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代替父亲_代替爸爸尽夫妻义务

林允儿收起玩闹表情,轻轻的点了下头。

“你问吧。”

朴太衍望着下方,组织了下语言。

“首先向确认下,我前天第一次和她正式认识,在这之前你没和她提过我吧?”

林允儿认真的回忆了下,“有次你送我,西卡欧尼看到过你,不过我没在公司聊过你,对了你说正式认识,你以前就知道西卡欧尼?”

“笨蛋啊,不是龙智妍的时候和她打过招呼啊。”

林允儿不满,推了下朴太衍,接着疑惑的说:“不会是你男扮女装被发现了?”

没想过这个问题的朴太衍愣了下,仔细想了下接触的细节,最后摇了摇头。

“应该不是的。”

林允儿皱眉,用胳膊肘撞了下好亲故。

“不是啊,太衍你满脸严肃的在纠结什么啊?西卡欧尼人不错的啊。人家倒追你有什么问题?”

“就是倒追才有问题,你接触的比较多,你说她那种性格的人,会倒追男生不?”

“萌萌,姐姐陪你一起玩好不好?”

萌萌还是不理睬花朵儿。

孔老师在一边发话了。

“花朵儿,别费劲儿了,他不会回应你的。”

花朵儿不在意的道:“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开始有自我意识了,他喜欢自己玩,可能我和他不熟,所以他不睬我。”

孔老师叹息一声,“这孩子,对谁都这样,包括我……他得了自闭症,他对外界,没有任何的反应。”

花朵儿诧异的看着粉雕玉琢般的萌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儿子代替父亲玩得那么专注,旁边有一只鸟儿扑棱棱飞过来,又扑棱棱飞走了,他完全没有理会。

花朵儿前世的时候,只上了一个月的学就回家了。

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最喜欢最敬佩的孔老师,竟然有一个自闭症的孩子。

花朵儿怜惜的摸了摸萌萌娇嫩的小脸。

“孔老师,孩子还这么小,不可能吧!有没有去医院看。”

“看了好多医院,都确诊了,就是自闭症。”

林允儿心虚的眼神躲闪着。“你干嘛啊,不要这样啊!我又不是故意的。”

朴太衍不说话,就是这样看着允儿。

林允儿被看毛了,也不躲闪了,开始回瞪着朴太衍。

从允儿开始对上视线后,朴太衍开始轻声报数。

“1~!”

“2~!”

“3~!”

3秒后林允儿一脸懵逼。

“你有病啊?”

“恩,电视剧果然都是骗人的。”

“啊?什么啊?”

“没什么,以前看过一对演技很烂男女演的戏,里面说对视3秒就会相爱。”朴太衍勾着嘴角坏笑。

林允儿鄙视着说“什么脑残电视剧,代替爸爸夫妻义务谁演的我怎么没看过啊。”

所以这就是副院长没敢发脾气的原因!

惹不起啊!

副院长忍着不满,一脸悻悻然道:“行吧,那接下来就只能等着去开会了!”

何教授也微微摇头,他们这边的最主要的问题,一个是时间太短,谁也没想到会爆发的这么快。

第二个他们医院专家很多,但没有一个有足够权威性的专家在,所以吵了这么久,也没能完全定下来。

唉,只能是寄希望稍后的论证了,有北京来的大国手坐镇,应该不会吵得这么厉害了吧!

只是又需要几天时间,中医药又赶不上第一波大爆发的救治了,一线阵地又要让西医同志扛着了!

何教授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他举起了手:“院长,稍后的论证会,我报名参加!”

……

上级部门。

领导听取下面汇总上来的报告,耳朵听着,手上也在翻阅着。

他们也在开会,除了大领导,会议室里面也坐着不少领导。

秘书汇报完之后。让爸妈享受快乐后续

所以各个基层医院都有往上级医院转诊的,大医院都忙疯了,都快没地方接收新的重症住院病人了。

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问县中医院居然做到了零转诊?

什么情况?

秘书则是露出了喜色,那总不可能两个数据都错了吧!

其他人也都想到了这一点,问县中医院到底发生了什么。

领导扭头看秘书:“马上去跟问县中医院和当地卫生部门核实一下情况。”

“是!”秘书应了一声,马上跑出去。

那位唐处长呵呵笑着,看着手上的报告,轻轻说道:“看来这个问县中医院,有点意思啊!”

