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之不要再攻略我了_变身之不要再攻略我了

安宁起身:“伯母,我是裴安宁。”

“安宁啊。”钟六妹笑的更和气了:“这名字好听也好记,安宁,我记住了。”

她过去拉安宁的手:“怪不得我们家元子非说你呢,真是长的俊啊,瞧这模样,这身条,让人挑不出一点不好来。”

“您过奖了。”安宁脸上带着特别适度的笑,带着几分礼貌,也带着一些疏离。

“你看这家里,元子他们兄弟三个,我也没个闺女,就想着有个闺女能帮我搭把手,可巧你就来了,既然来了,咱也别闲着,一会儿你去厨房帮我烧火做饭吧。”

钟六妹那就是故意的。

她就气萧元给安宁买那么贵的衣服,却不知道给她这个当娘的买一件,另外也是看不惯安宁那轻手拿脚的作派,就想着为难她,想着安宁年轻抹不开面子,一会儿硬是把她支到厨房烧火,让她熏的脸上一片黑灰,把她弄的狼狈一点,看她还怎么体面。

萧元看了钟六妹一眼没说话。

钟六妹本就是个没什么脑子的,就她那点脑子还支使安宁,不是萧元小看她,实在是她没那个能耐。

趁着熬药的功夫,钟景晟大国医在今天也破了三十年的例熬夜陪着金锋一起煎药。

手里拿着手机一眼不眨把金锋的一系列手法摄像保存,八旬高龄的大国医只感觉这辈子都白活了。

强自摁捺住将金锋切片的念头,大国医背着手凑到金锋跟前向加金锋举起了橄榄枝。

“小锋啊,你……确实是很年轻有为的嘛。像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年轻人应该多加点担子。”

“啊……要不医学院……我给你报个名,弄个院士咋样?”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嘛,啊,医学院院士是没你的双院院士值钱,但这可是关系到祖国人民身体健康的大事啊……”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变之不要再攻略我了”

“我看呐就这么决定了。我知道你工作忙……我也不要求你那什么来坐班不是。”

“一年来个一两次专门给首长看看病就得了。”

“啊……就这么决定了。”

“你要是不来,咱们中医就真的要没落了啊……”

“真的?!”陈梦忍不住叫了一声,随后又捂住了嘴巴,如果让外面的周丹萍知道了她还藏着压岁钱,别说以后买那些了,就是这半年都没零花钱了。

“那可说好了,不准反悔!”陈梦生怕陈楚反悔了,急急忙的说道,然后伸出白嫩嫩的小拇指。

陈楚和陈梦拉了一下钩,陈梦这才满意下来,她知道陈楚一向是说话算数的。

中午饭,周丹萍做的很是丰盛,甚至比起过年时,都还要丰盛几分,就是这样,都还生怕做的不够,毕竟这可是陈楚,第一次离开陈家,离开她身边。

陈国华今天也早早走了回来,一家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中间的时候,陈国华对着陈楚说道,“到了那边,有什么事,给家里打电话,生活费不够,你在那边办一张卡,这边给你打过去!”

“对,去了先办一张银行卡!”周丹萍也对着陈楚说道。

陈楚无奈应了一声,他没法说出来,这几天时间来,他虽然赚的不太多,不过在安阳这个小地方,绝对不算少了!

上线将近一个星期,“我的世界”在各个游戏论坛、网站的销量,开始缓慢上升,网游之骷髅也疯狂尤其是“口碑”效应开始出现。

莫从依旧很冷静的对电话中的江南雨说:“现在你做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用我们先去寻找证据的,因为有一些证据就在你的电脑中。”

江南雨听到之后迅速地喊着自己的手下你,“你们赶快的给我看着,现在我就要回到酒吧的。”

莫从从来没觉得这件事很难。

邱雨在一旁叹气,他们就这样什么线索没我在?

只是发现了江南雨留下了血池。

这个血池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莫从推了推邱雨,“邱法医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莫从被迫地找到了电脑,这个江南雨的电脑依旧需要这密码,无奈,本来是想一个人搞定的,却发现重案组的人基本都来了,包括严加,也包括那个新局长。

严加快速的走到了莫从的面前,坐在了莫从的身旁指挥着。

“密码是不是江南雨的生日?”

