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声叫出来我喜欢听你叫_喜欢我这样要你么吗

“这是道术吧?”

傅红雪心头又是一震,他没想到,方川不但刀法恐怖,身体强大,而且,还会道门的道术。

方川笑了笑:“道术才是我的主修,刀法、炼体不过是我兼职修炼而已。”

“啊?”

傅红雪被震惊得不轻,连退了两步,“你!也就是说,你对付我,连最强大的招式都没有施展出来。”

方川笑而不语,实际上,就算他施展出最强的法术,威力也差得不是很多。

只有等他达到了金丹期,法术才会真正体现出优势。现在,修真者所具备的优势,只不过是真气的品质,比武者、炼体者的内劲要强大而已。

他一摆手:“你应该能感应到你体内那股异种真气,只要你遇到了那个人,你就可以触动体内的那股真气,我会在第一时间找到你。”

“这么神奇?”傅红雪算是长见识了。

方川一挥手:“好了,你可以走了。”

“多谢不杀之恩。”傅红雪是一个老江湖,他语气认真,一拱手,转身踏步闪烁。

所以通过多方打听和确认,断定已经实锤的曹解放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捅到顶儿,看你腾飞集团还怎么折腾。

于是曹解放那叫一个凄凄惨惨戚戚,像个被人那啥了的黄花大闺女,把腾飞集团勾结煤炭部门、秦省,大声叫出来我喜欢听你叫扰乱市场、恶意招标的事实声行并茂的讲给了电话那头的李通。

等一切全部讲完,按照曹解放的预料,老头非气个好歹,当场几个娘希匹就要咆哮着吼出来的时候,李通接下来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差点儿让曹解放一跟头栽倒地上。

“小庄,金陵厂的小曹把状告到我这里来了,要不你跟他说说?”

小庄?告状?跟自己说说?

什么情况?难不成庄建业就在李通家里?这货不参加招标会吗?怎么跑去京城了?还说说,说你妹呀!

曹解放有种一万头羊驼在心头狂奔的悲催感,可还没等他从庄建业在李通家里的事实回过神,电话里传来的庄建业的答话就差点儿让这位金陵厂最有实权的领导直接找块豆腐撞死。

“可能是曹厂长还不清楚他跟我们之间的差距,也难怪,从龙头到落后是需要一个适应过程,这些还是李老您跟他说吧,我这边的菜刚切完,这笋尖儿抄金华火腿可不能耽搁。”

林云仔细一想,宫主说的不无道理。

“林云,你可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赶紧拿着甲片下山,你以后能帮我冰灵宫报仇,就足够了!”

宫主一边说,一边伸出白皙玉手,抓住林云的手,将甲片放到林云手中。

当宫主的手要收回去时,林云一把抓住她的手。

“甲片,还给你,这一战,我林云帮你一起打!”

林云将甲片,放到她手中。

宫主发现自己的手被林云抓住,宝贝 原来你喜欢吃它她娇躯微微一颤。

林云的话,也让她心脏都颤抖了一下。

林云,要留下来帮她?

“林云,你别傻了,这是我冰灵宫于修罗殿的恩怨,跟你无关,你留下来,只会多一条人命。”宫主认真道。

“我虽然是金丹,但能跟三阶元婴一战,我比你家长老有用!”林云语气坚定。

“不行,本宫不同意!你立刻给我下山!”宫主同样语气坚决。

宫主清楚,林云留下来,也只是死路一条。

而且,见能活命,又改变了自己的嘴脸。

他樊皇虽然也可能这么做,可是,他心里还是对这个行为非常鄙视的。

方川笑了笑:“我的话没有说完。”

“啊?”樊东升一愣,指着方川:“怎么,你还要对你的老丈人动手吗?”

他怒道:“这是要天打五雷轰的。”

“天打五雷轰?”

方川摇了摇头:“我一辈子,不知道要被天打五雷轰多少次,也不在乎多这一次了。”

他又道:“如果我不惩罚你,你以为我方川说的话,就可以随便改。我方川这个人,就可以随便冒犯。我方川的女人,就能够随便欺负?”

