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平凡受不要反攻_耽美强强特种部队

穿刺只能检查是不是内出血,却不能检查出究竟是哪儿出血,类似于现在这种手术室不够用的情况,不能干等着。

“我先止血,你来缝合!”方寒道。

“好。”对方急忙点头。

........

天亮了,雨停了,不过救援依旧在继续。

下了一夜的大雨,给救援增加了不小的困难。

特别是参与救援的战士、民警,以及自发组织的群众青壮,这会儿都已经累得不轻了,甚至不少人身上都带着伤。

大晚上,满是泥泞,一个不注意就会摔倒,而参与救援的人员却要在这种情况下救出被困者,救援幸存者。

“方主任,喝口水吧!”

江枫把一瓶水递给方浩洋。

“呼,好!”

方浩洋喘着气,接过瓶子,仰头喝了一大口,看着外面:“太阳总算是出来了。”

“是啊,太阳总算是出来了。”

朱云良也点了点头感慨了一声。

要不然,这么一个手术室,哪怕是临时的,一家大医院也不是说弄就能弄的,场地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各种医疗设备和药品。

简易的手术室,之所以说简易,只因为墙壁都是非常简单的,地面只是推平,或者平凡受不要反攻铺上一层东西,然后铺上地毯,消毒处理,环境和医院的手术室是没法比的。

别说洗澡间,洗手的地方都是相当简单的。

可各种医疗设备那是真的不缺的,装修的再豪华的手术室,没有相应的医疗设备,其实也不过是一间空房子罢了。

喝着汤药,顺便稍微缓一缓,已经持续手术近十二个小时,白天还在医院忙碌,这会儿方寒也确实需要稍微缓一缓了,倒不是累,只是需要调整一下。

走到帘子边上,方寒掀开帘子,里面放着两排尸体,应该有八九具。

只是看了一眼,方寒就放下了帘子,问:“死亡的伤者很多吗?”

“现在已知的差不多死亡二十几个人吧,这边的只是送过来之后抢救无效的,还有一位战士呢,好像是个连长,救人的时候被山上滚落的石头砸伤了,送来就不行了。”林雨珊道。

“山本组,确实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山本太一郎的目光微凝。

算起来,明天就是他大寿的日子了。

可是,此时哪里还有半点过大寿的氛围和心情呢?

山本恭子口口声声的说要给他一个大大的寿礼,特种兵受vs毒枭攻可是,这寿礼又在哪里?

“龟岛名寺是个很有天赋的年轻人。”久洋天骏说道:“就这样死了,有点可惜。”

“一个有天赋的,遇到了一个更有天赋的。”山本太一郎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他看的很清楚,死了就是死了,既然技不如人,那就不要怨天尤人了。

“最得意的弟子死了,龟山景洪的心情恐怕不会太好了。”久洋天骏呵呵的笑了笑。

无论是从说话方面,还是从形象方面来看,久洋天骏都像是个普通到了极点的老人,根本不像是个顶级的高手。

听了久洋天骏的话,山本太一郎微微的点了点头。

而久洋天骏丝毫没有提及自己的徒弟久洋纯子,即便他已经远远的看到了纯子身受重创,也仍旧没有任何出手相救的意思。

虽然自己是冲着这第一名去的,但是现在看来,是没什么希望咯!

不过这样也好,下一次准备的时候,压力就不会太大了。

六组喜剧人竞演结束,小宋宝一脸幽怨的看着顾九江。

要是现在没有镜头在的话,他早就拎着拳手和顾九江打上一家了。特种兵互攻

凭借他多年的身手,不至于打不过吧?

说实话,确实打不过。

顾九江可是拥有叶问体验卡永久的男人!

这可是大师级别的武艺呐!