……

很快,秘书回来报告。

“各位领导,我已经致电核实过了,问县目前汇报上来的各项数据都是准确的。”

会议室内顿时小声哗然了起来。

众人一听,都无语了。

别说现在中医药的治疗指南没出来,就算真出来了,也不太可能会出现百分之百的使用率,这是极少会出现的。

领导微微摇头,脸沉了下来。

秘书汗都下来了,亲娘诶,代替父亲然母亲快乐小新影响仕途啊!

“问县中医院?”会议室里有个领导轻轻嘀咕了一句。

领导扭头看他,问道:“唐处长,怎么了?”

唐处长皱紧了眉,他说:“我昨天晚上才收到的报告,是关于各基层医院的转诊数量的,我记得这个问县中医院目前是零转诊!”

这话一出,全场霎时一静。

还是那句话,国内的医疗资源分布是不均衡的。大医院就是比小医院强,基层医院的医疗资源还是比较薄弱的。

所以会有转诊这个事儿,有些病人是在基层医院治了一段时间治不好,患者主动去大医院了。

还有一部分是基层医院收治了重症患者,但他们搞不定,所以会往上级医院转诊的。

这次流感来势汹汹,虽然致死率不高,但转重症还是有一部分的,尤其是幼儿和那些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转重的还是蛮多的!

“这样我们再去上面开会的时候,可以是有备而来。你看看现在,什么都没弄好!这好吗?这不好!”

副院长也没敢骂出来,儿子要考试了给他一次只敢用温和的语气来说这件事情!

但底下的反应却非常大!

“这是什么话?这种流感的辨证不需要时间的吗?”

经方派的陈老专家也冷哼一声:“随随便便辨证出来的能用吗?”

研究五运六气的老专家也道:“就是!这次流感错综复杂,我们前期工作做的不完善,后期治疗不得全是漏洞啊,跟筛子似的怎么办?”

曾被光荣治疗过的齐老也瞥副院长一眼,道:“要不你来辨证?”

副院长被这一人一句呛的都不行了。

别看他是副院长,但没人甩他面子。这就是医疗行业,虽然也充斥着关系、背景和利益,但硬实力可以超越这一切!

院长的威风只能耍在小医生小护士,还有行政那边,像这种大专家,甭管是中医还是西医,谁愿意鸟他啊!

你说一句,人家还喷你一堆,你还没什么脾气!

如此的话,那么很可能这几天一直有人在附近蹲守。

蹲守的人还好,心理压力并不会多大,但是从犯罪心理学上来考虑,这几天有个人的心理压力一定极大----货车司机。

他很可能这几天一直把车停在某个监控死角,等着作案,但是白松的车这两天却没有出现。

这种情况下的人,会干什么呢?

白松完全把情绪代入了这个货车司机。

这种情况下,无论是谁,都有极大的压力,压力主要来自于两方面,一是杀人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有胆量的人十中无一,而敢付诸于行动的就更少了;其次,在司机看来,自己即将面对警察的审讯和三年的刑期。

那这种时候,正常人会干嘛?

拉开书包,再次拿出个食盒递给小贤。“嗯!你妈妈说的有道理,自己看着吃,吃不下和同学分享一下。”

“谢谢,太衍前辈,我会好好食用的。”

“呀,这是我的,你们俩太过分了。”

朴太衍挡在小贤面前。

“这位同学,请保持距离,我可不想和你,传不清不楚的关系。”

林允儿嬉皮笑脸的上来,直接拉住朴太衍的手晃悠。

“啊呀,我们啥关系呀,哪里用在乎别人看法。”

“哦呦,不用保持距离了?”

“我们前后桌,保持什么距离啊。”

小贤绕过朴太衍,直接把饭盒给了林允儿。

允儿接过饭盒,就转着眼珠想坏主意。

朴太衍眯眼瞄了下,对着徐珠贤询问“小贤明天想吃什么?”

“都可以的,一直受前辈照顾,非常感谢。”

林允儿鼓嘴,“讨厌,就会拿吃的来威胁我。”

朴太衍撇嘴,“有骨气你别吃啊,不就威胁不到你了。”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