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吻的意思但是没敢吻_男人嫌弃女人的说说

被杨云帆当面说穿了心思,叶轻雪不禁咬了咬嘴唇,不敢抬头跟杨云帆对视,低声道:“对不起,我以为你……”

“你以为我听不出来,是吧?”

杨云帆笑了笑,看着叶轻雪那有些慌乱的眼神,不在乎的道:“确实是啊。你这么隐晦的表达,一般人还真听不出来。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要求你什么的。若是你遇到了真心追求你的男人,完全可以告诉我。我完全不介意我的老婆大人婚内出轨。”

说到这里,杨云帆笑了笑,目光中露出一丝嘲笑,看向叶轻雪,道:“只是,我猜,你遇到薛大少这种狂蜂浪蝶的概率,更大一些吧?毕竟,你如今可是身价数百亿的女富豪。你以为,这世上还会有单纯喜欢你的人吗?”

杨云帆说完,便直接离开了。

只是走到门口,他又想到了什么,折返回来,道:“哦,对了,为了防止你遇到薛大少的报复,从明天起,你的保镖数量最好多加一倍。”

叶轻雪神色复杂的看着杨云帆离开。

而杨云帆那一句话,在她心中久久萦绕不去。

面对这种状态我自然是不会害怕,开什么玩笑不过就是一群小混混小瘪三,别以为穿上西装之后就能够变得厉害起来,本少爷收拾你们还不是像玩一样,有吻的意思但是没敢吻人多又怎么样!

对方虽然人多但是在房间里自然也施展不开,不可能这些人同一时间对我发起进攻这么一来我的优势就更大,就算是同时面对三个人我也游刃有余,在我眼里这些家伙出拳速度太慢而且就算是被他们打到也没有什么感觉,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破我防,只见我在人群中左突右闪,不断有人在我身边倒下,每当我挥出一拳就会有一个家伙倒下,或者抱着自己胸口又或者是抱着自己身体某一个部位不断哀嚎起来,没办法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是已经收着发力还是会让对手缺胳膊断腿,这些人自然不会是我的对手!

很快刚才满屋子黑衣人现在能站着的已经没有几个,我是越打越来劲,自从练了桃运神功之后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对敌,除了兴奋还是兴奋原来这就是战斗简直太爽了,但是对方可不会这么想,这小子居然这么厉害这些多久已经躺下了大部分兄弟,而且个个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现在自己这里只剩下小猫两三只,开什么玩笑这还怎么打?

