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睡完我不理我了_被好几个领导不戴套

“啊?什么?林逸可以给我治疗?真的假的?”太上长老一愣,有些激动的道:“瑶瑶,林少侠肯出手么?”

“我都说了,我和林逸的关系,不是那么简单,我去求他,他肯定会出手的。”楚梦瑶笑了笑,其实,这些事情都不用楚梦瑶开口,林逸就已经答应了,林逸,是很了解大小姐的,不是么?

“那真是太好了,也就是说,我还是有机会冲击天阶后期巅峰实力大圆满的?”太上长老犹豫了一下问道。

“不错。”楚梦瑶点了点头,道:“太上长老,这件事情,其实也告诉您了一个道理,有时候,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当初,您瞧不起我,但是呢?您瞧不起林逸,然后呢?”

之前的那个弟子,已经将客房准备妥当,林逸则是暂时先住了进去!刚才催发武技,让林逸用尽了身体里所有的体力真气,所以林逸要休息一会儿才行。

楚梦瑶也没有再去打扰林逸,而是转身准备去处理一下暗夜宫接下来的事情,她准备召开一个全宫会议,安抚一下暗夜宫那些弟子,毕竟之前的事情,对这些人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一转身,楚梦瑶就看到了一路小跑过来的太上长老,不由得愣了愣:“太上长老,您有伤在身,这跑什么啊!领导睡完我不理我了”

虽然楚梦瑶对于太上长老这种见风使舵的性格有些不喜,但是毕竟太上长老认可了林逸,以后和林逸联系,也不用看着太上长老的脸色了。

“瑶瑶啊,林少侠休息了?”太上长老小心的问道。

“恩,他昨晚连夜赶过来的,然后还迎接了这么一场恶战,自然累了,要休息一下。”楚梦瑶自然不会说林逸的体力真气用尽了,才会休息,而是将情况推给了连夜赶路。

“哦……”太上长老也没有多问,她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真正的目的不是这个:“瑶瑶,你看,你和林少侠的订婚仪式,什么时候举办一下?”

“真的?!”陈梦忍不住叫了一声,随后又捂住了嘴巴,如果让外面的周丹萍知道了她还藏着压岁钱,别说以后买那些了,就是这半年都没零花钱了。

“那可说好了,不准反悔!”陈梦生怕陈楚反悔了,急急忙的说道,然后伸出白嫩嫩的小拇指。

陈楚和陈梦拉了一下钩,陈梦这才满意下来,她知道陈楚一向是说话算数的。

中午饭,周丹萍做的很是丰盛,甚至比起过年时,都还要丰盛几分,就是这样,都还生怕做的不够,毕竟这可是陈楚,第一次离开陈家,离开她身边。

陈国华今天也早早走了回来,一家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中间的时候,陈国华对着陈楚说道,“到了那边,有什么事,给家里打电话,生活费不够,你在那边办一张卡,会计女会不会跟老板睡这边给你打过去!”

“对,去了先办一张银行卡!”周丹萍也对着陈楚说道。

陈楚无奈应了一声,他没法说出来,这几天时间来,他虽然赚的不太多,不过在安阳这个小地方,绝对不算少了!

上线将近一个星期,“我的世界”在各个游戏论坛、网站的销量,开始缓慢上升,尤其是“口碑”效应开始出现。

而这个时候,整个沙盒游戏组,都完全被“我的世界”霸屏,安德里看着里面简直跟嗨了药一样的用户,各种吹捧,“全世界最好的游戏”“错过遗憾一生的游戏”“后半辈子的希望”!

看到这些用户的发言,安德里一阵无奈,尤其是其中一个用户,更是直接用清尘脱俗的话,表达了对这款游戏的喜爱,“终于找到和女朋友分开的理由,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玩这款游戏!”