世界上想要找出几个能打败他的,恐怕是少之又少。

被小宋宝这么盯着的顾九江也略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自己拿他砸挂,做包袱,还不和他事先打一个招呼,这确实是他的问题。

如果用很多人都熟知的武术来举例子的话,宗师那就是返璞归真、浑然天成。

一举一动,一招一式,都好像显得很自然,招由心生,收放自如。

这一刻方寒差不多就是这样子的状态。

随着很多技能的提升,随着精通的外科技能越多,方寒再使用提升卡的时候,增幅真的是相当恐怖的了

“方医生的操作看上去好像很简单,可为什么总是看不真切。”

打下手的一位主治医禁不住出声。

“嗯,看上去好像并不复杂,却总觉得又透着那么一股子神秘。”担任一助的副主任点着头。

他们这是跟着方寒做第二台手术了,真是越看越疑惑。

乍一看,方寒的操作好像很简单,他们看得是真真切切的,可如果去模仿的话,却发现很难很难。

“以前看孙主任做手术就觉得很厉害了,方医生更厉害。”

“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特种兵军人高干攻

方寒做手术不喜欢说话,但是其他人却喜欢一边做手术一边交流,要不然真的太沉重了。

真不知道这位神忍级别的人物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他和纯子之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师徒关系。

“山本,你对此行有没有什么担心?”久洋天骏微微笑着问道。

老人家看起来一点都不紧张。

“有你在,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山本太一郎说道。

对于身边的这位神忍,他似乎充满了自信。

“山本,恭子其实很不错。”久洋天骏说道:“只是,你的家族内部给了她太多太多的压力。”

很显然,山本家族核心成员们之间有太多的不和,这些不和已经公开化表面化了,就连久洋天骏都看出来了。

“我当年也是一样。”山本太一郎的话语之间似乎非常的自负,并没有把久洋天骏的提醒当成一回事。

在他看来,自己当年上位的时候,同样是踩着家人和朋友的尸骨走到了最高处,恭子现在所遭遇的一切,着实算不得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

就在这个时候,最先降落的那四个黑袍人,已经率先奔上了第四层的甲板。

这期间,那女人寸步不离,一直监视我。军文强强互攻我不跟她说话,她也不跟我说话,像一块牛皮糖。

直到送爷爷上山,她才没跟着。

可我刚从坟地回来,就看见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而她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门口,看上去气鼓鼓的,像是谁招她惹她了。

我一看爷爷的遗物被扔了一地,顿时怒火中烧,见她背对着我,悄悄的抓起一把椅子,准备把她砸死。

结果那女人后脑勺像是长了眼睛,我才把凳子举起来,她就冷声问:“东西到底在不在你身上?”

她没怎么展现过实力,但出现就能吓跑两个小鬼,可见有大本事。偷袭不成,我也不敢明着来,悄悄放下凳子,学着她的语气,冷冰冰的道:“不在我身上,我也不知道!”

我话音才落,眼前白影一闪,她人就站到了我面前。

意识到她想干什么,我急忙往后退。可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我才退出半步,她的手就搭在了我肩膀上。被她一搭上肩膀,我就像是中了魔法,全身都不能动了。

“你来处理吧!”

收尾工作方寒再次交给了担任一助的副主任。

在这种条件下,独当一面的医生是相当少的,因而收尾工作都是尽可能的交给别人,把主刀们空出来。

“方医生,喝点水吧!”

一位护士递给方寒一瓶葡萄糖,方寒拧开喝了一大口。

已经早上六点了!

昨天方寒抵达这儿的时候是七点多,不知不觉已经一夜了,只不过外面还在下着雨,阴天,天色依旧很暗。

走出手术室,外面依旧有不少医生在忙碌着。

因为是临时的救援场地,所以没有医院那么合理的规划,手术室外面分了好几个区域,有轻伤区域,有急救区域,甚至就在不远处,隔着一个帘子,里面放着尸体,用白布遮盖着。

“方医生!”

林雨珊用一次性杯子端了一杯汤药走了过来:“方医生,您也喝点吧。”

“嗯!”

方寒伸手接过,喝了一口,很舒服的感觉。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