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算计一切得到女主_男主给女主下蛊每晚都要

“妈,这事情,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假的。”

“那份DNA协议,现在在哪里?”

“在我这儿啊……”

说着,张春琴便是下意识的将协议拿出来,递给叶天纵。

叶天纵也是毫不犹豫,立刻接过文件,仔细翻阅。

这张春琴还在旁边不断的解释道:“我已经查看过了,他们在利用和雨柔接触的事情上,偷偷的拿走了她的头发,再拿来和孙川道的鲜血做DNA采集比对,最终证明,雨柔是他的女儿。这个鉴定机构,虽然是在临城市,可是在我们国内,都是非常有名的。而且,我也担心是对方贿赂什么的来忽悠我,不过他们鉴定机构,向来是以公开公平公正的行事风格示人的,所以,其中也不存在任何的弄虚作假。”

的确是这样。

这个鉴定机构,叶天纵也有所耳闻。

而且,如果这事情对象不是孙氏集团的话,或许自己会考虑是真的。

不过,鉴于自己和孙氏集团之间微妙的关系,那么,就不排除这孙永夜铤而走险,不愿意主动将集团的所有资产拱手让给自己,所以,就采取这种方式来对自己进行打击。所以,这其中肯定有问题,如果不是鉴定机构出了问题,那么就是他们本身。

“嗯嗯,是的。”胡潇潇使劲点了点头,接着解释道。

“不知道马有财做了什么手脚,经过京州市地税局的调查,竟然说我们天海工程公司偷税漏税,居然给我开出了2000万的天价罚单!”

“天地良心啊,我胡潇潇做生意向来秉公守法,男主算计一切得到女主从来不干偷税漏税那等下三滥的事情,这里面肯定有阴谋!”

“可不管马有财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地税局开出的罚单是真的,而且他们申请法院直接执行,把天海工程公司仅有的2000万流动资金全部划走。”

“那2000万流动资金里是我们公司现阶段好几个工程的预付款,那笔钱被划走后,我们没钱购买工程原料,发不出工人工资,所有项目已经全部停工。”

“现在那些项目的工期也都很紧,现在那些项目的甲方都来催我们,要是不能按期完工的话,光违约金我们就要赔2个多亿,到时候天海工程公司就彻底完蛋了!”

“所以杨镇长,我们现在急需林青公路这笔工程款来购买工程原料,至少能让其他那几个项目先运转起来,以解燃眉之急!”

叶天纵略微沉吟片刻,便是抬起头来,看着对方,问道:“妈,这事情,我觉得,还有周旋的余地。一直以来,都是您在和孙永夜沟通。我觉得吧,咱们先别自乱阵脚,让我去一探究竟。这孙永夜,给你下达的任务是什么,时间限制又是怎么样,而他之后,会怎么做?”

“叶天纵,你该不会真打算推翻这个事情吧?这是不可能的,从提取,再到鉴定,这中间,没有任何的问题。我比你更在乎这个事情的真伪性,但是……”

“这个不需要您操心,总之,您交给我,我来处理。腹黑男主算计得到女主”

叶天纵郑重的说道:“说白了,不管雨柔到底是谁的女儿,总之,您都不希望这个事情曝光,那么我就想办法堵住孙氏集团的嘴巴,同时,还能够让您继续完成梦想,而这自主品牌创立的签约协定,咱们还是需要继续维持的。不过,考虑到您的顾虑,那我的意思是,您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与此同时,我会跟荣先生以及宋玲玲沟通,暂缓协议签订,但是,这个约定,我们还是要继续的,您看,怎么样?”

如果能够继续签约,那是最好的。

而当年的孙川道,虽然在临城市不是赫赫有名,但是家族家大业大,也是有钱人。再加上,他猛烈追求我,所以,我就和他发生了关系。然后他就走了,我就认识了我的老公,我们两个人结婚了三个月之后就有了雨柔,按照时间上来推算,是孙川道的孩子,也不足为奇。因为,他给我提供了一份DNA的鉴定证明,证实她是孙川道的孩子……”

听到这里。

叶天纵陷入了沉思。

如果按照时间推算,那么在张春琴和孙川道发生了关系之后,怀上雨柔的几率,是有的。不过,那时候有两三个月的身孕应该会看着比较明显了吧,男主暗恋好兄弟的女朋友难道她老公没有发觉?这所谓的DNA鉴定协议,现在在哪里,不得看看吗?

