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艺与出租车司机_《乞丐与张小艺》

扭动的身体停了下来,盛心灵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滴溜溜的看着苏临昀,不相信的询问道,“真的?”

苏临昀抱着她,轻松的举了起来,随后重重的点着头,“真的,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小家伙心头这才平静了下来,两只小手捏住苏临昀的耳朵,把玩着,气也消了打半。

林清霜看着俩人的互动,唇角上扬朝着两人走了过来,看着苏临昀一脸惊讶。

“好久不见!”苏临昀的目光落在林清霜的身上,她今天穿着一身水蓝色的裙子,海藻般的长发用水蓝色的绢布裹了起来,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恬静温柔的气息,倒是比之前那般怯懦多了一分耀眼的自信。

林清霜笑着点了点头,确实好久不见,两人虽然是邻居,这段时间忙得昏头涨脑也没有闲下来的机会约着聊聊天。

林清霜感觉自己一直在忙碌,具体忙碌了哪些却又没有结果,好像来来回回,一直围着以往打转,被困顿的脱不了身。

注意到女人的低落,苏临昀眼眸一转,轻声笑道,“左右不是邻居,这么近,以后多联系,串串门什么的!我倒是很羡慕你们,一家子热热闹闹的,哪像我孤家寡人一个。”

“为什么突然之间决定去治疗?”

顾平生抱着她,闭了闭眼睛,没再说话。

他怕她知道那晚到底是怎么回事,怕她知道,他会因为某些情绪,控制不住自己。

更怕她因此会嫌弃他,会想要离开。

“既然是去看病,为什么一开始不跟我说?”温知夏问他,“这几天你早出晚归的,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

她打电话跟周安北,也得不出什么答复,张小艺与出租车司机小佑之也离不开她,他还不小心把她弄伤了。

“……抱歉。”他说。

温知夏捧着他的脸,清艳的眼眸看着他,“你什么时候能把这种遇到事情就喜欢埋在心里,自己抗的毛病给改了?我们是夫妻,有什么话你不能跟我说?是不是哪天再弄到三年前的局面,你才高兴?”

听她说起三年前,顾平生深黑的眼眸颤动了一下,下意识的就握紧了她的手指,“不。”

他抬手把她重新抱到床上,褪去外衣上床,把她搂在怀中,手臂整个的环抱着她:“……还疼吗?”

刘武见着母亲难舍的眼神,心中也是很难受。

本来想着在家多陪陪父母,可是系统的主级任务,自己必须去江城。

“妈,反正还有一个多月,我找个临时住的地方,再找一份临时工!“刘武说道。

“好吧,既然你都想好了,那我待会儿给你收拾一下!”张翠莲满脸凝重,叹了叹气道。

“妈,我自己来就行!”

...

吃完早饭,张翠莲就去收拾刘武的行李,把刘武要洗的衣服洗好,放在院子里的衣杆上凉着。

刘武本来想要自己来,但母亲不让。

看着母亲忙里忙外的,刘武眼睛都湿润了,心中暗暗发誓:“父母这么辛苦,将来一定要让父母享福!”

然而,今天系统是出奇的安静,没有调皮捣蛋的给刘武下达次级任务,看来是已经知道刘武打算明天去江城的决定。伪娘李佳出租车司机

张翠莲忙完后,吃了午饭就出去了。

刘武也落得清闲,既然系统安静了下拉,下午可以睡个午觉了。

刘鸿远爸爸被倾城这句话说得是哑口无言,说也说不过倾城最后来了句:“行了…行了,我不管了,你们爱干嘛干嘛去…“

倾城冷哼一声满脸的不悦气呼呼说:“爸这就对了,我们爱干嘛干嘛,你就别管了,你呀忙你的事情去,你管这么多干嘛,只会惹人烦招人嫌…说实话这个家你出力是最多的,大家都知道你的辛苦,可是你说的话就是出力不讨好,谁都知道你是好心,但是你做的事确实让人很反感,为什么大家都反对,你就不问问自己对错么?“

刘鸿远妈妈实在是看不下去,脸色也不好满脸的无奈地拉着刘鸿远爸爸离开倾城他们的卧室!

