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_扶她的腰缓缓沉下去

“来来来,难得我们聚一下,再喝两杯。”

眼里闪过一丝莫名,宁杰给对方倒了红酒。

“行。”

......

一个多小时,周安安从小吃一条街走出来的时候,想要扶墙了。

“嗝。”

打了一个饱嗝,李雪儿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了一下自己的嘴。

从小到大,她可从来没有这么放肆地吃过东西。

不知为何,她在这位聊得来的网友面前,很容易表示出潜藏在心底的那一面,那种放肆的自由。

“吃饱了,我先回酒店了,明天还有事情做呢。”

酒足饭饱,周安安可是牢牢记得自己此行的目的。

什么都是虚的,只有握在自己手里的财富才是真的。

“好的,我送你回去。”

原本想和对方多聊一会,但是李雪儿要照顾对方的感受,自然不会强求。

“谢谢。”

两人都没喝酒,周安安对于妹子的好意自然不会拒绝。

鲁玉琪气得一跺脚,对李妙妙说:“妙妙,你看看你姐夫什么态度嘛!”

李妙妙伸手挎住鲁玉琪的胳膊,笑嘻嘻地说:“哎呀,小琪!人家现在有洒狗粮的资本,我们两个可还是单身狗呢。”

“急什么?以我们的条件和资色,又不是没有人要。再说,找男人干嘛?还得给他们生孩子,还要做家务。感觉结婚后,女人像是男人花钱请得保姆一样。”

“不能这么说。你看,我姐和我姐夫,人家现在不就过得挺好的。其实,两个人为了家庭都是在双方面的付出。大多数都是女主内,男主外嘛!人家男人也不容易,还要在外面打拼,又是风吹雨淋,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出力不讨好的。谁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家,能过得更好?”

鲁玉琪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盯望着李妙妙说:“妙妙,你变了!你不说,女人受伤皆都是因为男人嘛!”

“可伤痛终究会过去的,男人也能给女人带来快乐嘛!”李妙妙笑了笑,对鲁玉琪说:“小琪,别想这个了。我们进去吧!”

李妙妙和鲁玉琪只是来偷瞧赵旭和李晴晴的。两人才不是为了什么“换风”、“呼吸新鲜空气!”。

尽管身体的行动力已经大受影响,但是陈祖新的意识还在,他几乎是在觉察到危险的同时,立刻侧身后仰,做出了最本能也最有效的躲避动作!

也正是因为这个快到了极致的动作,陈祖新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但是,那道乌光虽然没能刺穿他的胸口,但是却刺穿了陈祖新的肩膀!

即便他已经在太极之中浸淫了一辈子,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把自己练成金钟罩和铁布衫,锋利无比的四棱军刺就这样刺入了陈祖新的肩膀,然后破开了皮肉和骨头,从另外一端钻了出来!

陈祖新痛的一声大喊!

从当年出狱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狼狈!

苏锐的手一扯,那军刺便骤然从陈祖新的肩膀里面退出来,然后倒着飞了回去!这相当于让陈祖新连续被穿刺了两次!

这位太极宗师痛的一声大吼,可是,这吼声还没结束,苏锐的身形就已经从那一棵巨大的冬青之前腾空而起,腰下垫个枕头插得更深转眼间就扑到了陈祖新的身前!

对方想要挥手格挡,可是,苏锐的身形实在是快的超出想象,带出了强大的冲击力,就像是一发炮弹一样,重重的砸在了陈祖新的怀里!

山本恭子的威胁再一次化为了泡影,在苏锐面前,她干脆利落的败下阵来,败的体无完肤!

“如果我告诉你,我并不知道他们的所在位置呢?”山本恭子犹豫了一下,再次问道。

今天晚上,或许是她从出生到现在,犹豫次数最多的一天。

“你以为我会相信?”

苏锐淡淡一笑:“马上到房间了,让我们好好谈谈。”

山本恭子的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也终究是个被下半身欲望所支配的俗人。”

苏锐闻言,大笑了几声,而后摇了摇头:“不得不说,山本恭子,你的自我感觉实在是良好的有些过头了,就你这样的扑克脸,我就算吃了春-药,都不一定能够提起兴致来。”

吃了春-药都提不起兴致?转过去趴下疼也给我忍者

这话无疑是对山本恭子莫大的侮辱了!

