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着她的腰按了下去小说_扶腰穿书

“只能先研究一下,现在是什么时代,是我们地球2020年的史前过去,还是史后未来!”

她思索过后,开始暗中观察这个自称女娲后人的人类。

她的语言是类似地球的华夏语,而文字却是一种比较古老的象形文字,类似方块字,类似商朝的那种甲骨文。

“文字,语言,都只是类似,但已经可以确认,和我们不是同一批人!”她心中暗道。

再仔细倾听。

这一名女娲后人,还在一脸虔诚,拜着一尊女娲的雕像,

“枪械时代降临,国难当头,别说古老的神明纪元,连武侠时代都开始没落....幸得苗春堂的傅帮主资助,才来到新大陆,关照下,才能有此居所!”

她献上了点燃的香,插在香炉上,

“时代交叠,后人不断血脉稀薄到极致,幸得后人血脉返祖,竟然可以重新化为女娲真身,只怕是上天的恩赐,让我有机会重新复苏神话。”

她捧起了唐萌这一坨白色太岁似的真菌肉团,拿起了各种食物,不断放进去,让她吞噬,不断成长体型,“九天息壤,一定要培育成功。”

后台几乎都炸了。扶着她的腰按了下去小说

关于沈碎的新闻铺天盖地,哪怕她已经出动最强硬的手段,把热搜全部都降了,可时不时还有些许别的词条跳出来。

沈碎几乎看呆了。

“这些都是你的?”男人的眉头微微蹙着,突然看到了什么,“等等。”

他伸手滑了过去。

赫然看到之前关注的技术宅,明明白白的就是安歌的号,难怪了。

“这也是你的?”

饶是沈碎这样见过大世面的,也没有在同一时间看到一个人操控那么多的大V,在联系删帖子,安歌的手速极其快。

“嗯。”她突然笑了,转头看了男人一眼,“你放心吧,我不会把你偷偷关注我的事情说出去。”

“……”

倒也不是因为这个。

让沈碎更为窘迫的是。

他之前还私信过这个账号,质问博主跟安歌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甚至于威胁要调查他。

可现在,被人公开处刑的感觉,真的不太妙。

女娲后人,竟然拿着一块块黏土,融入了各种生物的血液,先后创造了鸡、狗,紫黑猛烈横冲直撞猪,羊,牛,马...最后,用黏土在第七个生物中,才创造了人类!

“女娲造物,初一到初七。”

唐萌看得目瞪口呆,知道其中的深意,“她完全按照神话故事里的女娲创造生命的顺序,创造了一切!”

各种黏土生物,有了最原始的形态,开始渐渐蠕动起来。

“太累了。”

女娲沉默了片刻,举起了一根染着各种鲜血的藤鞭。

啪!!!

“我想,这关学民,是不是用什么劣质的药材代替了其中一些昂贵的药材呢?要知道,这关学民也是医学界的专家,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的!”康照明说道:“如果他用了什么劣质的药材代替了,那成本自然低了,而且也不用采购那些昂贵的稀有材料了……”

“你这不是瞎说么?药方你不是已经从他们手中套出来了么?难道说,你套的药方不准?”康照龙没等康神医说话,就反驳道:“而且,这药方上的药材要是能改,我们康家早就改了!别忘了,我也是学医的,我们康家的实验室,这几年就是在致力于研究,能不能用其他药材代替药方上的稀有昂贵药材!”

“你能和关学民比?人家是专家,你不过刚毕业!大哥,你有信心是好的,但是过分有信心,那就是骄傲和自大了!”康照明说道:“反正,我还是坚持我自己的观点!他低头看两人的交何处药方是我套来的,这没有错,但是你也不能保证人家真正投产的时候不作改动啊!”

“好了,不要吵了!”康神医看着两个孙子吵了起来,顿时有些恼火,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做一些意气之争,首先自家不团结,那还怎么对付别人了?

