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我乖的温三_温三作品集

面对这种强烈的反差,中国近百年来都曾有人筹划开发浦东。从孙中山先生到著名民主人士黄炎培先生,再到国民政府,都曾经有过开发浦东的打算,但都没有成为现实,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他们都一样,没有钱搞起来这个事情。

这个事情呢!看起来像是坏事,但是,仔细一想,实际上是一件好事。如果浦东与浦西同时开发了,在腐败的国民政府领导下,它就会像浦西一些地区一样,建设得杂乱无章。那么,现在面临的任务,首先就不是开发,而是旧城改造。旧城改造,比建一座新城,要困难得多,有的问题子孙几代都改不过来。

一张白纸,好画最新的图画,可是,一张已经杂乱无章的字,想要在上面勾勒出来美妙的图画,那么就相当困难了。

这个和我们后世时候老城区改造是一个道理的,如果在老城区之外建设全新的城区,是相当好建设的,所有的东西都规划好了,直接建设就可以,把居民区、商业区、公园等等都安排明白利索的,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可是,如果是老城区改造,那么,要比重新建设一个新城区困难得多,改造一个老旧的城区,把他变成新城区的模样,大概要花费的金钱是直接建设新城区的十倍,甚至还要多出来一些。

直到下午三点多四点,金锋才进入到车间,拿起未加工完的东西接着做起来。

这一作,也仅仅做了半个小时,四点半金锋再次收工走人。

这一晃一天功夫就这么过去,到了第二天金锋依旧是照旧九点才起床,又跟徐新华喝茶到了十点多才进工作间。

这还没拿起东西没弄几下,老九门的祖师爷高伦就到了。

金锋随即放下手中的活去见了高伦。

这一见一上午一转眼就没了。

看过高伦带来的青铜神树以后,金锋相当满意。

这是古楚国文化的结晶代表的巅峰之作。

通高四米,足足比三星堆的青铜神树还要高十二公分。皇叔我乖的温三

下面为一方形底座。六条象征树根的斜撑之间的底座上,各跪着一个夸张的人偶。

人像的双手前伸,手里还捧着一个一寸见方的方形盒子。

六条树干邪邪的往上,每层伸出三根树枝。它的枝头有一长一短叶片包裹的花蕾,其后套有小圆圈。

上到两米高的时候枝条往外展开,就像是含苞待放的牡丹。

最上面则是一头展翅飞翔的凤凰。

强大的真气犹如实质一般,轻易的洞穿了蓝小茹的心脏,陈东城既然出手了,就没有丝毫留手的意思,击碎了蓝小茹的心脏之后,顺手往边上一挥,真气破体而出,将蓝小茹的身体切开了大半,整个胸部只剩下左侧肩膀下方一小部分还连接着。

蓝小茹犹如破麻袋一般侧倒在地上,大丰哥感觉不对,惊讶的睁开眼睛看着这一幕,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生这样的事情。

“哈哈哈哈,真是没想到!杀我的居然是你!”倒在地上的蓝小茹忽然诡异的笑了起来,还口齿清晰的说起话来。

陈东城和大丰哥都是一惊,正常人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即便是强大的修士,恐怕也不可能继续活下去了,但这个蓝小茹,居然还能说话?

“很惊讶吗?老实告诉你们,你们想要杀死我,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我是不死之身!”蓝小茹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将断掉的身体撑了起来,顺手把将断未断的那一部分直接给扯掉了。

强大如陈东城,也不由得被这恐怖的一幕给震惊到了,可以吃皇叔的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听到这话,徐新华当即就把嘴里的茶全都喷了出来,呆若木鸡。