被打击成这样,山本恭子紧紧攥着拳头,怒视着苏锐,气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苏锐直接无视了山本恭子的仇恨眼光,一把拉起她的手,说道:“已经到了地方,先别装什么贞洁烈女了,接下来要开始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了。”

说着,苏锐竟是直接对山本恭子来了一个极为高调的公主抱,就这样抱着她径直来到国安已经专门为他开好的房间之中!

而酒店走廊的摄像头,清楚的把两人的亲昵动作全部都记录了下来!

进入了房间,苏锐把山本恭子直接扔在了床上,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之意,后者的身体也被柔软的床垫给弹的颤了几颤。

“呦呵,这还是一间豪华大床房。”苏锐事先也没来过,只是知道房间号而已。

“很抱歉,既然只有一张床,今天晚上只能我睡床上,你睡地上了。”苏锐一句话又把山本恭子给气的头上冒青烟。

“你到底要怎么样?”山本恭子坐起身来,手从衣服下摆里探进去怒目而视。

可是,在封闭的房间中,她一个女人坐在床上质问一个身手远比她强大太多的男人,这种动作和氛围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他狠狠踹了刀疤脸一脚,骂道:“你这个死刀疤,平时就你最会惹事!这次,要是得罪了他,你就死定了!”

刀疤脸一脸不以为然道:“强哥你别吓我,我胆子小。这个土鳖有这么大来头?”

“哼!你看他是土鳖,因为你自己也是个土鳖。我告诉你,就是你嘴里说的这个土鳖,早上救了林姐一条命。你说,以林姐那有恩必报的性格来讲,你要是得罪了他,会有什么后果?”许强冷冷道。

“别别别,强哥,我可不敢想什么后果。不然,我怕晚上睡不着。不过,你放心,我虽然想揍他,但是还没动手。还有挽回的余地。我看他肯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出手,心眼应该不是太狠。这次算我倒霉,我知道怎么做了。”

刀疤脸知道这次,自己多半是要做赔本买卖了。怪只怪自己运气不好。

“嗯。你知道分寸就好。”许强点点头。他可不管这个刀疤脸亏钱不亏钱,只要杨云帆能跟他去见林红袖,其他的,都不是什么大事。

等两人进去之后,杨云帆看到刀疤脸垂头丧气的,好像赌钱输了几百万一样。他心里有些奇怪。

“我……我认输!金色大旗,我交!两人在厨房边做饭边唱跳

络腮胡弟子虽然不甘,却也只能迅速咬牙认输。

本来他家宗主,为了这一次千宗大战,给他准备了一些底牌。

可刚刚林云爆发的实力太过恐怖,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瞬间将他击溃,他连动用这些底牌的机会都没有啊。

他现在受伤不轻,就算手里还握有一定底牌,可也没状态再打下去,只能认输。

毕竟在这山海境空间中,是不禁止杀戮的,他要是强撑,搞不好林云会杀了他。

而他认输的话,只要保留实力,那些底牌也还没动用,等他状态恢复,还能去找其他队伍争夺金色大旗!

“光认输可不行,弃权离开山海境空间。”林云带着命令的语气。

“什么?!”

络腮胡弟子听到林云的话后,语气都变得尖锐起来。

“小子,你别逼人太甚,我都答应将金色大旗交给你了!”络腮胡弟子咬牙切齿,脸色难看。

“要么照做,要么……死!你选吧!”林云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

“安安,我们换个地方吧。”

听了这个名字,李雪儿没有什么话,对着一旁的男孩说道。

原本她还想着凑合一下,但是那个宁杰来了,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什么时候,何泱泱这个家伙也被收买了。

朋友这个词,还真的不靠谱。

“行。”

不太清楚那个未到的人是什么关系,周安安没有什么好奇的探究欲,一切听妹子安排。

看这样子,李雪儿明显对那个人没好感。

妹子没好感的人,他也不会有好感,尤其是一听名字就知道是男的。

至于这个妹子所谓的闺蜜的情绪,周安安又和她不认识,没必要照顾。

再者,论颜值,论身材,李雪儿都胜了这位闺蜜一筹。

“雪儿,你不要这样,我也不是故意的。”

没想到李雪儿如此决绝,先前还很淡定的何泱泱一下子就急了,上前劝阻了一下。

她算知道,这一回真惹到这位从小玩到大的闺蜜了。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