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队 全文阅读_第五部队全文免费阅读

樊嫣没有拒绝,结果水杯后,却也没有当即便喝。

李凌看着樊嫣的样子,不由得说道:“你说说你,一个大姑娘家的,就不能留点力气,那么拼干什么。”

樊嫣摆摆手,说道:“你不懂。”并没有和两人解释着什么。

李凌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鼻子,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他只好看向叶君泽,眼神当中充满了求助的意思。

叶君泽回以他一个更加无奈的眼神,同时耸了耸肩,就像是在说,别看我,我也不懂。

而好在,又有着一阵突然传来的招呼声,打破了两人此时的尴尬境地。

“叶君泽,李凌,哎,还有樊嫣,你们都出来了吗。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一声充满了惊喜的声音传到了三人的耳朵里。

三人闻言,立马转头看向传出声音的地方。

一群人狂喊推着一架病床就冲了进来。

“医生呢,医生呢,救命啊,救命啊……”

一群人在呼喊。

许阳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那个患者,呼吸渐渐粗重了起来,神情也渐渐恍惚了起来。他不是没有治过急症,但那些都算不上重症,真正重症垂死病人,他只见过两次。

第一次就是他为了救人而被开除的那次,另外一次就是现在!

这个患者面色青惨,第五部队 全文阅读如同恶鬼。他的嘴唇、指甲皆爬满了青紫色。他浑身大汗,止不住的汗水从体内不停流出。

他拼命喘气,可怎么喘都喘不过来。他用手痛苦地捂着胸口,仿佛要隔着胸膛要把自己的心脏抓碎一般。

他神情狰狞、痛苦、恐怖。仿佛有一头恶鬼钻进了他的身体,才让他变成如此狰狞可怕,才让他有了如此不似人间的地狱之象。

许阳看着他,自己的呼吸都在一瞬之间停滞了。

“医生来了,来了。”又有人呼喊。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快速跑了过来,开始询问起了情况,做起了急诊。

急性心梗在中医里属于真心痛的范畴,《内经》上说,这种病朝发夕死。

几个接诊的医生都是脸色一变。

“遭了,是急性心梗,一看就知道是重症,不会完全梗死了吧,要不马上带患者去检查?”一个稍年轻的医生问另外一个医生。

另外一个医生年纪稍长,他骂道:“检个屁!快去请中医来。”

“啊?”那年轻医生一愣。

年纪稍长的喝骂道:“愣着干嘛,快去请中医科李可主任来,快去呀!”

“哦哦哦!”年轻医生急匆匆跑走。

县医院里在这一刻竟然出现了荒唐到近乎诡异的一幕,对付急性心梗这种最典型的危急重症。

在这样一家综合性的医院里,尤其面对的还是这位心梗垂死的病人,这两个西医居然在第一时间去呼叫中医来抢救。

这在全国任何一家综合性医院里,第五部队小说免费都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自民国后,近百年来,何时轮到中医急救了?

而在这里,却真实地发生了。

“你师父去弄的,我也不知道。”林老头说道。

“这样啊……”林逸点了点头,倒是也没有多想,既然自己的师父能够弄来,那自己应该也没有问题吧?而且,林逸手中有雪谷开派祖师使用的天阶兵器,雪谷就算再不想换,也能和自己交换。

只是,用一把天阶兵器换取一株灵药是不是有点儿太亏了呢?林逸想想是不是应该多从雪谷那儿弄来点儿东西呢?

