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_天赐暖婚帝少宠妻入骨

那玫瑰花都是用大红票子叠的。

也就3000来块钱吧。

看样子,夏雪莉在庄小强的心目中,也就值3000块钱。

夏雪莉慌乱的摇头说道:“你快走吧,我不要,以后不要来找我,我,我已经有对象了。”

庄小强一愣。

然后往屋里看看说道:“我咋不知道你有对象呢?把你对象叫你出来认识认。”

夏雪莉也是吓懵了。

明明他是亲眼看到我做掉的庄小强。

怎么庄小强就又活了?

我心里有点纳闷。

我纳闷儿的不是庄小强又活了。

因为我根本就没灭掉庄小强。

我只是在他身上输点阴气,让他断片,记不得在夏雪莉家被打的事。

我们离开后,我背着夏雪莉,打电话告诉铁亮。

让铁亮去处理这件事,逼着庄小强离开江城,以后不允许他回来。

真不知道这铁亮是咋办的事,没有把庄小强吓走。

夏雪莹惊愕的瞪大眼睛。

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看了夏雪莉好一会儿才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咱俩把史克浪杀掉是吗。”

夏雪莉咬牙切齿的说道:“史克浪本来就是个恶棍,我早就听说过他,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他帮着人放高利贷,又贪财又好色,不知道害死了多少女人,杀了他是为民除害,否则的话,不知道多少女人还会被他害死!”

夏雪莹摇摇头说道:“可是史克浪那个家伙长得人高马大,咱俩根本打不过他。”

夏雪莉说道:“没事的,我能找到帮手。”

说完之后。

夏雪莉对我这边喊道:“张二皮,你出来吧。”

我从里面走了出来。

夏雪莉为我和夏雪莹做了介绍。

并把我和她一起做掉庄小强的事,也告诉了夏雪莹。

我们三个成了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

然后就一起策划怎么做掉史克浪。

策划好之后。

夏雪莉就把夏雪莹拽到一边。

“怎么昨天刚过完就又期待了啊~你这样不行啊,一点学习的动力都没有,今天测试垫底的估计就是你了~”卡卡喜老师说道。

“垫底的位置不是有杨幸运预订了嘛,我最多倒数第二。”那位同学说道。

“杨幸运每天的努力锻炼我都看在眼里,你灵力修炼课上打瞌睡我也看在了眼里。来!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大家出来排队了!”卡卡喜老师说道。

众人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全部走出了教室,在通道里排好了队走向了体能测试馆。

教学大楼和体能测试馆之间因为没有走廊,帝少心尖宠宝贝别太坏而且外面下着小雨,所以每个人的身上都淋到了一些雨水。

“大家跑起来~”卡卡喜老师催促道。

男同学被淋到一些雨水也无所谓,女同学则是很介意,听到卡卡喜老师的话后都不管队伍了,直接快速的奔向了体能测试馆。其中包括了艾鹿纱和向雏田。

只有秋蝶蝶一个女孩子无动于衷的走着,混在了男孩子的人堆里。

“你有收到药了吗?”杨幸运向着秋蝶蝶询问道。

没等夏雪莹说话。

夏雪莉就苦着脸说道:“夏雪莹,我真的一分钱都没有了,今天没挣着钱,有个小子缠着我,我就躲回来了。”

夏雪莹上前拥抱住夏雪莉。

流着泪水说道:“我今天不是来向你借钱的,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我外面欠的钱利滚利,已经快到1000万了,我的房子和车早就都卖了,现在除了工作,没有一样值钱的东西了,根本还不上,当初借钱的时候,史克浪拍了我的照片,才借给我钱,现在史克浪就拿着那张照片威胁我,如果不还他钱,他不但让我去陪他,还要让我带着你一块去陪他,这个家伙不但打我的主意,还打你的主意。只要他把照片一亮出去,我就会胜败名列被辞退,我这一生也就全毁了。所以我想好了,只要我死了,他也就不会在亮那张照片了,至少我死了还能保住名节,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亿万豪宠腹黑帝少萌妻你要好好保重。”

夏雪莉顿时崩溃的大哭起来。

她哪受得了这种生离死别。

紧紧的搂着夏雪莹大哭道:“夏雪莹,你不能想不开,总会有办法的。我们不能就这样让他给逼死,史克浪一开始就是对你起坏心,拉你下水,我们就算死也要拉上他。”

地上放着不少零食袋子,显然这几天她少吃,陡然见到陈楚,跟陈梦在一起的女孩,这时候也有些惊愣,她这会正用大大咧咧的姿势,和陈梦一起玩着游戏。

脚底下还放着不少零食袋子,让她脸色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子,她保持了十几年的淑女形象,全部都毁于一旦了,这形象如果让教了她多年的英国礼仪老师撞见了,大概非气的直接从大西洋游过来不可。

“哥,你怎么回来了?!”胡乱将嘴里的零食吞了下去,嘴角还带着渣子的陈梦结结巴巴的对着陈楚问道。

陈楚看了一眼游戏室,竟然还打着地铺,显然两个小丫头这几天,没少在这里浪费时间,“这里,我还不能回来不成!”