“你在想什么。”

看到叶天纵沉思,这让张春琴有些畏惧。

鉴于之前对方的表现,张春琴现在高看了对方一眼,把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给了对方,如果这家伙以此利用来乱来的话,很有可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没什么。”

现如今,虽然还没有来得及跟天海工程公司签署任何协议,但天海工程公司的工程人员已经进驻,并且已经开始破土动工了。

“杨铭,我问你,如果青峰镇要跟省军区共建双向八车道的林青公路,那天海工程公司那条双向两车道的公路,是不是就不修了?”曲伟言辞很是生硬地问道。

“额......是啊.......”杨铭挠了挠头,如实回答道。

摄于工期限制,原本杨铭计划修建一条双向两车道,一条双向四车道两条林青公路,两条公路各有侧重,共同担负起青峰镇对外联络、运输所用。

而现如今省军区要帮青峰镇修建的双向八车道高标准公路,男主强取豪夺拆散女主运力已经远超前两条公路之和,对青峰镇来说也足够使用。

既然如此,还不如把此前修建两条公路的县财政投资用于青峰镇其他基础设施建设所用,提升全镇群众的生活水平,实在没必要再浪费在修路上了。

“是?!”曲伟听后瞬间暴怒,指着杨铭的鼻子大骂道。

“杨铭啊杨铭,你他妈还没有一点良心?!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

闻言,蒋晨昏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辣的神色:“少爷,如果我不折断你的胳膊,你觉得我们能够活着离开宁海吗?是性命重要,还是胳膊重要?”

性命和胳膊哪个重要?

蒋毅鹤听到这话,又看了看一旁负手而立的苏锐,终于认清了现实。

而当他的目光扫过一旁的叶冰蓝,眼睛深处顿时流露出一丝怨毒憎恨的神色!

如果不是这个该死的女人总是三番五次的拒绝自己,自己怎么会千里迢迢跑到宁海,怎么会被打的那么惨,甚至还断了一根胳膊!不,他的另外一条胳膊也是马上就会断掉!

都是这个该死的女人!

蒋毅鹤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在了叶冰蓝的身上!

“少爷,抱歉了!”

他还在怨恨着,蒋晨昏已经抬起了脚,他不择手段得到她进入重重的踩在了他的肘关节处!

由于蒋晨昏双臂已多处骨折,并不能用手把蒋毅鹤的胳膊掰断,因此只能采取这种暴力的踩踏!

这种踩踏和用手掰断所造成的伤势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是后者,在三个月内完全可以复原,骨头并不会被造成太大的伤害,可是前者的话,就一定要通过手术来修复!而且还不一定能够完全修复!

不过,因为孙永夜那边的挟持,导致她不得不退步。

而现在,叶天纵的做法,算是两全其美。

当然,是否真的能够得偿所愿,还得看他能不能堵住孙永夜的嘴巴。

反正,事已至此,再说别的,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倒不如,放手一搏,就让这叶天纵前去尝试一二,如果可以的话,那就万事大吉。

哪怕是不行,那自己还是只能够放弃所有。

哎。

这都是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事儿啊。

哪怕是有心想要回头,现在看起来,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行,在这个事情上,我都听你的。”

张春琴作出最后决定,点头的说道:“是这样的。孙永夜很有计划,先让我暂停所有的商业运营,下午之后,我就会把我的美妆总店,交给他,等给他之后,他会亲自销毁DNA鉴定协议。至于,他所说的保证不会对外透露,主要是知情人,有他父亲,他,还有他兄弟,父子三人。

孙川道即将病死,他会守口如瓶,而他兄弟,好像还有别的什么图谋,让我耐心等待,一旦达成他兄弟的心愿之后,那么,他们兄弟两个就肯定不会对外透露,这没有任何的凭证,只能靠人品……”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