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缠上他的腰_他毫无预兆地挺进来

原本在一旁吃瓜看戏的陈梦,也没有幸免,开始帮陈楚收拾起东西来,一早上比起陈楚都要累的多。

几天之前齐若芸已经离开了安阳,她提前前往了燕京,当时邀请了陈楚,齐家找来了一个做企业的亲戚,开车送齐若芸前往,前世的时候,陈楚跟着一起过去,一路上可以感受到来自齐家亲戚的,那种带着鄙夷还有不信任等目光。

上一辈子陈楚不介意,不过这一世,他可不会再受那份罪了,实在是太不值当了,所以陈楚拒绝了齐家的邀请,直言有事要做。

对于陈楚的选择,熟悉齐若芸性格的陈楚,知道齐若芸没有说话,可直接转身离开的身影,还是看得出,齐若芸对于陈楚这个选择的不满!

陈楚将东西放在一旁,这时候房间里,跑进来一个鬼头鬼脑的身影,陈楚见到鬼鬼祟祟的陈梦,一进来就跟做贼一样,将房门给关了上来。

见到陈梦的样子,陈楚不由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陈梦这时候,一脸的舍不得,不过还是咬了咬牙,可以看得出,她是做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的,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交给了陈楚,都不敢看陈楚一眼,似乎生怕看一眼她就要舍不得了。

“今天我得了信,府城那边有人造反,知府也跑了,整个府城已经叫余有才给控制了。”

“妈的。”

董大骂了一声:“余有才是什么好东西,她缠上他的腰狗娘养的玩意,这下府城的百姓要糟殃了。”

萧瑾和萧令脸上同时变色:“三哥,三嫂和我们家里的还在府城呢。”

萧英几个也赶紧道:“爹,您派些人跟我们去救娘和妹妹们。”

萧重也道:“三伯,我得去救我娘和我妹妹。”

萧元起身:“我们得去府城,我身有官职,不能看着府城乱了不管,另外,我们还得去救人。”

他看了看萧瑾和萧令:“你们点齐兵马,我们即刻动身。”

他又对董大道:“麻烦董大哥帮忙押运粮草。”

董大点头:“放心吧。”

萧元训练的这些兵勇和余有才弄的杂牌军可不一样。

他的这些手下都是经过无数次的训练,跟着他杀过海盗,打过山匪的,那都是见过血的,再加上跟着萧元之后,这些人吃的好,穿的也不错,每天都要进行训练,自然杀伤力惊人。

在没有大规模的推广之下,几乎就靠玩家和用户的推荐,昨天整个下载量已经突破一千,这对于一款新游戏来说,已经绝对出色。

而这仅仅是开始,尤其是规模效应出现之后,恐怕下载量还会继续增加,陈楚能够得到的也会更多!

可这些没法跟周丹萍、陈国华他们说,不顾她的疼痛失控毕竟在他们眼里,这时候可是要以学业为重,游戏这种事在他们却是不务正业的存在,说出来肯定会遭到反对,陈楚也只有找合适的机会,跟他们在解释了。

陈国华的话不多,说了几句之后便不在多说,就像这么多年一样,不过吃完饭之后,就没有再出去,而是将陈楚的那些箱子,还有带的东西都看了一遍。

周丹萍则说了许多,陈楚也在一旁听着,他知道今天要不听完,明天走了,周丹萍怕都是睡不着觉。

第二天一大早,陈楚就来到了安阳车站,准备乘坐火车前往燕京,车票是陈国华买的,也不知道他找了什么关系,竟然能在这种车票紧缺的情况下,给陈楚买到卧票。

看了一眼陈国华、周丹萍,还有一向赖床,今天破天荒起来的陈梦,陈梦拿起东西,开始了上车。

钟六妹不言语了,安宁还在那说呢:“大哥这对象要是成了,以后就是大嫂了,那是咱们家的长媳,在古代,那就是宗妇了,抓住她的腰死死地按了下去宗妇嘛,就得有宗妇的样子,不管什么事都得起带头作用,您说是吧,我们萧元是老三,上头两个哥哥呢,我们万事都不能越过去,表现勤快,那得先紧着大嫂来,我们小的跟着就成,大嫂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可不敢抢了她的风头。”

