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要你现在成为朕的女人_皇后朕吃到你奶了

“三位圣师而已,杀过去就是了。”

玄甲大大咧咧,对此似乎丝毫不以为意。

“若当真只是三位圣师,自然是极为简单的,但这三人据说都得到了天命之力!”

林青青摇了摇头,看了看叶飞和玄甲。

“哦?怎么说?”

叶飞和玄甲的看法是一致的,地之守护如今都已经败于他们手,区区圣师又何足挂齿?

“传言,三位宗师有一人名为乾,得天地加持之力,最擅弱水之力,如今已准备在决战之地布下万里水域,等闲之人不可过。”

“有一人名为山,其拳有万钧之力,更是有搬山之能,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

“有一人名为灵,得百兽语,可唤百兽为己所用,入圣师后,更是可召唤金丹级别的神兽。”

叶飞蹙眉,一方天地有灵智,诞生三位圣师,必然是为了克制他们才是,可是——

“弱水是因为我的天火?万钧是因为玄甲?那百兽是为了克制谁?”

“也许只是单纯的怕他们打不过我们!”

玄甲撇了撇嘴,看着柳影,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不争不抢,倒是没有了世家弟子的风范,柳影,你这可不是我印象中的存在啊,在京都之时,你风头之盛,比我差不了多少,现在这是怎么了?”

“京都之时,我身为古武世家年轻一代的领头人,自是不可弱了世家威风,毕竟多少双眼睛看着,不得已而为之,如今难得有人比我更擅长当领导人,我没必要再那么劳心劳神,何乐而不为?”

柳影言语间的轻松,不似作假,倒是让其他几人沉默了些许。

“我倒是理解柳影,朕就要你现在成为朕的女人若非哥哥姐姐们优秀,我怕是也不会如此自在。至于我的话,我觉得没有必要等待,毕竟若是三位金丹修士前来,总是要分点功劳给他们。”

“我也赞同若雪,连这一界的最强者都已经击溃了,就算是这一方世界自救,可终归到底,是后天而已,没有必要束手束脚,等志愿的话,最后我们岂不是给别人打工。”

林青青身为散修,一路行来,自是不易,此间胜利在即,哪里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演戏没有演全套,反而暴露了他虚伪的本性。

而这,也是他徐同道平时在人前,不喜欢演戏的一大原因。

演戏演全套,他徐同道不是做不到,他有那个意识,也有那个能力,但……太累了!

所以,多数时候,他徐同道都是尽量给人一种平静的表情,不为难自己,也不骗别人。

“哟,是良才呀?我听人说你现在不得了了,生意越做越大了是吧?听说你现在在开网吧?开好几家了?”

不远处,一个阿姨级的长辈拦住葛良才,一开口又是夸,又是问,语气很亲热。

徐同道坐在八仙桌旁边喝茶,耳朵听见了这番话,但他眼睛没有看过去,只是微笑听着。

那边传来葛良才的应答:“没有没有!二舅母你说的太夸张了,我也就赚点小钱,呵呵,现在也就三家网吧,生意一般般,呵呵,真的一般般。”

……

三家网吧了?

徐同道笑了笑,今晚你必须成为朕的女人暗道:怪不得葛良才一段时间没见,整个人都抖起来了,三家网吧,生意不错的话,一个月就能挣好几万,一年挣好几十万,在乡下这个地方,绝对是暴发户的级别。

无论是现代还是后市从贫困地区考出来的学子生活都不好过。有的哪怕是集合全村的力量,日子依然过得紧巴巴的。

并且现代的日子过得比后世更加可怜,毕竟后世社会上的工作岗位非常多。只要不怕辛苦哪怕没有找到家教这个工作,打零工依然能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去。

而现在社会上工作岗位极少,很多待业青年在家不知道干嘛。学校虽然有意帮助这些贫困学子完成学业,可学校的能拿出来的勤工俭学岗位毕竟有限,资金上面那就更不用说老师工资都有些捉襟见肘。