出去之后刘鸿远妈妈不满的唠叨说:“行了,你少说两句吧,要是想去看人打牌,你就出去溜达一圈不想…咱就在家看电视啊,别和孩子计较,你说你都多大了和他们计较什么…“

倾城实在是太无语了,自己的火气只能撒向刘鸿远,满脸的不悦气呼呼说:“刘鸿远,你看看这到底什么事情?我嫁给你到底有什么?我当初真的不应该答应你,你当初就不该来招惹我?我自己一个人过的多素净,或者随便找一个都比你强…“

“这小子疯了也好,村里又少了一个干坏事的浑球!出租车司机的艳遇”

“哎,这父子俩作恶多端,自食其果啊!”一个村民叹息道。

“走吧!”

几个村民回到了家中,与自家媳妇说着村口看到的情况。

很快,刘涛疯了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小刘村。

曾经被刘涛偷看洗澡的寡妇听到这个消息后,欢天喜地的拍手叫好。

“这个浑球,疯了好,疯了以后就不会偷看我洗澡了。”

曾经被刘涛骗的女孩家里,两个大人开怀大笑起来。

“差一点儿就害了我的女儿,终于遭报应了吧,疯了好...真是好啊!”

“不干好事的浑球,老天都看不过去了,该疯,看你以后还在我家放蛇不...”

这个时候,曾经被刘涛坑害的家庭也终于得到了解脱,村子里出现欢声一片。

刘武听到刘涛疯了的消息,倒是有些吃惊。

根据昨晚上刘老港杀了刘黑虎前后,很快就联想到在刘老港杀刘黑虎的时候,肯定是被刘涛看见了。

光头偷看了一眼刀疤脸,低声说:“说好的干完活每个人一万,可这小子只预付了一半,剩下一半赖着不给我们,嫌弃我们活没干利索,自己还被人打了,连医药费都没给我们出,我们正想去找这混蛋算账呢。”

唐亮和俞飞鸿忍俊不禁哑然失笑,好嘛,跑去打人的没打伤别人,柳茜在养老院保安6自己反而落下一身伤,钱还没结利索,这活接的真是窝囊。

洪正升听得是一肚子火,恨其不争,气得站起身挨个给了每个人一拳一脚,骂骂咧咧:“你们四个混蛋,真是给老子丢脸,捅出这么大篓子,老子真想宰了你们。麻溜的,给这三位道歉,态度要诚恳。”

“对不住了唐总,封师傅,俞女侠,你们都是咱们江州乃至全省都有头有脸的人物,就不要跟我们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了。我们给你们赔罪,摆下和头酒谢罪。”

光头四人这回不敢发狠了,被人堵在家里,随时都可以剿灭,这口窝囊气他们咽不下去也得咽下去,还得恭恭敬敬。弱肉强食的社会,没有公理可讲的时候,只认谁的势力大,谁的拳头硬,这个道理他们比谁都明白。

刘鸿远看着倾城的声音故意提高了几分就知道是说给爸爸听的,也附和着说了几句:“妈,人家父母听到孩子要买房,那个不是问问钱够不?不管够不够都给凑两个?可是你们倒好,不凑钱反而惦记倾城手里为了孩子上学买房的钱,张小艺敬老院慰问你说谁不生气?“

刘鸿远妈妈也是尴尬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你爸思想和别人不一样,你说我能怎么办,他喝多了我不得顺着?“

刘鸿远听到妈妈每次都是这样找借口,心里也特别的烦脸色也变得难看淡淡的说:“行了,咱都少说两句吧,赶紧睡觉吧…做完折腾一天,今天白天爸又折腾一天,你也没休息好,晚上还要照顾孩子,赶紧睡吧…”

倾城没好气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是呀,你也知道我没休息好,我也不想这样折腾,一天一夜几乎没睡觉!“

倾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喊了句:“对了,妈,孩子换下来的衣服,哎,算了!今天大过年的不洗了,明天一早洗吧!你也早点休息吧!“

刘鸿远妈妈听到这话淡淡的说:“行了,什么过年不过年家里有孩子的没这么讲究,大过年不给孩子换尿不湿呀?这孩子刚拉了粑粑粘在衣服上好洗,我现在赶紧去弄,你哄孩子睡觉吧!”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