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放过我by_非强制性强迫by红一 txt

“师傅,要不我们换普洱吧,普洱养胃。”

“没关系,我喝惯大红袍。”

杯子离着嘴边不到一公分的时候,陈修忽然说道:“师傅,你胃没什么问题吧。”

“我胃好得很!”

张老笑骂说道:“不就是喝你一杯茶而已,至于这样小气!”

不等陈修在喊停,直接一口就喝进嘴里,下一秒“噗”的一下,茶水直接喷发而出,喷了陈修一脸都是!

“臭小子,这就是你三万块一两的极品大红袍!你这是欺师灭祖,我要清理门户!”

张老拿着拐走就追着陈修要打,陈修是一边绕着沙发逃跑一遍喊道:“师傅,我错了还不行,我道歉!”

“道歉有用要警官做什么!”

“师傅,你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说那么偶像剧的话做什么!”

“臭小子,气死我了!”

“好嘞,林兄弟尽管放心,我这为人你也知道,价格绝对让你满意!”陈黑胡当即招呼着手下小厮,开始忙活起来。

不过他本人,则是将林逸拉到了一旁,小声道:“林兄弟,前阵子坊市这边一直有人在找你,来头似乎不小,你可得小心留神着点。”

林逸点头道:“多谢提醒,感激不尽。”

“嗨,什么谢不谢的,朋友之间难道连提个醒都要感激么,那也太见外了。”陈黑胡爽朗地哈哈大笑,能不能放过我by随即又道:“最近这段时间那些人来得少了,不过有时候还是会出来巡视一番,林兄弟你只要稍微留心一点,应该问题不大。”

“嗯,这事我心里有数,有劳陈兄弟费心了。”林逸应道。

虽然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但对方这个人情他还是得心领,否则换做投机一点的人物,别说给自己提醒,这时候估计早已经偷偷去找人通知南天门和于哲了,毕竟不管怎么说,提供了情报必然是有重赏的,这年头谁会跟灵玉过不去。

陈黑胡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而后又道:“哦对了,还有另外一件事,破烂王那家伙貌似也在找你,这事呢我只是跟林兄弟你说一声,其实这种只会说大话而拿不出实际成果的家伙,你不搭理他是对的。”

林逸闻言不由一阵汗颜,当初他答应去青云阁找破烂王铸器,如今都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这事却被他完全抛之脑后,说起来还真有些对不住这位破烂王。

“老板,我算过了,仿品里面以陶瓷制品最好卖,其中又以茶具最好卖。今天我还问过一些客户了,他们表示如果我们店里有些精品的仿古茶具,像是精品高仿的成华鸡缸杯那些配齐一套,卖个一两千的他们也都愿意买。”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白掌柜回报说道。《皇上请您放过微臣》

“那行,我们就进货呗,多进一些。”

白掌柜颇为为难的说道:“老板,我们没有货源啊!如果要利益最大化,我们也不能一直跟别人进货。”

“没货源?这倒是个难题了!”

陈修挠头说道:“无敌的淘金网有没有卖?”

“卖是有卖,不过大部分都是很低端仿品,和义乌的小商品差不多,我们拿来卖也卖不出高价来。”

白掌柜建议说道:“我个人觉得如果我们真想长期做下去,最好是自己找人定制烧制,能保证质量,虽然烧不出一比一来吧,烧出和原品七、八分相似也好。”

“找人烧制?谁会烧制啊?”

陈修苦恼的挠头,古玩界造假的人不少,尤其是书画和瓷器品这两大块,要他们烧出原品七、八分高仿度基本不成问题,但是这些人都是生活在社会阴暗角落的人,见不得光,谁会公开说自己懂得造假。

深情并茂。

看不出有丝毫的虚情假意。

如果有,只怕他能直接去当奥斯卡影帝了。

“行。”

任东国重重点头。

接过钥匙和卡,道:“那这事,我就先帮你瞒着。能不能放过我晋江”

“不过,我会盯紧你的,但凡发现你有任何问题……”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

上车,走人。

现在是下午五点半,距离任雨柔下班,没多久,时间刚刚好。

车上,叶天纵还提了个不情之请,有车,有钱,这事情,得让任东国自己搪塞过去。

任东国外表看起来窝囊,实际上是被任家耽误了的,他是一个很精明的人。

满口答应。

二十分钟后,到达目的地。

鉴于上午的一番骚操作,任雨柔现在坐稳海龙湾项目负责人的位置。

作为老公,尤其是出手教训田中信和年轻人一帮人,叶天纵的地位,也非同一般。

“殿下,你怎么了?”

