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门立雪的主人公_手不释卷的主人公

虽然其中也有一些改变,但只是使用的方法有所改变,本质上没有多大的区别,就是一个运用不同罢了,而现在这个凡杨要弄的,完全就是空间的另类运用,对凡杨来说完全就是一个全新的话题,如果完成,在空间异能的方面,肯定会有不小的帮助。

加上这里面为了防止别人乱用,还有一个时效性,就是说还有时间的异能在里面,对于时间的开发,凡杨更多的则是顺其自然,因为时间异能想要提升太难了。

虽然最神秘,但是运用的方法也最少,在时间的异能上,凡杨更没有太多的修行,一直都在修行别的东西,现在却成为也的短板,当然不是说修行上的,而是这次要做的事情中的,因为设及到一些时间的运用,凡杨不得不重新重视起来。

虽然很多科技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那还是有区别的,至少他们运用不到凡杨的设计中来,他们只能在虚拟的世界完成这些,而凡杨却要将这些虚拟的东西,实现到现实中来,这其中的困难可不是一般的难。

“一开始凡杨只是想做一个简单的传送,这样一来的话简单,但是投入太大了,不太适合,那样要两个或者多个阵法的配合,还有一个阵法终端。”

如果面前的人不是女的,曲洺生大概就动手了。

他都不知道,程门立雪的主人公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易怒,且好斗。

但……

曲二公子绅士有教养,昔日的秦大少爷可就未必了。

秦非同直接伸手,一把就掐住了苏茶的脖子,冷笑道:“八方围观欢呼?来,你欢呼一个我看看。”

他手上力道极大,苏茶被掐得呼吸都困难,更别提欢呼了。

苏母这时带着人匆匆跑过来,连忙从秦非同手中把人给救了下来。

她呵斥苏茶:“说了让你不要去招惹他,你是不是没有耳朵的!”

秦非同不比曲洺生,他没有良好的修养,更别提绅士风度。

他是从地狱爬出来的人,于他来说——不顺眼的,随手可以摧毁。

有人在旁边护着了,苏茶不知收敛,反而跺着脚撒娇:“妈,我是来找洺生哥的,你干嘛骂我?”

苏母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又转过去对曲洺生说:“洺生,你爸妈来了,正找你,你先过去看看吧。”

主厨上菜挺快,也没有一道一道上的意思。

M11和牛虽说比不上M12,但也勉强能做到入口即化。

油脂和红肉的浓香,不亚于一场口腔的盛宴。

剩下的诸如金枪鱼酱手饼,海鲜串,洋葱火腿塔这些,很一般,林宁也就浅尝辄止。程门立雪主要人物的名字

晚饭结束,姬她负责开车送林宁回酒店。

到酒店时,给林宁开车门的还是走时的那个礼宾,林宁笑着道了声谢谢,包里拿了二百,给了小费。

冲着姬她摆摆手,转身进了大堂,换房间,该怎么赔就怎么赔。

姬她虽然不怎么火,但大部分张嘉一的电视剧里都有他,所以并不难认。

拉法女神,男演员,豪车,众人想不关注都难。

林宁卸妆洗澡换衣服的功夫网上就已经有了姬她车接车送林宁的照片和短视频。评论里最多的却是林老板的名字。

“拉法女神的拉法都没了,现在叫林老板了。”

“感觉姬她不怎么配女神啊。”

像我们这类没什么身份背景,能力也一般,只是身材和颜值有点优势的女人,沪上太多太多了,要想跟着他,除了给他当情人以外,别无二选。”

说到这里,李寒烟拉住童蔓蔓的软手,同情道:“唉,如果我没猜错,你现在已经有点后悔当初的选择了,对吧?”

后悔?童蔓蔓眨巴了两下水润的眼睛,好笑道:“寒烟姐你想什么去了,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后悔了?你都不知道,我现在开心死了,哪里会后悔啊。”

“?”李寒烟愣了愣,一副你别逗我的模样,“他让你给他当情人啊,你还开心死了?”

这丫头,脑子进水了么?

