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穿天才婴儿小公主_穿越之银发紫眸的女婴

“好,好……”内斯坦脑门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终于,在四分钟之后,他说道:“我想起来了,我知道穆萨坎亚经常去什么地方!只要去那里,就一定能够碰见他!”

“什么地方?快说。”苏锐淡淡回答。

“是莫妮卡会所。”内斯坦说道,“这是首都多马纳齐区域内最高端的会所了,纸醉金迷,一般的人都进不去,我也偶尔在朋友的带领下才进去过几次。”

“这是什么地方?唱歌的?”苏锐问道。

“可以唱歌,可以会客,当然,也可以做那种事情。”内斯坦做了一个挺下流的手势。

在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先前因为坠楼而无神的眼睛终于勉强恢复了些许神采。

苏锐清晰的注意到了他的神情,而后嘲讽的说道:“看来,你在那个莫妮卡会所里面还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呢。”

而这个内斯坦却丝毫不以为耻:“那里的姑娘,是首都多马纳齐甚至是整个普勒尼亚中最漂亮的!相信我,先生,你只要去了,就会终身难忘!”

这两年一直在国外,哪有心思关心这些?

看着陈安和默然不语,胎穿天才婴儿小公主苏浅漓一下就明白了,冷哼一声,故作生气道:

“陈哥,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这两年一直记得你,你竟然转头就把我给忘了。”

陈安和尴尬道:

“忘倒是没忘,只不过没想过你会这么早回国,而且我前面一直在国外,收不到太多国内讯息。”

“不过你怎么会在这?”

苏浅漓道:“我近来要录新歌,就到处采风,然后就来这咯。”

陈安和笑道:

“真是没想到,前两年还蜗居在一个地下室的训练生,现在都成为一个大明星了,只是可惜当年太天真,没有拍照留恋。”

“不然我也应该能蹭一波你的流量。”

苏浅漓咯咯一笑。

“那你可是亏大了,我现在的名气可不小了。”

就在两人相谈甚欢的时候,外面突然涌过来一大批人。

这群人环视四周,朝苏浅漓走了过来。

当演唱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林逸也没有赶夜路,而是和许诗涵、程依依一起,住在了孤儿院,不过程依依明显的想要回东海市去,异能女杀手胎穿婴儿从体育馆返回宿舍楼的途中,程依依几次都想劝许诗涵离开。

“小涵,要不我们回东海市吧?在这里住的有些不习惯?”程依依最后一次不甘心的劝道。

“不会去了吧?我挺累的,你也是吧?”许诗涵不明白程依依为什么执意要走:“而且,我刚刚和妈妈团聚,不想这么早离开。”

“这样啊……”程依依有些失望。

林逸却是别有深意的看了程依依一眼,程依依吓了一跳,连忙闭上了嘴巴,不过林逸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和她们一起上了楼去。

走到了宿舍的门口,程依依看到许诗涵走向了老院长的房间,显然许诗涵晚上要和老院长住在一起的,连忙说道:“小涵,晚上咱们一起睡吧?”

“依依?你今天怎么了?”许诗涵有些古怪的看着程依依:“在东海市的时候,我们不是每天都住在一起么?我今天和妈妈一起睡,还不行?”

在上车去继续回访剩下的人之前,随行的记者很会抓时机地问道:“上官小姐,你刚刚明明已经知道了那瓶白玉露有问题,穿越到婴儿公主的漫画为什么还敢把它抹在你自己的脸上,而且还喝了一口下去,能方便透露一下是什么原因让你如此自信,不怕对你自己造成伤害吗?”

这显然是一个相当及时的好问题,还在关注这场直播的人都眨巴着眼睛、竖起了耳朵,因为他们同样想知道这个答案。

“因为白玉露是我们诚民药业生产的,更因为我对我们华夏数千年的中医底蕴有信心。”上官清梦回答了,甚至很自豪地说道:“在我们推出广告时就说过了,白玉露的药方不是最新研发出来的,而是传承了上千年的古方。”

“所以它所需要的每一味药材,还有每一味药材的投放比例和顺序,都是由我们华夏的中医先辈们经历过无数次改良和反复实验而成,已经不能再多什么,也不能再少什么,否则都会在十二个时辰,也就是二十四小时之后彻底失去药效,就跟自来水一样,不会再对人的身体健康产生任何影响。”

“所以,我也趁此机会在这里奉劝那些对白玉露还存有歪心眼的人,你们可以用这种低劣的手段来败坏我们诚民药业的名声,但别想侮辱了先贤们的智慧结晶,因为你们还不配!”

