很听话,他也确实困了,躺下去就睡。

谢若巧将他的被子往上拉了拉,其实已经夏天了,不盖被子还舒服些,但又怕他受冻,还是给盖了。

她起身将保温桶收拾好,出去找医生和护士。

知道今天是下午给杜晓南挂吊水,她便去看了杨关。

于衍在杨关那里,两个人已经吃完早餐了。

于衍想去看一下杜晓南,但刚刚杜总说了,没他喊话,他不能过去,兽人的黑紫蘑菇他就只好先呆在杨关这里。

杨关已经睡了,于衍一个人坐在沙发里翻手机。

病房门被推开后,他扭头看了一眼,见是谢若巧进来了,立刻收起手机,站起身,问她,“杜总睡了?”

谢若巧说,“睡了。”眼睛望向杨关的床,“杨关也睡了?”

“刘邦直接把韩信的军队带走不就得了?”

“何必要答应韩信,封他做齐王呢?”

“当刘邦封韩信的时候,这不就正说明了,刘邦失去了对韩信军队的绝对掌控权吗?所以他才要用封韩信为齐王来让韩信出兵。”

“所以,跟你的推论截然相反!”

“这不恰恰证明你的推论是错的吗?”

史忆越说越兴奋,最后竟然是用吼出来的,那一刻,史忆就感觉到自己像是参加高考拿到了状元一样,是那么的意气风发!

家长们的脸色顿时变了,他们心中也都震惊不已,这不愧是清北大学的高材生,一下子又发现了陈通的逻辑漏洞。

…………

而聊天群中,王莽则是哈哈大笑,虽然他不断提醒着自己,bl低喘轻颤酸软苏恶魔言多必失,君子应该慎言慎行。

但他实在忍不住了。

被朱棣等人连番怒怼,他已经失去了心态上的平和。

而且史忆提出的观点,那可以说是一剑封喉,直接用陈通的逻辑来怒怼陈通。

他觉得陈通已经没有任何胜算了。

第一穿越者:

她垂下眸,夹着包子喂他,手和脸甚至表情都是僵硬的。

他吃一口之后,又让她吃。

她看着他吃过的包子,实在没勇气咬上去,只得说,“还有一个呢,我一会儿吃那个。”

杜晓南摇头,“我吃一口,你吃一口,不然我也不吃了。”

谢若巧一下子恼怒,含羞带恼地瞪着他,“杜晓南!”

杜晓南不理会她的怒火,把脸一转,像个堵气的孩子,真的不吃了。

谢若巧又重重地吸一口气,恶狠狠地丢一句,“我吃!”

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

看在他受伤的份上。

看在他是为她受伤的份上。

她忍。

包子本来就不大,杜晓南咬掉一口后,她想从旁边咬,也不好咬,干脆直接对着他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然后慢慢咽下。

她吃了后,杜晓南就又转过了头,目光深深地看着她。

等她吃完,他说,“喝几口粥,别噎着了。”

他们之所以没有提前逃跑,而是要跟着江臣,是因为江臣乃是阴鬼宗实力最强大的人物,其僵尸肉体修炼千年,已然到了不死不坏的境界。

而且江臣又掌握了整个阴鬼宗之宝,跟着他,就算那飘渺宗主降下神雷,紫色巨硕狂野撞肠肉视频说不定也能抵挡得住。

江臣面色阴晴不定,如果哪怕有一占希望,他都不想逃走,只是飘渺根本不可能放过他们,或者说,那所谓的浩然正气,不会放过他们。

他咬了咬牙说道:“好,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就走。”

“侯先生有任何的需求都会用对讲机告诉我们,所以,你的发的信息我并没有发现。”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确实不知道,我还以为他今天不当值睡着了呢。

这么说来,我这条命算是被林慕宇捡回来的?

没想到他做事还挺周到,要不是他给侯明玉打电话,我这会儿说不定早就翘辫子了。

我这个师兄平时虽然嘴巴毒了一点,总是喜欢怼我,不过还是挺关心我的安危的。

就冲这一点,我以后还是少跟他做点对。

吃了点东西,我稍微缓过劲来,不过回想起刚才惊险的一幕,仍有些心有余悸。

阿七安抚了我几句,让我再休息一下,我躺了一会儿,听到外面有动静,走出来一看,才发现是林慕宇回来看。倒刺紫黑粗长雏菊

他忙活了一晚上,脸色很是疲惫,我赶紧上去问:“怎么样?抓到阿梁了吗?”

林慕宇往沙发上一摊,摆摆手道:“抓是抓到了,不过,情况有点复杂,你让我休息一会儿,晚点再告诉你。”

于衍笑道,“吃过饭就开始呼呼大睡,护士说他是下午打吊水,所以他也睡的很放心。”

谢若巧说,“杜总也是下午打吊水。”

于衍往门外走,“我去看看他。”

谢若巧嗯了一声,去看了一眼杨关,想着这一上午他不用打吊水,她留在这里也没事,就下楼去吃饭。

可刚走出来,于衍大概意识到她要出去,立马喊住她,“二小姐去哪儿?”

谢若巧说,“我下去吃点东西。”

于衍蹙眉,望了一眼杜晓南的病房,脚步一转,往她走来,“我陪你一起下去。”

谢若巧说,“不用了,你留在这里照看他们,我吃完饭,再买些水果,就上来。”

于衍不干,坚持要随她下去。

昨晚的人是处理了,也跟萧凛说了,萧凛此刻肯定也开始动手了,但他并不敢保证还有没有别人会对二小姐不利。

杜总现在在养伤,他要是看护不好二小姐,等杜总醒了,不扒他皮才怪。

谢若巧见他执意要跟着,也没办法,带着他下去了。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