他嘴角一勾:“既然你这么让人讨厌,那就沉睡吧。我看,先让你睡个一两年,让你好好去反省一下!”

“不!”樊东升一点也不愿意,刚才喜悦的心情一下就消失不见了,每次做的时候都叫得大声他连忙转身就跑。

洛美霞的反应比他慢了一拍,不过,在樊东升跑出去几步之后,她连忙喊道:“老公,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啊!”

说到这里,军师又补充了一句:“就在德弗兰西岛的卡门监狱旧址里面。”

听了这话,杰弗森教授的脸上满是震撼!

毕竟,这种消息,绝对不可能是瞎编出来的!

要说全世界能够治好这种极其罕见的先天基因缺陷的人,除了艾肯斯,很难再找出其他人来了!

雀城主对于九曜仙尊还有元祖大人的考量,倒是有一些理解。

魂族,实在是太庞大了。

这人一多,互相之间矛盾便会很大。若是,外部再没什么敌人转移矛盾,恐怕魂族各大家族,自己就会互相打来打去,直到魂族彻底毁灭。有

了这九曜仙府的考核,悬浮在头顶上,时不时打压一下气焰嚣张的族群,浇一浇冷水,反倒是更有利于魂族长久的繁衍。

“赤辉城,赤霄城,火烈城……这三大城的家族,已经是他握不住的丰盈过去一千年内,争斗的最厉害。上一次九曜罗盘落在这三座城内,就是对他们的惩罚!”“

可我神雀城,一向不参与魂族的内部争斗,怎么这九曜罗盘,一样落下来?”神

雀城主威严的脸庞之上,露出一丝疑惑。他

不愿意参与争斗,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往往哪一家争斗最凶,百年之内,这九曜罗盘,就会落到哪一主城之中。

这个规律,不说百分百准确,但是也有百分之九十的正确率!

所以,神雀城主一直躲开魂族内部几大家族之间的争斗。谁

“是!”大长老应下之后,也转身跑出去。

林云对修罗殿基本没有了解,但是看宫主他们的反应,林云心中就明白,双方实力差距肯定悬殊。

宫主看向林云。

“林云,我恐怕没机会,跟你去探寻遗迹了,这是甲片,你收好,你也赶紧从后山离开。”

宫主手一翻,将甲片拿出来,然后递给林云。

林云一怔,宫主是准备,死在冰灵山上了吗?

“林云,我……只有一个要求,等你探寻完遗迹,待你实力足够之日,替我和冰灵宫报仇,可不可以答应我……”宫主灵眸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你叫的真好听真浪

“不,我不答应你!遗迹说好一起去的,你不能食言!”林云语气铿锵。

“我……恐怕没那个机会了,今天,我会战斗至最后一刻!”宫主语气坚定。

“既然打不过,不一定要硬拼啊,你可以带着弟子,从山的另一侧逃走。”林云看着宫主。

“不可能,他们上山发现没人,会立刻爆发速度追击,带着那么多弟子,走不快,很快就会追上,留在这里决战,还能给撤退的一小部分弟子,拖延时间。”宫主说道。

知道,他都躲了这么久了,这一次,终于躲不开去了,轮到了神雀城!

“这一次,除了我神雀城之外,不知道还有哪几家,也接到了这九曜罗盘?”神雀城主心中思索着,可他想了一会儿,还是想不出什么答案。

这样的事情,谁也不会提前暴露出来。

因为,谁家得了这九曜罗盘,其他跟他们有仇的家族,便会想方设法的让其失败,削弱那一家的实力。所

以,在各家派出的人选,抵达约定俗成的地点之前,没有人会轻易暴露出来。“

算了。不想这些了。”

“事已至此,我也只能接受现实,找一个最有可能完成考核的人选,前去九曜仙府!”

神雀城主这般想着,他的手腕一翻。

“哗啦啦~”

一片虚无的书页,凭空在他的身前。“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