钟六妹都快给气死了。

她心里早把安宁骂了八百遍了,心里话,裴家的闺女果然要不得的。

心里骂归骂,她面上不敢怎么着,更不敢让安宁去厨房烧火做饭了。

这姑娘实在太厉害了,她才说了一句,人家就有八百句等着呢,而且人家也不气,笑眯眯的软刀子就给扎了过来,一句句的还说的入情入理,让你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这再要说下去,气死的就得是她这个当婆婆的了。

“哎呀,你个年轻没干过啥活,还是算了吧,你坐着,我去厨房看看。”

钟六妹勉强笑着起身,几乎是小跑着出去。

而且这些人还都配备着精良的武器,和朝庭的正规军打,他们都能打赢,更何况是余有才匆忙召集而来的杂牌军了。

萧元让萧瑾和萧英带人先行,做急先锋。

他带着人在中间,萧松和萧令几个带人在后压阵。

余有才这边才刚控制了府城,叫人抓了好些漂亮的小姑娘要享用,扶着腰她的腰他才要过土皇帝的瘾,然后,府城就被包围了。

余有才让人一打听,竟是来县那边的人,据说是来县的一个九品武官带着人围了府城。

余有才心里大骂,他赶紧登上城楼去瞧。

这时候天光正好,余有才往下一看,就看到骑在一匹黑马上的长的十分俊朗的约摸有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的男子。

“下边的,因何围城?”

余有才喊了一声。

萧元抬头看看城楼:“姓余的,我妻儿都在府城,你赶紧把我妻儿交出来,不然待我攻破了城池,定杀你个片甲不留。”

余有才有些懵了:“什么?你妻儿?你胡说八道呢吧,我可没抓你妻儿。”

“啊?我举办什么订婚仪式?我什么时候要举办订婚仪式了?”楚梦瑶愕然的看着太上长老。

“瑶瑶啊,不是我说你,太上长老也是过来人了,我早就觉得,这林少侠吧,并非凡人,乃是超级高人。所以瑶瑶,这样的人,追求者肯定很多,比如你家里的那个陈雨舒啊,许诗涵啊,之类什么的,肯定也喜欢林逸,所以你要抓紧,一定要先将林少侠追到手。扣住她的腰不让她逃脱确定关系,可不能让他被别人抢走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楚梦瑶被太上长老弄得实在是有些无语了!什么叫早就觉得林逸不是凡人?你之前不是说他是一个散修么?还让我和他断绝来往,现在又要订婚了?要不要这么无耻啊!

“瑶瑶,你别觉得老身烦啊。老身说的都是实话!”太上长老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道:“你肯定觉得,我这个人,说话见风使舵。看到林逸厉害了,就想着来巴结对吧?”

楚梦瑶没有回答,不过沉默。也等于默认了太上长老这句话了!的确,楚梦瑶想的就是如此,之前说林逸万般不好,现在林逸的实力展露了出来,又要自己和林逸订婚!

安宁笑了笑:“外头围城的知道吗,我们是一伙的。”

余有才赶紧陪着笑脸过去:“这不,正找你们呢你们就来了,赶紧的,我送你们出城,你们出去了,赶紧叫你们夫君撤退,你说说,我也没把你们怎么着啊,这冤家宜解不宜结,我送你们出去,咱们大家都好,你要是觉得不痛快,我再给你们点银子可好?”

安宁把茶杯重重的放到桌上:“不好。”

她忽尔就动了,然后,余有才就感觉到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安宁脸上带着笑:“坐下。”

余有才一屁股坐下:“姑奶奶,我们没仇没怨的,你犯不着啊,我……我就是个狗东西,你杀了我还脏了你的刀呢。”

安宁也不理会余有才。

她看了看萧芙和萧荟:“你们俩带上我给你们的药粉去城门那里,开了城门迎你爹进来。”

萧荟和萧芙笑着答应了。

这俩姑娘一人提了一把刀。

那刀上还淌着血呢,一看就是杀了人的。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