在这种情况下学校能给贫困学子的是极其有限的,杨东旭不止一次看到一些学生两个馒头配点食堂里的免费咸菜就凑合了一顿。身为这个时代的天之骄子,生活过的却如此贫困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这个好,这个非常好。”张锦山有点激动的拍着桌子。

学校贫困学子一直是困扰学校的大难题,虽然学校尽量帮助,社会上也有一些有志之士进行捐款,可面对庞大的贫困学子人群这些帮助明显是杯水车薪。

两人去跑了趟绕城高速,轻轻松松就踩到120,心态也就彻底放飞,和李晟一起吃了晚饭,朕让你成为真正的女人再将李晟送回家,陈振这心里就躁得慌,迫切的想要炫耀一下。

给杨婵打去电话:“宝贝儿,干嘛呢?”

听筒里传来杨婵娇滴滴的声音。

“哎呀,客官,您可终于想起我了?”

陈振:“哎哟,这小醋劲儿,酸溜溜的,上班没有?”

杨婵:“刚下班了呀。”

陈振:“那出来浪一圈儿。”

杨婵:“浪个锤子,人家乖宝宝的,要喂狗狗,还要陪妈妈看电视。”

陈振忍了忍,还是决定来个大的,本来平时就忙,再不往死里撩,恐怕到嘴的鸭子要飞。

“这你就不厚道了,到底是狗狗重要,还是老公重要些?”

对面的杨婵捧着电话,感觉小心肝儿快从喉咙里蹦出来。

“滚呀,谁是你老公,我不要,不要。”

陈振:“当然我是你老公了,你出不出来?不出来我上你家里来。”

此时不过6点半,店铺的门还开着的,黄图坤就坐在门口,捡一根小板凳,坐在那里抠脚丫子,旁边坐着他的老婆孩子。

陈振本想下车就过去,可看到她的老婆孩子,觉得也不能就这么空手过去。

找了附近一个水果摊子,买了七八十块钱的水果,提起来满满两大袋,又一狠心买了一盒儿童牛奶,搬上车,一脚刹车踩在黄图坤门前。寡人现在就想要你

笑容如春风般和蔼,手里拎着满满的礼物。

笑呵呵的说:“坤哥,坐这儿摊尸呐?”

黄图坤抬头一看,等看清陈振,顿时吓了个魂不守舍,屁股下的小板凳儿滑了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陈,陈,陈警官?”

“嗯,是我,我这不过路么,顺便过来看看你。”

将水果牛奶,对着黄图坤的老婆晃了一下。

“嫂子,这给孩子买的点水果,给你放铺子里了啊。”

抬脚进了铺子,就给扔吧台上。

换了便装,他老婆根本就没认出来,可看见这么高大,这么阳光个小伙子,还提着礼物,抱着孩子就赶了过来:“这多少钱啊,你这太破费了呀。”

说真的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因为高分报了浙大,竟然一早就在学校领导这里挂名了。

站在旁边的虞依则是有些惊奇的看着杨东旭。她还真的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和自己一样是大一的学生,竟然还有这样隐藏的故事。

没有上清华北大,是因为家庭贫困吗?好像听说他是农村孩子来着,可不对啊。刚才张校长说他是来自燕京的学生。皇姐今夜必须成为朕的女人也就说杨东旭高考是在燕京考的,能在燕京考家里又是皖省农村的,虞依一时间有些糊涂了。

“比不上就是比不上,毕竟无论是教学资源,还是政策倾斜浙大都无法和北大清华比,这是事实没有什么不可说的。”张锦山摆了摆手,这个时代的人有的人喜欢粉饰太平,但有的人却看的很清,不但看得清,而且敢说敢做,他们是推动这个时代前行的最大动力。

“你说你来找是因为《青年志愿者一助一》的事情?”张锦山指了指办公桌面前的椅子示意两个人坐下:“想喝点什么?”

“不用,我不口渴的。”杨东旭笑了笑,拉开椅子在张锦山面前坐下,现在大脑里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说道:“是这样的张校长……”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