这可是十五层楼,就这么呈自由落体向下面坠去,妥妥的摔成肉酱啊!

此时根本容不得内斯坦考虑太多,女主胎穿隐世家族天才他感受到劲风迎面扑来,地面上的光影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难道……难道就要这样死掉了吗?

内斯坦紧紧的闭着眼睛,他似乎无法忍受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疼痛!

似乎也就是两秒钟的时间,可是,却漫长的像是经历了一整个世纪!

内斯坦正在猛烈下坠呢,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骤然一停!

是的,他感觉到自己的脚踝处传来了一股拉力!

似乎有一根绳子拴在自己的脚踝上!

被这么一顿,倒挂着的内斯坦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随后小腹一松,一股热流汹涌而出,竟然尿了裤子!

好歹也是堂堂的警长,此时的这种表现,也太丢人了!

苏锐站在十五楼的窗户旁边,他的手里握着四棱军刺的手柄,一根细细的黑色绳索连接在他和内斯坦之间。

“上来吧。”

八岁时候的李安根本不懂什么叫感情。

只知道她长得漂亮而且还能弹出来好听的音乐,所以在开学晚会结束后,李安就喜欢上了这个像仙女儿一样慕婉儿。

那时候电视机中热播的是老套的偶像校园剧,男主角每天都会接送女主角上学放学。

李安竟也学着男主人公的模样,每天放学都会说:“我送你回家吧。”

可能慕婉儿也对李安这个帅小伙子有感觉吧,也可能七岁的她并不懂得拒绝,所以就让李安送了七八次。胎穿千年唯一公主

七八次后,慕婉儿的妈妈看每次放学回家慕婉儿都跟李安在一起,便把李安叫进屋里坐了坐,还给了他一些零食。

李安到了她的家中后,发现她家中放着一排排的奖牌和奖杯。

有市里的,有省里的甚至还有国家的,全都是她弹奏钢琴得来的奖项!

李安感觉她特别厉害,也更加喜欢她了。

后来回家后,李安趴在妈妈背上问妈妈:“如果喜欢一个人该怎么办呢?”

妈妈开玩笑般告诉李安说:“如果喜欢一个人,你就给她叠一千张小纸鹤,”

然后整个人躺在了里面。

感受就两个字。

舒服!

温泉的水质很软,浸没在身上就像缎子,很光滑,让人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没一会。

董林涴等人就穿着泳衣泳裤过来了。

虽然隔着水雾,但陈安和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们曼妙的身材,玲珑有致。

董林涴穿着一件保守的连体泳衣,个人高挑,腰肢纤细,尤其是一条大长腿,紧绷有力,让人不由的浮想联翩。

不过。

她还是比不过旁边的罗川兰。

罗川兰今年正好二十七岁,一个女人最有魅力的年龄。

她的穿着很大胆,一袭黑色比基尼,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展现,高耸的大白兔,更是让她气场十足。

她一到场,瞬间就把其他人给比了下去。

争奇斗艳,不外是也。

陈安和老实的飘在池子里,目不转睛的欣赏着。

因为是包了一整个池子,她们把头发一盘,很随便的就下了水,然后飘在水中,一点点的朝高温区移动。

看着这群人,苏浅漓对着陈安和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道:“陈哥不好意思,我的团队来了,今天不能跟你叙旧了,我先过去了。”

“下次再找你聊!”

“好。”陈安和点点头。

苏浅漓小跑几步,去到了她的团队身边。

不过不知那领头说了什么,苏浅漓眉头一皱,脸色不是很好,但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妥协,垂头叹气的上了车。

望着双方争执这一幕,陈安和低声道:“看来她在娱乐圈混的也没那么好。”

他回过头,继续在山庄里面闲逛起来,不过这次没有再遇到什么熟人,走了一通后,直接去了山庄的一号温泉池。

董林涴她们还没来。

他去领了套免费用品,冲了一下身子,换上那条塞兜里的泳裤,披着浴巾到了温泉池边。

空气中散溢着一股淡淡的硫磺味。

他伸出手,摸了摸水温,差不多有三十几度。

水温很合适,他先把脚放进池边,慢慢的将身子浸没在泉水池中,再缓缓移动身子,从低温区逐步移向中温区。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