梵青竹万般无奈出门给金锋圆场,金锋吃过早饭又跟徐新华喝了两壶茶,混到十点多懒懒散散的进入工作车间。

徐新华修复完了天圣铜人拿到金锋给的奖励。

足够徐新华吃几辈子的彩俑保护液配方。

激动得就要发疯的徐新华屁颠屁颠跟在金锋后面,要帮金锋一起修复写字人钟,却是被金锋拒绝了。

进入工作车间,青依寒对金锋视若无睹,自顾自的捣鼓自己的笔记本。

小道士冲着金锋吐吐舌头,没好气叫道:“你算错了。金锋。”

“昨天,我没被赶出去。还留下来了,略略略……”

金锋压根没搭理小道士,抱着写字人钟到了新添置的工作台上,开始拆解。

另外一边,青依寒师姐弟利用电脑构件木牛模块还在一次又一次的计算拼接中。

张零百无聊赖无所事事,探头探脑在远处偷瞄金锋把写字人钟一股脑的拆下来看也不看的丢在一边。

要知道维护、保养乃至大修跟完全国产化的仿制那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仿制一款战斗机而且还是一款重型战斗机,可不是上嘴唇碰下嘴唇,说一说就能出来的。

那可是重型战斗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空忧型重型战斗机,内里涉及的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可谓浩如烟海,而国内迄今为止研制生产的最先进型号也不过是歼—8Ⅱ,无论从哪个方面都照比苏—27差了不知道多少档次。神秘皇叔我要了

如此情况下,想要仿制苏—27,实现国产化,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基于此,总部首长的提议遭到不少人的反对。

有反对的,就必然有支持的,而这些人的观点也很朴素,那就是像苏—27这样的空军核心装备不能永远指望着外人,如果有一天俄国人翻脸不认人,国内难道还有经历一次60年代工业大倒退的教训?

所以为了不让人卡脖子,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

至于难度,瓶颈,当年两弹一星有没有难度?有没有瓶颈?不还是被老一辈人拿着算盘、铅笔和绘图尺给一点点儿啃下来了?

“确实有些发现,不过说来话长,阁主请稍等,我去拜托奥田兄晚一点再开船。”林逸远远的和奥田坝打了个招呼,南岛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的,不过以他和奥田坝的交情,延迟一点时间开船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用了,这次航程比较紧张,为了避免耽误时间,我们直接上船说吧,张金淼副院长也一起听听,等说完之后,我自己赶回来就可以了。”上官天华挥手一卷,将林逸几人全都带上了远古战舰,看到林逸的时候,奥田坝就已经打开了护罩,皇叔我乖的温三百度云所以他们并没有遭到什么阻拦。

“林逸小师弟,你怎么才来啊!大家等了你好多天呢!再不走,就要赶不上报名了。”上官岚儿蹬蹬蹬的跑过来,嘴里说着抱怨的话,小脸上却满是明媚的笑容,哪有丝毫责怪的意思?

只要林逸能来,上官岚儿就已经非常非常高兴了!

“不好意思,被耽搁了一些时间,然后日期也没留意好,让你们久等了!”林逸微微一笑,隐秘的对上官岚儿使了个眼色,随即向张矜淼、奥田坝等人招呼问好。

不过,供养那是必须的。

昨晚上给金锋要的五亿供养,今天已经自动的降到了两亿。

一尊佛祖真身舍利两亿。

两尊佛祖真身舍利伴随金锋一起去星洲,一同在斗宝大会上亮相,那是何等之高的逼格?

徐新华在旁边眼睛都直了。

亲自上手举世公认的唯一的佛祖的指骨舍利、顶骨舍利,这是要修多少个纪元才修得来的福分呀。

才这么点供养功德钱,这对金锋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啊。

“要不就答应了吧。两尊舍利才四亿。人虎首富当时捐给寺庙还是十亿呢。”

“也不过只是受了顶骨舍利的礼赞。”

“你才拿四个亿就能……”

梵青竹越说越小声,因为自己每说一句,金锋的脸就会黑上一分。

到最后完全不敢再说了。

“化解戾气?亏他说得出口。”

“告诉那个老秃驴,我金锋说出去的话,皇叔太凶猛收不回来。”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