童蔓蔓嘴角微翘,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把自己的手机余额打出来,放到李寒烟面前,炫耀道:“你先看看这是什么,然后再说吧。凿壁借光的主人公”

李寒烟狐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低头瞧看手机屏幕。

细看之下,她瞳孔微微一缩,吃惊道:“这是……七位数的存款,不是,你什么时候有上百万的余额了,你抢银行去了吧?”

“找!”

徐新华是神州第一修复大师,他对器物方面的认知感知非常敏感。

黄鑫是神州第一玉雕师,他的微雕技术登峰造极。

两个大师出马,一定会把遗嘱给找出来。

徐新华跟黄鑫神情悲痛中带着无奈,人在屋檐下只得硬着头皮接了这个烫手山芋。

当着无数人的面,几个大灯接过来,微雕显微镜组装好,挨着挨着一毫米一毫米的寻找。

徐新华则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把拐杖的机关拆掉,一一查验。

最先站起的,还是徐新华。静静摇摇头:“老祖宗的技术,我再练一辈子都赶不上。”

“总顾问,对不起。”

没一会,黄鑫也站了起来默默摇头:“每一节竹节重量完全一样,表层没有任何暗雕和隐匿的记号。”

想必沈家那边也是心中有数,程门立雪的故事100字不想出意外,所以才里三层外三层地安排人。

可就是这样,林念还是混进来了。

秦非同和曲洺生的心里都清楚,这城里想要秦曲两家倒下的人,不在少数。

有多少人明着不敢和他们作对,暗地里也会跟着点一把火。

两人自休息室出来,迎面撞上了苏茶,她娇声跟曲洺生打招呼,曲洺生只是冷淡地点了下头,随即侧身想要从她身边经过。

苏茶伸手拉住了他,还未开口,就听到曲洺生说:“苏小姐,松开。”

“你这么讨厌我啊?”苏茶笑着,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娇滴滴。

一旁的秦非同轻嗤了一声,一脸嫌弃。

正准备走开,又听到苏茶说:“秦总,容小姐也来了,正在外面找你呢。”

秦非同:“……”

“不过你放心,她找你应该是想要和你说清楚,从此一刀两断,因为今晚……她有男伴。”

秦非同眉头一皱,只一秒就恢复了平静,“跟我无关。”

李寒烟摇头:“没有。”

童蔓蔓鄙视道:“那肯定是你老公不行,太菜了。”

李寒烟嘴角抽搐了两下,尴尬道:“懒得和你扯这些,对了,你现在和陈放到底什么关系啊,他这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把你欺负成这样……”

一提到这个,童蔓蔓就嘴角微翘,开心道:“我已经和他在一起了!”

“在一起了?”李寒烟怔了怔,“他让你做他女朋友了?”

“这个倒是没有。”

“那你这个在一起,程门立雪的故事和含义指的是什么?”

“就是跟着他了啊。”童蔓蔓想了想,解释道:“大概是相当于给他当情人了吧,嗯,应该就是这样子了。”

“给他当情人……”李寒烟张了张嘴唇,叹息道:“唉,我就知道。”

“你知道什么?”

李寒烟摇头晃脑道:“那天晚上,你在群里说事儿的时候,我就知道可能是这种结局。

陈放那种高富帅,要找女朋友的话,肯定得是门当户对的白富美才行。

都是林念的来电。

微信的消息也是林念发来的,全是污言秽语。

林念大概是疯了,尽拣不堪入目的话拿来骂,还有一些诅咒。

秦之意知道,最正确的做法是把林念拉黑,可自从收到那份鉴定报告后,她感觉自己就跟着了魔一样,明知道林念是在故意刺激自己,可就是下不了手去把她拉黑。

好像就等着林念把一切慢慢地撕开,想要看一眼全幕,想要看看这一块摇摇欲坠的破布后面,有多黑、有多脏。

……

曲洺生到订婚宴会场的时候,秦非同已经在了。

他不愿与人交谈,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气场。

隔着人群,他给了曲洺生一个眼神。

后者了然,两人先后到了休息室。

秦非同说:“你的前任来了。”

曲洺生丝毫不意外,他和秦非同一早就在对今晚的订婚宴布控,早就对林念锁定了。

她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很隐蔽,实际上,一出手就会被抓到。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