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冷漠 寄养在男主家_女主寄养在男主家 军人

如果面前的人不是女的,曲洺生大概就动手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易怒,且好斗。

但……

曲二公子绅士有教养,昔日的秦大少爷可就未必了。

秦非同直接伸手,一把就掐住了苏茶的脖子,冷笑道:“八方围观欢呼?来,你欢呼一个我看看。”

他手上力道极大,苏茶被掐得呼吸都困难,更别提欢呼了。

苏母这时带着人匆匆跑过来,连忙从秦非同手中把人给救了下来。

她呵斥苏茶:“说了让你不要去招惹他,你是不是没有耳朵的!”

秦非同不比曲洺生,他没有良好的修养,更别提绅士风度。

他是从地狱爬出来的人,于他来说——不顺眼的,随手可以摧毁。

有人在旁边护着了,苏茶不知收敛,反而跺着脚撒娇:“妈,我是来找洺生哥的,你干嘛骂我?”

苏母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又转过去对曲洺生说:“洺生,你爸妈来了,正找你,你先过去看看吧。”

可照片里,却也有她不熟悉的东西——是一个人的背影。

说不熟悉,分明又看着很眼熟。

眼熟到……让她不敢往下猜,心口一阵阵地发凉、发颤。

随着照片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句话:你最在意的人,女主冷漠 寄养在男主家早就知道了真相,今晚之后,你就是最大的傻瓜。

秦之意的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按住。

紧咬着牙关,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自己最在意的人,是曲洺生、秦非同、秦之政还有昏迷不醒的秦致远。

自己没能查清楚的真相,顾一念绝对查不到,一定是有人透露给她,让她来刺激自己的。

但,曲洺生和秦非同的能力都在自己之上,他们能查到,不足为奇。

秦之政应该也是不知道的,至于秦致远……

想到这个人,秦之意就有种正在坠往深渊的错觉。

照片里的那个背影,实在是太像秦致远了。

李寒烟咬了咬嘴唇,讪讪一笑,尴尬道:“那个,我还以为是一辈子100万,如果是一年100万的话,那,确实很多了。”

说完这话,李寒烟忍不住再次羡慕起了童蔓蔓。

这个大凶的小姑娘,运气是真的好,先从陈放手里拿到了几十万的香奈儿包包,又在半岛酒店的豪华江景房里吃好住好,眼下,陈放居然还给她开出了每年100万的生活费……

再想想自己家那口子,对比之下,李寒烟难免一阵心累和惆怅。

忽然有些怀疑起了自己当初结婚,到底是不是个正确的抉择了。

就在这时,男主是孤儿女主是千金李寒烟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童蔓蔓提醒道:“寒烟姐,你手机响了。”

“我知道。”李寒烟忙从包里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电话,“喂?刘姐,你怎么打电话来了?”

“寒烟,你现在和家俊在一起吗?”对面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这是李寒烟老家的一个亲戚,现在也在沪上发展,平时两家人偶尔有联系。

金锋嘴角一瞥,轻哼一声,冷冷抛出一句话,便自不再理睬王晓歆。

“王大处长,你想多了。”

“他们这窝废物,还不配我上手。”

王晓歆顿时气结。

这边的夏玉周把雷竹拐杖里里外外翻了一个遍,愣没把遗嘱给找出来。不由得慌了,也更急了。

曹养肇、鲍国星跟许春祥同时伸手,异口同声的叫道:“我来。”

四只手各自握住雷竹拐杖,奋力的往自己身边扯,丑态毕露,令人恶心。

夏玉周奋力的将三个人推了一把,雷竹交在夏侯吉驰手里大声说道:“吉驰,你来找。”

“你一定开得开。”

夏侯吉驰颤抖的接过雷竹左右一摸索,上下细看一番,黯然摇头。

夏玉周又把雷竹抢过来翻来覆去看了一番,一狠心的将雷竹递给罗挺。

夏家嫡系中,论考古挖墓非曹养肇不可,但论看东西,自然非罗挺莫属。

夏玉周的本领那是绝对的超一流的,男主是军人女主是医生但很早就入了仕途,这些年来一些绝活技术早已退化。

“猫小妹,你说这次小主人要多久才能出来,感觉进去好久了呢!”以往就算小主人闭关,也进去半天就出来了,这次有好几天了吧!突然感觉有些不适了。

放心好了,小主人没有出问题,可能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有些难吧!没有想到小小的一个天网架构居然用了小主人这样久的时间,这可不像那个效率惊人的小主人啊!