“哪里,”陈梦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拼命想着理由,脸上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哥,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你这几天都不在,我是心神不宁的,才让欣雨过来陪我的,欣雨你说对不对?!”

眼前的丫头,就是之前那天和陈梦一起入学燕京国际学校的梅欣雨,见到向她连使眼色的陈梦,梅欣雨像蚊子一样应了一声,“我是来陪陈梦的,没有说谎!”

谢绪宁和叶琳琅到了廖天成的家门口。巨宠婚妻帝少的心尖宠

廖家的木门是打开的,门口有一个竹子做的绿纱门。

“请问廖天成在家吗?”

一个系着围裙的女人从厨房出来,一看见谢绪宁和叶琳琅,便纳闷道:“你们是谁,找我们家老廖做什么?”

廖天成从卧室出来,看着门口的谢绪宁,心里“咯噔”了一下,面上却是如沐春风般的走到绿纱门后面打开门。

“小谢,好久不见,你都这么大了,我都差点没有把你认出来。”

谢绪宁见廖天成把自己认出来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廖哥,我找你有点事。”

廖天成扬声对着妻子道:“娟子,今晚加两个菜。”

汤娟应了一声,“好。”

“什么事?如果不急的话,我们边吃边说。”廖天成疑惑地看了一眼叶琳琅,轻声道:“这是你妹妹?”

“不是。”谢绪宁也不想和廖天成客套,径直说明来意,“廖哥,我朋友今年参加高考,但是我怀疑有人在她的高考分数上做了手脚,我现在想要查一下她的高考分数,最好能看见她的高考试卷。”

苏叶笑了笑:“苏先生的眼光很毒辣呢。”

她其实根本不知道苏锐的眼光到底有多毒辣,毕竟,某人可是通过目测来判断人体各项尺寸,譬如肩宽、腰围等等,嗯,这目光简直跟游标卡尺一样,准确的不行,但是又纯洁的要死。

苏锐才不会用这项技能去判断苏叶的三围到底是多少,一纸妻约帝少的心尖宠一定不会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苏叶小姐的学历应该很高吧?”苏锐说道。

“毕业于美国沃顿商学院,经济学博士。”苏叶笑道。

说这话的时候,她自己也端起了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看起来很优雅。

“沃顿的经济学博士,却来到了这片土地上经营一家会所,这让人更意外了。”苏锐猜到了这苏叶的学历可能很高,但是没想到高成了这个样子。

苏叶笑了笑:“都是为了赚钱养活自己罢了,活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虽然认为我的能力还算是挺强的,但是,在苏先生你的面前,我还是差了不少。”

“男人女人所负担的责任本来就不一样,这不能比。”苏锐说道。

说着,她伸出了一只手,对苏锐说道:“我叫苏叶。”

“苏叶?”苏锐听了,轻轻的皱了皱眉头,和对方握了握手,问道,“这是华夏名字吗?”

“不,拉丁语的名字,Suje。”这叫苏叶的美女说道,“只是听起来和华夏名字的发音有点像,而且,以后若是移民华夏的话,都不需要另取新的名字了。”

“嗯,单单从名字上面来看,咱们还是本家呢。”苏锐笑了起来。

这个名叫苏叶的女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成熟和知性的味道,从某些方面来讲,她的气质和薛如云比较相似一些,但是,后者总是在苏锐面前流露出来那种妖精一般的媚态,则是苏叶所没有的。

当然,如果苏叶也表现出这种状态的话,那么那些年轻的小男生恐怕会立刻被迷得神魂颠倒了。

“能够和华夏陆军少将成为本家,真是我的荣幸。”苏叶笑吟吟的说道。

她的微笑让人很舒服,但是所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很是有些意外。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呢?”苏锐也没否认,直视着苏叶的眸子,似乎要透过对方的眼睛直接看到她的心灵。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