“爸,我的确是将所有原材料都收购来了啊……那些品相不好的,也都收来了……市场上应该已经没有存货了!”康贵丰苦着脸说道:“除非他们几年之前就开始大批采购原材料了,不然现在市场上的原材料都被我们康佳垄断了哇!”

“几年前?怎么可能?难道他们酝酿了几年,才将产品上市?你觉得可能么?”康神医怒道。

“我也觉得不可能……可是,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解释了啊!”康贵丰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已经问过所有的原材料供货商了,他们手中都已经没有存货了,我甚至都提出要高价收购了,他们都拿不出来,所以由此证明,大家都没有货了……”

“没货,扶摇小说难道出鬼了?这关神医创伤药,可是源源不断的输送向市场啊!比我们的货都多,那真是应有尽有,这个价格,我们连成本都做不下来!”康神医冷哼了一声说道。

“他们可能是赔本赚吆喝,以此来打击我们……”康贵丰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是惯用的商业手段,很多人都在用!等将我们的产品压得没有了市场,退市之后,等他们占领了整个市场,再涨价,这样一来就可以收回以前的损失……”

安歌谨慎的很,一瞬间就恢复了理智。

男人勾唇:“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我要彻底甩掉沈家打在我身上的烙印。”

两人说了许多,男人率先起来,他倒是不介意此时的装扮,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给安歌放好了热水,男人伸手一把将人抱了起来。

“别睡了,洗个澡,我要出去一趟。”

“唔,回笼觉都不让人睡?”安歌哀怨的口吻,她嘟囔着抱着沈碎的胳膊撒娇,软绵绵的话,却对这位钢铁直男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沈碎抱起她,往浴室去。

早早放了一大缸子的水,水温刚刚好。

沈碎连哄带骗的,才把这粘人的丫头放进去:“乖,要是你想我帮你洗,也可以。”

“别……我又不是什么残疾人。”安歌慌忙伸手,一把抱住了身前,她瞬间警觉,尤其是对上男人那双晶亮的眼眸。

她还不想在这里被他办了。

“你……出去。”

“又不是没看过,托起她的腰压向自己乖,别浪费时间了,我帮你。”沈碎笑得邪邪的,故意不走。

“就是他,也不知道叶老太爷怎么想的,叶云舒的父亲虽说平庸了一些,可叶云舒也算是叶家千金,却把她许配给了一个无名无姓之辈。”

“老太君三年来,从未让他踏入叶家半步,足以证明对其不满,今日是老太君大寿,却送一只破铜烂铁,真是贻笑大方啊。”

叶云舒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高挑的身材,远山黛眉,天生长了一张高级的脸蛋。

可此时,那张脸蛋上却布满了阴霾。//

她拉着杵在一旁的萧阳来到了角落里。

“老云舒,你怎么了?”萧阳不解的问道。

叶云舒气愤的说道:“还问我怎么了,我给你五万块买的礼物呢?”

萧阳无辜的指了指放在大红桌子上的铜壶,“喏,那就是啊。”

“五万块,你竟然买了一只破铜烂铁,今天可是奶奶的生日,你怎么可以这样?”

说完这话,叶云舒充满了委屈,三年了,这个废物无所事事,呆在家中当一个家庭煮夫,饭菜烧的倒是不错,可那又有什么用?

这话说得,就好像凰是他的娘家人一样。

“你是不会理解的,我之前总感觉,这样有才的人,天底下没有男人能配得上。”

慕云止完全是一副心碎的模样。

安歌笑了:“你这粉丝滤镜可真厚,没准凰就是个丑八怪才不肯露脸的呢?”

“有这才华,就是怪物也值得。”慕云止认死理,“要是徒有一副皮囊,没有有趣的灵魂,什么都不是。”

安歌也没想到他会这么想。

这么久接触下来,安歌是相信慕云止的想法的,他不是一个看脸的人。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祝福他们吧。”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