“小逸,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雪谷,如果你想去,最好和楚梦瑶她们商量一下。”林老头提醒了一句。

“哦,好的。”林逸也没有在意,还以为林老头的意思是自己走了就没有人保护她们了呢。

挂断了电话,林逸喜忧参半,喜的是,可以暂时缓释王心妍的情况,忧的是,现在的办法治标不治本,玉佩才是终极解决方案,但是制造玉佩的人又不在这个星球上……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样?有没有办法?”楚梦瑶看到林逸从房间里走出来,连忙问道。

“有办法,不过,我需要出门一趟去求药。”林逸为了不让众人担心,也就暂时隐瞒了玉佩的事情,只是道:“老头子当初配制的药剂和我的差不多,小说第五部队区别就在于那株灵药,我准备这几天去将灵药弄来,这样心妍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一大半了。”

“喔?箭牌哥,你是要回西星山村么?”陈雨舒问道。

樊嫣闻言,马上摆了摆手,丝毫不顾及形象的大口喘息着,“别提了,可把我累坏了。”

那样子,就像是如果不是因为周围还有其他人的话,樊嫣就会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李凌见状,马上说道:“别急,慢点说。”

樊嫣闻言,摆了摆手,说道:“没关系,就是刚开始有些不熟悉,吃了些亏而已,后来适应过来就好多了,现在先让我歇会。”

两人见状,对视了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李凌却转身不知道向着什么地方走去。

没一会,李凌便再次折返了回来,只是这次他的手上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带了几杯水过来。

将手中的水杯递给樊嫣,李凌说道:“喝吧。放心,干净的,我可什么都没动过。”

樊嫣闻言,俏脸有些微红,第五部队2免费阅读但还是接过了水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将整杯水一饮而尽后,樊嫣这才擦了擦嘴,有些回过气的样子,说道:“谢谢谢谢,这会才算是好些了。”

“不够还有。”李凌说着,再次将手中的水杯递给了樊嫣。

方寒组织着语言,大概把情况说了一下,道:“你母亲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想要治好她的病,首先要唤起她的希望,要不然,吃再多药,花再多钱也无济于事。”

“畜生!”

男人突然起身,对着儿子就是一个巴掌。

“啪!”

清脆的声音在诊室响起,青年被打的一个趔趄,差点从椅子上栽倒,下意识就站起身.......

“怎么,你还打算打我吗?”

李凌得到叶君泽的回答,不由得啧啧赞叹了起来。

只听见李凌说道:“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类,你该不会是一个有着人类身体的怪物吧。”

叶君泽闻言,有些气笑的说道:“说什么呢,你才是怪物。”

李凌摆摆手,马上说道:“这也不怪我这样想啊,你看你这家伙,来了我们道法系也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每次有什么事情,第五特殊部队 獠牙都是你这家伙第一个出来的,真是让人很难去不怀疑啊。”

叶君泽闻言,只好无奈的答道:“可能只是运气好吧。”

李凌自然又是一番啧啧称奇,说道:“运气好,好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你这连续很多次,这运气怕不是一般的好啊。”

可是没想到李凌这样说完后,叶君泽还深有所感的点了点头。

然后叶君泽便有些自卖自夸嫌疑的说道:“当然了,这与我强大的实力以及优秀的智慧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嗯,听你这话说完,你强不强大,我不知道,但是你这脸皮的厚度,一定是这个。”说着,李凌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而且很多时候人身体上的病症都是因为精神和心理因素造成的。

一个人倘若自己都不想活了,那么他的身体其实就会配合,各种病症就会接踵而至,一个人倘若自己乐观,病魔往往也会远离。

用更为科学一些的方式解释,人的免疫系统和一个人的心情精神状态是息息相关的,精神状态好,心态好,免疫力往往就强,心态不好,精神不好,免疫力往往就差。

方寒没有再询问男人,而是看向女人。

“来,您靠前一点,我先摸个脉!”

女人急忙起身,叶开帮忙把椅子向前挪了挪,女人重新坐下,然后伸出手,把手腕放在脉枕上。

方寒一边摸脉,一边问:“您是什么情况,哪儿不舒服?”

“头晕,头疼,全身无力,没胃口,心口疼.......”

女人说着自己的症状,症状不少。

男人急忙道:“我妻子病了有一阵子了,差不多三个月了,我父亲的葬礼过后不久就病了,看过好多家医院,看过不少医生,吃药、打吊瓶,就是没什么起色,这才想着来省城看看中医,还没挂到号.......”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