宁梦彩在米国人没碰到玉后立马就收进了自己的包里,并把包捂得严严实实的。

而老者说完后,大家都清醒起来,然后都进了宴客厅,而刚才的事情似乎没发生过一样。

见大家全部进去了,罗志行跟宁家两姐妹打个招呼就拉方凡进去了。被嫌弃是什么感觉

再不拉进去,自己这个女婿就要被宁家大小姐抢走了,看那宁家大小姐那眼神,那深情款款,连自己都差点沦陷了。

等进了客厅才深深的嘘了口气。

“方凡,别乱来。”罗志行警告一句道。

“爸,我是那样的人吗?放心,不会,我那么喜欢月琪怎么会呢。”方凡信誓旦旦道。

罗志行并没有管方凡,而是独自一人四处跟人打招呼,他怕再带就要引来更多的蝴蝶。

方凡郁闷的只好自己端起一杯酒慢慢喝着。

宁梦彩不由得看了看四周的人,发现都伸出好奇的目光,顿时感觉压力特别大。而这时候听到了方凡的声音,顿时那压抑感就消失了。

当她一见方凡那块在宁家随处可见的布,用这布包裹起来的东西时,就明白方凡肯定没钱买好东西。

她也明白方凡只是罗家的一个上门女婿,自己身上肯定没什么钱,而且这次还是跟他岳父一起来的。

肯定不敢随便乱发钱,那么这块布包裹的东西一定很便宜,为了照顾方凡的面子,她本想立马就收起来的,那知道自己的表弟表妹搅局了,想到这就想一巴掌甩过去,拍死两人。

“梦彩,我送你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方凡淡淡微笑道。

刚一说完就感觉到一道杀人的目光过来,方凡暗叫不好忘记自己的老丈人在这里了。

想到这立马收敛了笑容,也不去看罗志行,只是站在那里。

宁梦彩看了看方凡,被自己爱的人嫌弃说说见他如此淡定就打开了那块布。

顿时,所有的目光都看向这里。本来大家都带着讥讽,嘲笑的眼神看来,但当一看到这块玉,都闭上了自己的臭嘴还有那可怜的眼神。

说话的时候,他手脚就不干净的向梁红玉伸了过去。

面对这等登徒子,梁红玉直接施展出自己最强大的攻击,第二斩。

不过当时在出窍期的时候,陈昊能够发挥出远超自己修为的力量,当时陈昊的一件甚至能够重创出窍巅峰,甚至就连分神期他也可以交战一二。

而梁红玉这一剑也就是出窍巅峰级别的力量,至于能不能打上出窍巅峰,那还是一回事。

虽然她的战斗力极为不俗,可是梁红玉再怎么强大,她也只是一个出窍期,而那个登徒子却是一名实实在在的合体中期,她这一剑甚至都没有伤到那合体中期的修真者分毫。

虽然这登徒子一脸坏笑的表情, 可是他的内心有些暗暗心惊:“真是没想到,她们竟然还有这种本事,只不过出窍中期的修为,根本无法伤到自己,她的剑法我一定要得到手。被别人嫌弃的伤感说说”

当然剑法他想要,人,他更想要。

在他的即将触碰到梁红玉的时候,一道剑气从侧边滑过,在短短一瞬间,他就察觉到了危机并立刻躲闪。

这家伙刚说完,昨天上门那混蛋接口道:“小子,你很嚣张来我们这里看到我们张堂主居然还敢口出狂言,看来你是不想活了!识相点赶紧把钱拿出来否则不但是你小子会出事你那个相好也会出事,还不出钱也可以就让你那个相好出来卖,按照你那个相好姿色可是能值个大价钱,说不定几年之后就能还清债了,到时候再换给你,反正女人也用不坏!”

一群人自然是哈哈大笑起来,不过在我眼里这小子已经被我判了死刑,侮辱我的女人那就是罪不可恕,这小子我一定会让他知道这么说是什么下场。

“很好,你小子我记住,刚才你说这些话我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让你知道话不能乱说!”

“怎么,你小子还敢对我下手,想把我打得满地找牙你有这个个本事吗?臭小子,你连毛都没有长齐就想玩女人,那妞是你马子没看出来你小子泡妞很有一套,这么漂亮的妞居然被你搞到手了,怎么样滋味如何是不是很爽,你小子行不行,那可是一个少妇你小子面对这种女人不会腿软吧!嘿嘿,老公嫌弃自己怎么办你小子要是觉得自己不行那就让我过去帮帮忙,保证能够让那娘们非常舒服非常满足,兄弟们你们说我这话对不对?哈哈,还想收拾我,你有种就来试试看,老子就站在你面前你倒是来打我啊!”

而这家铁路公司,最早是国有的,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国家推行私有化之后,这家公司落入到了胡拉多家族的手里。

但是后来也几经转手,成了一家股东众多的股份公司。

最近十几年来,这家公司的经营状况一直是不好不坏,现在李兴凯已经收购了这家公司,成了这家公司的大股东。

而且还认识那两个省的议员,这样看来,这家伙还真是很有一套嘛!

肖锋笑着看着李兴凯,李兴凯也笑着看着肖锋。

“我不得不承认,你真的是个人才。好吧,你先说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想要在这两个港口之间修铁路的?”

关于这一点,肖锋很好奇。

李兴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当然是观察喽!”

“此前我一直在搜集关于你的资料,可从收集到的资料上来看,你就是个做正当生意的商人,直到你在铜国自助陈家的时候,你的身边突然多了很多俄国人。而现在南美,那个国家的俄国人最多?当然是委国!”

不得不说这家伙分析事情的条理还真是很清晰。

所以在看到阵法正在逐渐消亡时,他们才开始害怕起来。

可是他们害怕又有什么用?如今外面有大量的军队将此地包围起来,仅凭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无法突围出去。

不过这里面也有明年人发现陈昊根本不慌不忙,其中一人对他问道:“堂主,您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你还有后手?”

听到这些人对自己的询问陈昊,没来由的仰天大笑:“哈哈哈!没想到最后竟然变成了这样,虽然依旧在我的意料之中,不过没想到他们的办事速度竟然如此迅速。”

那人又问了一遍陈昊,这一次,陈昊对他们说:“我自然不会让你们白白死去,不过既然已经成为了修真者,那就要承担修真者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所以,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毕竟小命是自己的,别人没有必要为了保护外人的性命,就浪费自己的精力。”

言外之意就是,我不管你们啦,你们看着办吧。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们就看到陈昊的身体竟然逐渐淡化起来。

显然,在一开始留在这里的就是陈昊的分身,他做的所有事情,就只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