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太后皇后共一夫_一枪挑多女长孙皇后

七八十个乌黑的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金锋。

保险已开开,子弹已经上膛。

夏侯吉驰跟周皓在下一秒的时候随后赶到。

只听周皓大声应是,举起右臂猛然一挥,身后无数特勤举起武器又对准了金锋。

这些人虽然是天杀的人,但都是周皓的嫡系部队,对周皓更是言听计从。

金锋身后、陈林胜与汤晓蒙虽然早已被吓得六神无主,但却是义无反顾一左一右护住金锋,手中持枪直对夏玉周。

现场空气陡然凝结压实,似乎一点火星子冒起就能爆炸。

无数人在这一刻吓得魂不附体惊恐万状,对金锋充满了担忧。

这要是真开枪了,金锋,死了也就死了,绝对的就白死了。

只要夏玉周一声令下,金锋连同陈林胜跟汤晓蒙秒秒钟就会被打成马蜂窝。

面对着乌黑冰冷的枪口,面对死神逼迫在跟前的气息,金锋毫无半点惧色,一步迈出指着夏玉周狞声叫吼。

“夏玉周——”

那种想摸不敢摸,想放弃又万分舍不得样子就跟想偷吃冰激凌又怕被打的三岁小孩完全无二。

金锋顿时笑了起来。

抬手将夜明珠握在手里,轻轻一错一分为二,慎重的包起来放进包里。

足足过了三分钟,赵老先生的眼睛才从金锋的包包处恋恋不舍的收了回来,第四章太后皇后共一夫用力的甩甩脑袋发出深深的感慨。

“这玩意你这辈子都不要拿出来。”

“这是祸端!”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他妈放在以前,绝对的要杀个血流成河。”

金锋呵呵一笑漠然说道:“行。听你的。没事就放着。要是停电了我就拿出来当灯泡使。”

噗!嗤!哼!

赵老先生恨恨的恨着金锋,嘴里痛声骂道:“你就是个败家玩意。”

“暧,你再拿出来我再瞅瞅寻摸寻摸。”

“那不行。刚叫你上手,你自己怕了。现在想看。对不住。”

“给钱!”

袁步琉说着说着就怒火升腾,一脸义愤填膺的表情,恨不能马上将林逸五花大绑绳之以法!

洛星流冷着脸一言不发,林逸和天阵宗之间的恩怨纠葛,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而起其中涉及到很多天阵宗的黑料,要是从洛星流口中说出来,就真的是要和天阵宗撕破脸了!

所以袁步琉要求公开内情,洛星流真不能说……

从这点上来说,林逸是受委屈了,洛星流有些内疚,一时间又想不到什么好的方法来解决此事!

袁步琉心中窃喜,继续煽风点火火上浇油:“洛堂主珍惜人才是好事,但其实属下对司马逸这次的功劳,来 含住朕的龙脉同样有所疑虑!抛开和天阵宗的事情不谈,司马逸真的为我们人类立下那么大的功劳了么?”

“节点那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亲眼见识过,但想也知道,必然是有无数的黑暗魔兽一族高手在其中!”

“司马逸单枪匹马,能做成如此大事?或许有些可能,但要我来说的话,他死在里边才更符合常理吧?”

“结果司马逸不但自己毫发无损的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破天期的黑暗魔兽一族高手?!不是我想要怀疑什么,司马逸或许是真的司马逸,但他真的还是那个人类的司马逸么?确定没有变成黑暗魔兽一族的司马逸么?”

“是!”

农历一月的初春里面,司机把空调调到最大,车子才开出郭家老宅转入高速,郭启刚又是喊道:“停车!”

司机缓缓把车子停在匝道上。

“下车,全部人下车!”

司机和助手互相看了看,终于还是乖乖下车,离着车子十多米抽着烟。强制受孕皇后vs多位大臣

郭启刚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

“亨少,放人!”

对面的亨少稍微一诧异,才是说道:“刚哥,我们说好了先捉三天,再安排一场大戏,让您带队来救人,让您上演一场临危救侄的戏码,现在就把人放了,这戏太假了吧。”

郭启刚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们都小看了我家老爷子!”

亨少先是一愣,马上着急追问道:“郭老识破了!”

“你以为我们这点手段在澳岛能瞒得过他老人家吗!”

