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落殇_将军的小花兮事》夏木槐嫱

两个人不但绕开了毛纺厂,还绕开了家属院,因为从家属院东头回去人太多。

所以两个人绕到了毛纺厂西头,然后从西头回家,因为方圆家所住的家属院就在西头这里。

“你们两个干嘛去了?”看到两个人回来,三姐问。

“没干嘛,就是去买了一些鞭炮。”方圆指了指小胖子手里提的鞭炮说。

“啊!这么多。”三姐连忙跑过去把小胖子手里提的鞭炮抢过来。

这个年代,女孩子同样喜欢鞭炮,特别是方圆买的这种一百响的小挂鞭。

“小弟,这些挂鞭归我们了,这麻雷子你们玩。”

不管怎么说三姐也是女孩子,放点小挂鞭无所谓,但是让她玩麻雷子,她还真不敢。

其实三姐不知道的是,这些小挂鞭本来就是给她们买的。

“嗯!都拿去吧!不过一下子别拿出来太多。”

“知道,我一次就拿一挂。”

这个年代,很少有家庭舍得给孩子买鞭炮玩。

还别说,这一个麻雷子里面的火药还真是不少,足够玩一会了。

方圆先把麻雷子藏起来,然后就和小胖子跑了出去。

不大一会,家属院西边的荒地上就响起了“啪啪啪”的声音。《浮生若梦》落殇

很快一个麻雷子的火药就打完了,方圆又拿出几个,玩了差不多有五六个麻雷子,就感觉到没有什么意思了。

当然,这说的是方圆,至于小胖子,这小子好像才刚进入状态。

方圆并没有说什么,因为前世他刚玩这玩意的时候,和现在的小胖子没有一点区别。

“老大,这太好玩了。”

“嗯!你玩吧!”

“呃!”小胖子愣了一下问道:“老大,你不玩了?”

“玩啊!不过今天就算了,你玩吧!”

“噢!”

对于方圆来说,玩这玩意还不如直接放麻雷子过瘾。

天很快就黑了,小胖子也玩过瘾了,两个人这才回去。

“老大,你帮我把这个藏起来吧!”

“嗯!”

小胖子不敢把火药枪带回家,不知道是怕被他老爹没收还是怕被他哥抢了,就把火药枪交给了方圆。

第二天早上吃完饭,还没有等小胖子过来找他,方圆就跑了出去。

当然,方圆不是去找小胖子,而是一个人跑到了毛纺厂北边的废墟那边。

方圆这是想进空间看一下,自从上次弄兔子进去一次以后,一直到现在方圆都没有再进过空间。

就算是上次把两头小猪放进去的时候也是一样,所以他想看看空间里现在是什么情况。

没办法,这一段时间他一直在家里,也没有机会进空间,浮生若梦之塞上曲这马上就要过年了,怎么着也要进去看一下。

首先方圆先进了菜窖,把菜窖入口盖上以后,方圆把马灯拿出来点上。

顺着梯子下去,把马灯挂在梯子上,方圆就迫不及待的进了空间。

刚进入空间,方圆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是……这是什么情况?”

因为方圆看到两只老母鸡,各带着一群小鸡仔在草丛里找吃的。

不但如此,还有二十多只差不多有七八两大的小鸡分散在草丛里找吃的。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方圆还不是很惊讶,让他惊讶的是,草丛里还有不少的小兔子。

“老大,我什么时候……呜呜呜。”

还没等小胖子说完,方圆就捂着了他的嘴说道:“先进去再说。”

看到小胖子点头,方圆才松开他,然后两个人进去了。

“咦!你怎么来了?”

两个人刚进去,就碰到了一名年轻人,这名年轻人认识方圆,就问了一句。

这名年轻人方圆也认识,看到是他,方圆挠了挠头说道:“我来找靳所长。”

“找所长啊!你有什么事吗?”

本来方圆是不想说的,但是忽然间又改变了主意,因为有些事情好像并不需要找靳所长。

“我想要两个子弹壳。”方圆不好意思的说。

果然,听到方圆只是想要两个子弹壳,年轻人笑了笑说道:“就这事啊?”