莫从快速地输进江南雨的生日,不对,那么到底是谁的生日或者是什么纪年日。

一旁的邱雨在一旁快速的提醒,“莫从会不会是江南雨酒吧开业的日子呢?”

有些失望的安德里,选择了人物,然后熟悉游戏规则,随后就开始玩了起来,没有任务和目标,也没有系统和精致的画面,只有随心所欲天马行空的建筑,还有破坏。

可安德里抬起头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他这时候才注意到游戏时间,变身之我的系统有毒竟然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

安德里不由一惊,他想起刚才的游戏体验,那种将脑海里的东西,全部实现出现的感觉,让人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他几乎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此刻他的电脑上,已经出现了一座城堡!

在没有大规模的推广之下,几乎就靠玩家和用户的推荐,昨天整个下载量已经突破一千,这对于一款新游戏来说,已经绝对出色。

而这仅仅是开始,尤其是规模效应出现之后,恐怕下载量还会继续增加,陈楚能够得到的也会更多!

可这些没法跟周丹萍、陈国华他们说,毕竟在他们眼里,这时候可是要以学业为重,游戏这种事在他们却是不务正业的存在,说出来肯定会遭到反对,陈楚也只有找合适的机会,跟他们在解释了。

陈国华的话不多,说了几句之后便不在多说,就像这么多年一样,不过吃完饭之后,就没有再出去,而是将陈楚的那些箱子,还有带的东西都看了一遍。

周丹萍则说了许多,陈楚也在一旁听着,他知道今天要不听完,明天走了,周丹萍怕都是睡不着觉。

第二天一大早,陈楚就来到了安阳车站,准备乘坐火车前往燕京,车票是陈国华买的,也不知道他找了什么关系,竟然能在这种车票紧缺的情况下,给陈楚买到卧票。

看了一眼陈国华、周丹萍,还有一向赖床,今天破天荒起来的陈梦,陈梦拿起东西,开始了上车。

之前的那个弟子,变身之不死魔女已经将客房准备妥当,林逸则是暂时先住了进去!刚才催发武技,让林逸用尽了身体里所有的体力真气,所以林逸要休息一会儿才行。

楚梦瑶也没有再去打扰林逸,而是转身准备去处理一下暗夜宫接下来的事情,她准备召开一个全宫会议,安抚一下暗夜宫那些弟子,毕竟之前的事情,对这些人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一转身,楚梦瑶就看到了一路小跑过来的太上长老,不由得愣了愣:“太上长老,您有伤在身,这跑什么啊!”

虽然楚梦瑶对于太上长老这种见风使舵的性格有些不喜,但是毕竟太上长老认可了林逸,以后和林逸联系,也不用看着太上长老的脸色了。

“瑶瑶啊,林少侠休息了?”太上长老小心的问道。

“恩,他昨晚连夜赶过来的,然后还迎接了这么一场恶战,自然累了,要休息一下。”楚梦瑶自然不会说林逸的体力真气用尽了,才会休息,而是将情况推给了连夜赶路。

“哦……”太上长老也没有多问,她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真正的目的不是这个:“瑶瑶,你看,你和林少侠的订婚仪式,什么时候举办一下?变身之我被诅咒成萌妹”

安宁笑了笑:“外头围城的知道吗,我们是一伙的。”

余有才赶紧陪着笑脸过去:“这不,正找你们呢你们就来了,赶紧的,我送你们出城,你们出去了,赶紧叫你们夫君撤退,你说说,我也没把你们怎么着啊,这冤家宜解不宜结,我送你们出去,咱们大家都好,你要是觉得不痛快,我再给你们点银子可好?”

安宁把茶杯重重的放到桌上:“不好。”

她忽尔就动了,然后,余有才就感觉到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安宁脸上带着笑:“坐下。”

余有才一屁股坐下:“姑奶奶,我们没仇没怨的,你犯不着啊,我……我就是个狗东西,你杀了我还脏了你的刀呢。”

安宁也不理会余有才。

她看了看萧芙和萧荟:“你们俩带上我给你们的药粉去城门那里,开了城门迎你爹进来。”

萧荟和萧芙笑着答应了。

这俩姑娘一人提了一把刀。

那刀上还淌着血呢,一看就是杀了人的。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