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穿成很受宠的嫡公主_皇后生下唯一的小萌团

“何方邪祟,竟然擅闯我南洲领地,想要和我灵兽一族开战不成?”鬼东西此刻的声音并不像他平时那么随意,而是带着无与伦比的恐怖威压,俨然一派顶级长老的霸道气质。

突如其来被这么一道强大的神识锁定,原本还在暴怒发飙的西山老宗顿时吓了一大跳,招惹到灵兽一族的顶级存在,这是他预想中最糟糕的事情,即便是他这样的邪修巨头,也不敢公然叫板灵兽一族,何况这里还是对方的大本营。

“吾乃西山老宗,冒昧打扰还请见谅,本宗并无意冒犯灵兽一族,只是为了追捕一个杀我亲传弟子的人类修炼者而来,还请阁下能够行个方便。”西山老宗顿时不敢再放肆破坏了,当即客客气气的回应道。

从头到尾,西山老宗都丝毫没有怀疑对方的实力,毕竟对方神识之精粹强大甚至还远在他自己之上,实力自然可想而知,邪修巨头也终究还是人,他可不敢冒然招惹这么惊悚恐怖的存在,这里可是灵兽一族的地盘。

“要是没有光源照射,他根本就不会发光。这是常理。”

金锋半垂眼皮轻哼出声:“刚才你摸的时候,有没有温度?”

这话出来,赵老先生身子大震,整个人都呆了,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李莲英侄儿李成武在爱月轩笔记里没那颗夜明珠的记载。你倒是说说这是这么回事?”

过了好半天功夫,赵老先生这才恢复了神志。向金锋询问起这个最重要的问题。

这个问题可是很多专家大师们一直纠葛纠结的谜团,也是慈禧陪葬品的一大迷案。到现在也是争议不休。

爱月轩笔记是李成武根据李莲英的口述而作,对于慈禧陪葬品的具体数量和数目都有精确的记载和记录。

毕竟李莲英是慈禧身边最宠信的太监,慈禧挂了之后也是他事无巨细的一手操办。

因此,他所记录的东西准确性还是很高的。

这一点通过清宫档案清史稿清实录以及溥仪的回忆录中有关慈禧陪葬品和被盗以后清点物品记录清单对比,胎穿成很受宠的嫡公主可信度极高。

赵老先生愤恨扯掉墨镜,对着金锋恨了又恨,最终还是一声长叹,揪着自己的心口痛骂金锋惹祸精,怎么就把这种奇珍异宝都给找了出来。

骂骂咧咧半响,赵老先生倒也对那珠子没了念想。

“这是萤石还是夜明珠?”

终于赵老先生忍不住问起了这个问题。

说白了,如果是萤石的话,那还真不值几个钱。就算是慈禧的含口珠,也就那个样。

如果是夜明珠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盗陵案中,将这颗夜明珠估价为1080万两白银,合计当年的700万刀郎。

这个恐怖的天文数字换做现在,不敢想象。

金锋瘪瘪嘴呵呵一笑:“萤石在清代就有开采的记录。乾隆的八千方印玺中,还有几方是紫萤石和黄萤石的印玺。”

“要是这是夜明珠的话,那乾隆不是暴殄天物?”

对于金锋的解释赵老先生并不认同:“少诓我。我可是学的地质出身。地质博士那是我第一个拿的头衔。”

在林逸这种识货人的眼里。这些腥臭的沼泥可是真真正正的宝贝,价值绝不在那些天材地宝之下,只不过使用的时候造型比较别致一点而已。

“你小子倒是不嫌脏。穿越最小嫡公主”鬼东西怪笑一声,提醒道:“这种泥沼地到处都有。你如果想要随时都可以装回去,不过现在还是逃命要紧,虽然没办法直接用神识锁定,但那个邪修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这次如果再被他追上来。那连我也帮不上忙了。”

“多谢前辈提醒。”林逸心中凛然,后方的动静越来越近,西山老宗分明是一路碾压摧残过来了,二话不说当即拔腿就跑。

此刻从高空看去,以森林湖泊为中心,可以分明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原始森林在被迅速摧毁,西山老宗这是在四面八方无差别攻击,然而即便如此,其速度却愣是比林逸的超蝴蝶微步还要快得多,开山期邪修巨头发起飙来。果真是非同小可。