猫小妹为什么我觉得你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你说你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或者说打坏主意的想法。

“狗子,我在你那里,就是这样不堪吗?”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你在我这里印像会很好吗?”笑话,虽然我平时不说,但不代表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只是平时没有和你计较罢了。

我说你们两个还真是闲得无聊啊!我随时出来都能遇到你们吵架,有这时间为什么不去做做菜,增加一些厨道方面的经验。

见到凡杨出来,猫小妹眼前一亮,高兴的说道:小主人,我们这几天可没有闲着,我们也达到了皇境厨道的境界了,所以才会这样闲啊!要知道可不只你一个人努力,我们也在努力的,虽然我们现在做出来的东西没有办法和小主人比,但是比协会的那些人可是强太多了。

曲洺生本来就不想理他们母女,女主寄养在男主家住闻言直接扭头就走了,连多一眼都没有看苏茶。

苏母这时又对着秦非同,笑了笑,“秦总,不好意思啊,小女平时在家里被宠坏了,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秦总多包涵。”

秦非同:“包涵不了。”

苏母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就僵了。

自己都这般好声好气了,他还一副拽上天的样子,丝毫不给面子,真当他们苏家好欺负么?

“秦非同,你离开临平城这么多年了,你真以为,刚回来就能呼风唤雨?”

“我可从来没这么以为,倒是苏夫人,是不是忘了自己家也离开临平城很多年了?”

他刚回来不能呼风唤雨,苏家就可以了么?

苏母冷笑,“我们不一样,有的是人想要跟我们苏家合作,但是你——临平城的人恐怕避都来不及吧?”

“我需要跟他们合作吗?”秦非同满不在乎地扬眉,笑得讽刺:“临平城三大家族,曲家、贺家、容家,我搞定他们就行了,剩下的我都留给苏夫人,你看着选,高兴就好。”

如果龟山景洪注意到这个碎片的话,自然不会将其当成一回事,随手一下便可以打开,可是,他刚刚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苏锐的身上,又怎么会知道,类似寄养在男主家的小说对方在逃跑的时候,居然会把手雷塞进一个人的嘴巴里面!

手雷的碎片让他的手开始流血了,那一丝血痕距离致命的伤害差的太远了,但是却让龟山景洪的心里面被开了一个大口子!

龟山景洪从出道以来就是别人眼睛里面的武学天才,从来没有一人能够让他吃这么大的亏,在后来成为一代宗师之后,更不可能遭受过如此的屈辱了!

一身鲜血,手背破了个口子,两条腿中间的要害还在不断地散发着疼痛感。

龟山景洪已经彻底失去理智了!

他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怒火冲天的站在那儿,望着苏锐。

此时的苏锐也已经停下了脚步,和龟山景洪之间大概拉开了二十米的距离,他也在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过去的几分钟,对于苏锐来说,根本算不上是逃亡,而是战略性的转移——看看这满地的尸体和鲜血就知道了!

“明明小主人你占先手了,为什么还会这样,真搞不懂。”

因为我就算占了先手,也要让他们觉得我没有占便宜,得努力挣扎一下才行,他们看的也是这个,如果看不到这个,就会怀疑到我了,这些人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看来我还是玩不过这些老家伙啊!

一点都不给我留路,别让我知道是谁在算计,到时如果落到我手里,看我怎么收拾他,这样算计一个孩子,他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小主人,我觉得这样的人,不会有良心这种奢侈的东西,这些个老家伙,比我还黑,所以你还是别骂了,没有用的。

只是真的有小主人说的那样神奇吗?我总觉得他们好像没有这样多的想法,只是单纯的想要这样做罢了,而不是想像中的那样算计到后面的事。

你的意思是说,我高看他们了,不可能,以万年计算能布局的人,不可能这样肤潜,不过也有可能,就看他断不断我网上消息,也许是我自己想太多了也不一定。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