“嗯!”方圆点了点头。

“你等一下。许你浮生若梦免费阅读”年轻人说完就往里面走。

方圆看了他背影一眼,然后看着小胖子说道:“看来不需要找小丫头的爸爸了。”

“呃!老大,这好吗?”

只是嘴里一直不停的说我要哥哥,我要哥哥,大家都问你哥哥叫什么名字,她说叫方凡。

那你知不知道你哥哥在那里?她却摇了摇头。”说到这里的时候,方凡的眼里已经含着泪水。抹了抹,继续听保安说道。

“后来大家轮流养,有一天一个老者过来了,他是这一带有名的中医大夫叫华智勇,听说是华佗的后代。

那天他办理里领养手续,就带着方忆雪这个小姑娘回去了。

后来在她读三年纪的时候,她被一个星探发现了,就把她挖掘过去,当时她死都不同意,因为她要照顾华老。

但华老似乎考虑她的前途,坚决让她去,她实在没办法只好答应去了,那知道没多久就红了,一直红到15岁那年。

那年她刚过15岁生日,她就发现她脸上的变化,变得许多血丝一样的皱纹开始布满脸上,起初她以为只是皮肤过敏,浮生若梦by姬怜月应该过不了几天就好了。

那知道越长越多,而且越来越密集,这让她十分害怕了,打电话给华老,却无人接听,她就急急忙忙跑回了家。

燕子受惊,立刻扑着翅膀飞了出来,发出了“啾啾啾”的叫声。

齐修和大刘两人如同石化了一般,身体瞬间僵直。

糟了!

刚子知道自己闯祸了,嘴角抽搐了一下,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非常后悔。

用剑的人正想去搜锤子男尸体上的宝物,听到这边的响声,立刻转头过来看。

趁着镇北卫还没来,林逸顺手将于子清身上的东西搜刮了一番,这也是一个土豪,贡献的战利品一点都不比钱小洞的少,林逸甚至觉得自己炼丹赚钱什么的都弱爆了,没事儿找找这种类似的家伙打打劫,收获好像更高一些。

“林大师!”赶来的镇北卫头目看到被破坏的几个阵法以及完全暴露出来的阵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恭敬的对林逸行礼问候之后,忍不住抹了把额头冒出来的冷汗。

多亏了有林逸出手,要不然这个阵基一旦出事,极北之岛会遭遇怎样的麻烦,那还真是很难说。

“你们马上通知上面,继续增派人手保护这里的阵基,同时找阵法师修复这里的阵法,所有可疑的人想要靠近这里,许你浮生若梦顾老三劝阻无效的情况下,杀无赦!”林逸没有和他们废话,直接下达了命令,然后把这里交给他们防御,自己追着风虎离开的方向电射而出。

至于于子清和蓝姨的尸体,林逸也交代他们好好安葬了事。

虽然这个时候可能已经来不及追到那只灵兽了,但沿着这个方向下去,或许还能有一些线索留下也说不定。

大刘忍不住轻声说了他一句。

“刚子,控制一点自己的情绪,你呼吸太大声了,我都听不到前面的动静。”

刚子郁闷不已。

连呼吸沉重大声一点都不行,感情他连呼吸都是错啊。

他敢怒不敢言,乖乖地调整自己的呼吸。

不多时,走在前方的齐修在前面停了下来,郁闷地说了一句。

“前面没路了。”

“什么?”

他们走得那么谨小慎微,提心吊胆,随时准备战斗,没想到走的是死胡同。

他们心里都忍不住在骂娘了。

刚子弱弱地说道:“齐队长,你说,这里所有的洞口,会不会都是死胡同啊?

不如,我们先撤退吧,回去再从长计议。”

大刘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胆小如鼠,任务没完成,你就想跑了。

你这样的人,要是被派到战场上,还不得当逃兵啊。”

齐修对他们说道:“肯定有路,只是我们选了一条错误的路而已,出去再挑一个洞口。”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