这里毕竟是灵兽一族的地盘,西山老宗本不想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强龙不压地头蛇,真要惹怒灵兽一族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但为了找出林逸,他这是已经不计代价了,哪怕因此失去炼制王牌傀儡的机会,也不能就这么让林逸轻松逃掉。

最开始嫁过来的时候,她们是住在一起的,后来老幺结婚,她们才分开,老爷子老太太就分开过。

虽然分开了,但是由于挨得近,孩子嘛,都是觉得别人家的东西好吃,时不时地跑到老爷子家里去偷东西吃,说偷也不算,娇宠小福宝因为他们都是光明正大去。

尤其是老四,简直就把老爷子的厨房,当成自己开小灶的地方。

小时候的他,总是起来得很晚,起来晚了肯定是没得饭吃,所以,他不是在自己家里鼓捣,那就是跑老爷子家里鼓捣。

也恰巧,老爷子家里的土地,差不多都是在屋周围,那个厨房也是那种敞开式的,周围没有遮掩的物体,一眼就能看到他在碗柜里面拿东西。

老爷子就会扯着喉咙喊一声,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你爷爷那脾气,还能骂人?”

反正她是不会相信的,老爷子不仅是对孙子辈隔代亲,对儿子女儿也都是一个好说话的。

她听丈夫说,老爷子对他们那可是从来不会打人的,打他们的一般都是老太太。

那种想摸不敢摸,想放弃又万分舍不得样子就跟想偷吃冰激凌又怕被打的三岁小孩完全无二。

金锋顿时笑了起来。

抬手将夜明珠握在手里,轻轻一错一分为二,慎重的包起来放进包里。

足足过了三分钟,赵老先生的眼睛才从金锋的包包处恋恋不舍的收了回来,用力的甩甩脑袋发出深深的感慨。

“这玩意你这辈子都不要拿出来。”

“这是祸端!”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他妈放在以前,绝对的要杀个血流成河。”

金锋呵呵一笑漠然说道:“行。听你的。没事就放着。要是停电了我就拿出来当灯泡使。”

噗!嗤!哼!

赵老先生恨恨的恨着金锋,嘴里痛声骂道:“你就是个败家玩意。女主胎穿古代隐世家族”

“暧,你再拿出来我再瞅瞅寻摸寻摸。”

“那不行。刚叫你上手,你自己怕了。现在想看。对不住。”

“给钱!”

袁步琉说着说着就怒火升腾,一脸义愤填膺的表情,恨不能马上将林逸五花大绑绳之以法!

洛星流冷着脸一言不发,林逸和天阵宗之间的恩怨纠葛,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而起其中涉及到很多天阵宗的黑料,要是从洛星流口中说出来,就真的是要和天阵宗撕破脸了!

所以袁步琉要求公开内情,洛星流真不能说……

从这点上来说,林逸是受委屈了,洛星流有些内疚,一时间又想不到什么好的方法来解决此事!

袁步琉心中窃喜,继续煽风点火火上浇油:“洛堂主珍惜人才是好事,但其实属下对司马逸这次的功劳,同样有所疑虑!抛开和天阵宗的事情不谈,司马逸真的为我们人类立下那么大的功劳了么?”

“节点那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亲眼见识过,但想也知道,必然是有无数的黑暗魔兽一族高手在其中!”

“司马逸单枪匹马,能做成如此大事?或许有些可能,但要我来说的话,他死在里边才更符合常理吧?”

“结果司马逸不但自己毫发无损的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破天期的黑暗魔兽一族高手?!不是我想要怀疑什么,司马逸或许是真的司马逸,但他真的还是那个人类的司马逸么?确定没有变成黑暗魔兽一族的司马逸么?”

在跟赵老先生交谈中金锋也了解了一些秘闻秘事,女主一胎接一胎的宠文其中一些秘事也对自己有所启发。

在小六子恢复自由之后,他到了第一帝国见了两个女人。第一个是蒋诗芸女士。当年小六子跟蒋诗芸也有一段情缘。后者最后嫁给了欧罗巴银行的总裁。

而后,小六子又跟宋夫人见了面。

地点就在这栋三层别墅。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