看着这名叫用户的发言,安德里一阵失神,他认识这个用户,也是一个资深玩家,可安德里从来没见过他这种情况。

看着已经被置顶在沙盒组的“我的世界”,安德里犹豫了一下,还是想要尝试一下,看看到底是徒有虚名,还真是有神作出现。

下载游戏很快,这让安德里有些惊讶,他本以为是新公司,没想到优化做的还不错。领导调走了还想睡我

随后是付款,然后验证,进入游戏,看到简陋的画面时,安德里不由一阵失望,跟现在的主流游戏相比,这个画面,实在是太简陋了。

沙盒游戏发展到现在,虽然还没有成为主流,不过一些延伸游戏,比如“模拟人生”这种游戏的出现,还是在全世界掀起一阵浪潮。

这个时候萧元就骑着马进了门。

他带着人急急忙忙跑到余有才家。

安宁在看到萧元的那一瞬间,手上一个用力,就直接了结了余有才的性命。

萧茵蹲在一旁颇为无奈。

她嘴里啧啧有声:“哎呀,姓余的呀,你若是没有碰到我们,说不定还能闹出大动静呢,许是能占领几个府城,可惜啊,你碰到了我爹和我娘,叫我爹娘给钓鱼执法了。”

萧艺轻声问萧茵:“妹妹,什么是钓鱼执法。”

萧茵摆摆手:“一时半会儿讲不清楚,不过咱爹娘这就是钓鱼执法。”

萧艺表示还是不太明白。

安宁本来一脸的肃杀,手上动作麻利的把余有才给杀了。

她为什么要打给阿郎。

莫得他和这样的事情就没有关系的,面前的女子她到底在做些什么!

莫从一连串的攻击下,短发女子终于道出了实情,“其实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我把这所有的事情全部现在陷害阿郎,谁让他之前把酒吧的内幕全部说了出去,男老板和女员工睡觉觉了而我曾经也是那游戏的一个被害人。”

女子说法很快的引起了莫从疑虑

“难道你没有被他们杀死或者是被他们给逼疯了?”

短发女子摇了摇头,“没有的,因为,因为我是一名心理师,他们根本就不不会把我给怎么样的,最终他们还是需要我们这样的人来继续的帮他们得到很多大人物的信任。”

原来有的时候钱能成就一切,有的时候钱却能毁了一切。

莫从打给了阿郎,阿郎此时已经被江南雨带到了新的血池之中。

这血池刚刚被弄好,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的血。

江南雨把阿郎推到了里面。

对他大声的吼着:“我这个人对叛徒向来都没有那么友好的。”

安宁起身:“伯母,我是裴安宁。”

“安宁啊。”钟六妹笑的更和气了:“这名字好听也好记,安宁,我记住了。”

她过去拉安宁的手:“怪不得我们家元子非说你呢,真是长的俊啊,瞧这模样,这身条,让人挑不出一点不好来。陪领导戴套不”

“您过奖了。”安宁脸上带着特别适度的笑,带着几分礼貌,也带着一些疏离。

“你看这家里,元子他们兄弟三个,我也没个闺女,就想着有个闺女能帮我搭把手,可巧你就来了,既然来了,咱也别闲着,一会儿你去厨房帮我烧火做饭吧。”

钟六妹那就是故意的。

她就气萧元给安宁买那么贵的衣服,却不知道给她这个当娘的买一件,另外也是看不惯安宁那轻手拿脚的作派,就想着为难她,想着安宁年轻抹不开面子,一会儿硬是把她支到厨房烧火,让她熏的脸上一片黑灰,把她弄的狼狈一点,看她还怎么体面。

萧元看了钟六妹一眼没说话。

钟六妹本就是个没什么脑子的,就她那点脑子还支使安宁,不是萧元小看她,实在是她没那个能耐。

钟六妹不言语了,安宁还在那说呢:“大哥这对象要是成了,以后就是大嫂了,那是咱们家的长媳,在古代,那就是宗妇了,宗妇嘛,就得有宗妇的样子,不管什么事都得起带头作用,您说是吧,我们萧元是老三,上头两个哥哥呢,我们万事都不能越过去,表现勤快,那得先紧着大嫂来,我们小的跟着就成,大嫂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可不敢抢了她的风头。”

钟六妹都快给气死了。

她心里早把安宁骂了八百遍了,心里话,裴家的闺女果然要不得的。

心里骂归骂,她面上不敢怎么着,更不敢让安宁去厨房烧火做饭了。

这姑娘实在太厉害了,她才说了一句,人家就有八百句等着呢,而且人家也不气,笑眯眯的软刀子就给扎了过来,一句句的还说的入情入理,让你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这再要说下去,气死的就得是她这个当婆婆的了。

“哎呀,你个年轻没干过啥活,还是算了吧,你坐着,我去厨房看看。”

钟六妹勉强笑着起身,几乎是小跑着出去。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