一旁的白笠,却是很奇怪。

自己带着这一位凤凰族强者,已经来到了这一处传承之地。

传承神焱,近在咫尺。

他为何不去收取先天神焱?

他站在这里,一动不动,算怎么一回事?

“事关重大,我需要研究一二。”

“要知道,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

“一旦错过,或者我有什么轻微的失误,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你们这一族,也距离覆灭不远,你懂吗?”

杨云帆不愿意让其他人看出自己内心的纠结。

一本正经的话语脱口而出,与此同时,他转过头去,冷冷的看了白笠一眼,似乎在警告对方。

刚才,这个聪明的女人,好像察觉到了什么。

“是,我懂了。放过我好吗by清扬”

“殿下如此谨慎,真让人佩服。”

经过杨云帆这么一解释,白笠眼中闪过一丝恍然,微微点头。

吴医生和自己是多年好友。

年龄比自己大十岁,曾经在自己最落寞无助,甚至精神失常的时候,给予了很大的帮助。

可以说,是她的人生导师,她的话,就是名言警句。

所以,对于买车一事,她没有追问,等回头再来详细了解。

打卡下班,开车将任东国送回家之后,再前往临城精神病院。

医院很大。

收容各种精神病患者,而且因为条件设施还有人员过硬,甚至吸引了诸多外地人前来就诊。

在大厅的人物介绍栏中,所谓的吴医生,其实是个女人。

五十岁左右。

看起来面容随和,而且地位颇高。

排在第一位,头衔多,医术好,在精神病领域,是专家中的佼佼者。

“天纵,你别紧张。”

“一会儿,吴医生会给你做个全面的检查。”

“等报告出来,我们再对你的情况,进行评估。”

任雨柔柔声说道。

这个福源慎太郎虽然以前是个出名的浪荡公子哥,但现在看来,倒也不是个草包嘛!

就这样,他也就放松了对福源慎太郎的警惕。

而福源慎太郎这边,也就悄悄把爪子伸向了他岳父的公司。

最近更是从欧姆龙总部那边挖走了不少技师,而这些技师几乎都是欧姆龙在传感器方面的专家。

要知道现在欧姆龙的核心产业,囚宠by傅渝其实就是在PLC控制板块,和传感器这一块了。

尤其是传感器这一块,更是欧姆龙事业部的重中之重,被他们视为公司未来发展的支柱。

而福源慎太郎挖角的这些人,几乎都是来至于欧姆龙的传感器板块。

而且几乎都是来至于欧姆龙最核心的温度,和湿度,感应部门的人。

按照他的说法,他要走这些人,就是为了制造出更好,更加灵敏的血压计和血糖仪。

可欧姆龙内部很多懂行的人,对他这样的说法,却嗤之以鼻。

你特么一个做血压计和血糖仪的,要这么多的传感器技术干嘛?

“好,两分钟。”吴明宇应了一声,赶忙挂了电话。

“医生,我怎么了?怎么还要抽血啊?”患者有些惊慌地问道。

哪怕她不懂医学,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对头。切开引流么,量体温、血检、喊骨科,还这么紧张的表情。

“现在我判断你的感染可能已经有些严重了,不过一切还是要以检查结果为主。”刘半夏说道。

“刘医生,体温是37.7摄氏度。”检查完体温的护士说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又看向了患者,“你还有别的地方有疼痛的感觉么?”

“就是脚趾头有些疼,别的地方不疼。医生,为什么打麻药完了还疼啊?”患者皱眉问道。

“嗯……,我怀疑现在的感染可能已经到了骨头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疼痛。等一下骨科的医生吧,先别担心。”

“刘总,就是这位患者么?现在脚趾有什么样的感觉?脚掌下压,会有坠痛么?”走进来的吴明宇问道。

“打麻药了。”刘半夏赶忙提醒了一句。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