亨少那边是倒抽了一口冷气,他老爹跟他说过很多次,千万不要小看郭老的智慧,以前他还不信,现在他是信了!

只是这代价似乎有点大!

再见金锋抬枪举着自己,夏玉周身子巨颤,不顾一切的就往后面退,那样子要多害怕就有多害怕,要多恐惧就有多恐惧。

现场所有人任谁都没想到,金锋竟然会如此的刚烈,如此的……不怕死!

袁延涛眼球下的肌肉不住的抽搐抽动,脚底冒出一层层的冷汗,一眼不眨的盯着金锋,脚下却是悄然的挪动脚步。

“二!”

金锋一声虎吼,撕裂长空,在这宁静幽深的雷公山的初日清晨。

这一刻的金锋早已化作了一尊威猛凛凛的天神。太后和皇后用双龙头小说

这一刻周皓和夏侯吉驰仿佛又看见了在那南海之上金锋视死如归的画面。

现场众多特勤们在这一刻也是被金锋的暴虐吓得不轻。

千锤百炼的特勤们呼吸急促,紧紧死死的咬着牙关,放在扳机前的食指第一次出现了颤抖。

大战一触即发!

大战千钧一发!

双方箭在弦上,完全没有任何回旋婉转的余地!

金锋双眼暴睁,狰狞的面容化作来自地狱深渊的无常厉鬼!

“那两个女杀手的手尾断干净了?”

“您放心,陈修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这次我是透过第三方秘密下单,请的是焚天的人。”

“我查过,焚天的大总管刘宏达和陈修有仇,就算陈修查到两个女杀手是焚天的人,也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何寿亨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事必须烂到肚子里去,你知、我知,绝对不能有第三人知道。你回去和老婆睡觉的时候梦话都不能说,明白了没有!”

“明白!”

“嗯,去放人吧!”

……

第二天下午三点,陈修和何寿亨准时来到郭家。

陈修是第一次见到郭英冬的本尊,大唐开局干皇后来之前他看过郭英冬的相片,相片上郭英冬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家。

本尊和相片上的相貌并无差别,差别的只是气势!

气势这个东西不好说,但是他就是在那里一坐就有一股上位者的尊严在那里,让人感到有些窒息。

“你放心,我爸没有明言,也就是说这事情他不会追究。”

亨少那边是长舒了一口气:“行,我马上通知让人把郭子健送回去,保证一根汗毛都没伤着!”

“嗯。”

郭启刚那边是点头说道:“寿亨,这次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一定还!”

此时和郭启刚通电话的正是龙王——何寿亨!

何寿亨心里是想道:“特么的,你小子办事那么不稳,天衣无缝的计划,居然让郭老一吓唬就软了。这次要不是趁机凭着郭子健被绑架的事情,挑起郭启霖和陈修斗争,博取陈修的信任。老子打死不和这种猪头合作了!”

当下是说道:“刚哥,这是那里话,我们兄弟从小一条裤子穿到大,谁跟谁!”

“兄弟有心了,我这亲我一定还!”

何寿亨和郭启刚又哈拉了一阵,终于是挂断了电话,对着旁边的助理马冲说道:“放人吧。”

“是!”

“等等,回来!”

“老板,还有什么吩咐?”

金锋轻声说道:“爱月轩笔记原本原稿早就不见了。”

“就算找到原稿,那也是李莲英临死之前的口述。人都要死了。估计也记不住多少。”

“那有传闻说,当年溥仪也是因为东陵被盗,当时众多大佬收了孙殿英的贿赂装傻充愣不管不问……

“这事让溥仪大感心寒,一气之下就投了东瀛狗。”

“这事……”

“这事就是白扯蛋!”

金锋没好气打断了赵老先生的话:“当年你老爹也没少收人孙殿英的好东西。都是五折过后再五折。”

“如果真算起来,你老爹也有责任。”

“有句话怎么说的,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一句话噎得赵老先生频繁白眼,弯曲的手指对着金锋恨着指着。

“话说孙殿英从乾隆慈禧墓里盗了那么多宝贝,他就没给自己留点镇国级的?”

这个问题,金锋还真不好回答。

孙殿英在后来被抓了俘虏,这厮又常年吃鸭屁烟,没多久在战俘营就挂了。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