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猫又不见了无弹窗_他的猫又不见了 完整

这可不仅是丢了一个靠山,连带着他俩也都被叔叔南天极光在信中一顿痛骂,司海啸可是他花了大代价才终于扶上位的,就因为这俩货带去青楼玩了一趟,结果就把好好一人给玩成精虫溢脑的傻子了。

这下好,之前种种努力全部付之东流,天价的灵玉砸下去。连个响都没听见。

两兄弟正在后悔不迭的时候,却没想到,突然之间传来了这么个消息,司海啸转眼竟然奇迹般的重新上位了!

南天霸和南天门收到消息,连忙动身前去拜访,直奔新开张不久的中心商会,果不其然,他们不出意外见到了意气风发的司海啸。

“哎呀,司掌柜。可让我们找到你了,这两天到处找不到您的身影,可把我们俩给愁坏了!”南天霸和南天门两兄弟满脸堆欢的凑了上去。

“哼,你们真的有到处找老夫?”司海啸神色一冷。之前的凄惨遭遇,已经成了他这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

那是他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这两个人却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树倒猢狲散。如何能让他不记恨!

我正准备冲过去时,安澜却拉住了我,冲我摇了摇头。

很明显她也看见了,而且她今天也看了那段视频,知道对面那两个人一个是我妻子,一个就是妻子出轨的对象。

“你放开我,老子过去锤死这对狗男女!”

安澜死死拉着我,冷静的说道:“你别冲动,冷静一点……”

“这他妈怎么冷静?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搞事,我还冷静?”我怒吼一声。

安澜依然死死抓着我不放,然后又对我说:“你现在过去什么都得不到,而且你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都白费,就他们这样又能说明什么呢?”

安澜的话忽然将我点醒了,的确他们并没有太过分暧昧,只是叶泽贵这老王八蛋在我妻子臀上捏了一下。他的猫又不见了无弹窗

但就这一下,我忍不了!

可是又一想,公司破产的事可能跟他还有关系,要不就再忍一忍,等我找到足够的证据后再摊牌也不迟。

于是我这才渐渐冷静下来,然后就看着妻子把叶泽贵扶上了车,而妻子则坐进了驾驶室。

季风辰没想到萧梅竟然会把自己换过去,好让她能跟冯正坤更好的聊天。

“冯正坤,你过来坐吧”季风辰说道,随后便直径离开了。

转过头,看见萧梅在冯正坤的旁边,弯着腰,笑着拍拍冯正坤的脸后又捏了捏他的耳朵。

季风辰皱着眉头,握紧了拳头,转过身,不再看他们。

一会儿,季风辰又转过头,看见萧梅竟然将板凳搬的离冯正坤特别近。而她跟自己的时候,从来都没有那么近过。

来到另一边,转过身,看着他们,只见他们一直在聊天,一直笑呵呵的聊着天。萧梅的笑容,一直都不曾消失过。

“梅,我真的是他不在时你寂寞的解药么?”季风辰越看越生气,越看越难过,不知什么时候,脸上落下了泪水,喃喃的说道。

换岗,季风辰坐在机子前,冯正坤则一直在季风辰的身边跟萧梅聊着天。

“林林,你坐这吧”季风辰咬着牙忍着,最终还是将张林菲给换了过来。他的猫又不见了txt16k中文

将板凳往远处挪了挪,盯着萧梅,他的笑容,还是一直都未曾消失过。

转眼,奥迪车便往前驶去。

同时安澜也招下了一辆路过的出租车,拉着我上车后,告诉司机跟着前面那辆奥迪。

在出租车上安澜还在安慰我,让我冷静点,千万不要冲动。

我双手拳头攥得紧紧的,都能明显听见关节发出的“咯吱”声。

跟了一路,我也忍了一路。

直到奥迪车在安澜所在的酒店门口停下,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我当时就笑了,还好安澜在,只要他们去开房了,我就可以来个瓮中捉鳖!

果然,妻子又扶着叶泽贵进入了酒店,而我和安澜也随即进了酒店。

安澜直接走向前台,前台的接待很客气的喊了她一声安总。

安澜随之问道:“给我查一下刚才开房的那两个人在哪个房间?”

“好的,安总。”

安澜毕竟是公司副总,她自然有权利知道这些信息。

正等着查询房间时,旁边忽然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安副总,你这样可不好吧?顾客的隐私是你随便查的吗?”

“没听见么?”天蝶皱了皱眉头,他的猫又不见了娱乐圈微久她一直在模仿天婵,天婵作为天蚕变这个身份在天丹门里的时候,向来都是一言九鼎,冷酷无比,这也是外界公认的形象,但是天蝶却不知道,天婵也有柔情的一面……

“天少门主,你莫要欺人太甚!我们暗夜宫,插手天丹门试炼奖品的事情,的确是我们不对,但是大家都是上古层面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居然让我给一个散修小辈下跪?我没听错吧?”黑衣长老气恼的说道:“我们暗夜宫,也不是好欺负的。”

“跪下。”天蝶只有两个字。

“赵奇兵,我们走,看他敢怎么样!”黑衣长老一甩袖子,就要拉着赵奇兵强行离开,在他看来,天蚕变就算是天阶后期巅峰实力的高手,也不敢无缘无故的出手的!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让黑衣长老的心脏就是一紧,差点儿没脱落了,不过,下一刻,黑衣长老的心脏就要爆炸了,因为他惊骇的发现,他身边的赵奇兵,一条手臂居然没有了!

黑衣长老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天蚕变是如何出手的,赵奇兵的手臂就脱落掉了。

只要不承认波音737max机型的飞机有结构性问题,他与月光为邻那么过不了多久,这声势浩大的禁飞令就会被解除。

波音的危机自解。

就在辛格想着应对记者的时候,突然一个助理走了进来,低声道:

“董事长,公司的五个大股东来了。”

“他们想见你。”

听到几大股东要见自己,辛格瞳孔微缩,整个人也紧张起来。

前面他应付的那些股东,充其量只是些有一定投票权的股东,但将要去见的这五大股东,是波音真正的掌舵人,他就是被这五人推荐上来的。

这五大股东的资料,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外人也无从得知。

辛格整理了一下衣衫。

亦步亦趋的赶往了见面的会议室。

一进屋。

辛格就连忙热情的走上前。

讨好道:

“戴董事,杜董事,詹董事,约董事,凯董事。”

“你们有事,提前通知一声,我过去一趟就行,哪里需要劳烦你们大老远跑一趟,各位董事你们先坐。”

这时候,进来几个乘客,手里都拿着伞,看来外面下雨了。

“梅梅,下雨了,你带伞没?”冯正坤问道。

“带了”萧梅笑着说道。

“一起走吧”冯正坤说道。

“好啊”萧梅笑着说道。

于是,他们俩就这样在季风辰的眼皮子底下笑呵呵的离开了。季风辰转过头看机子,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你今天不对劲诶”张林菲说道。

“不想说”季风辰嗅了下鼻子,他的猫又不见了 娱乐圈淡淡的说道,随后擦拭掉脸上的泪水,但泪水却止不住的一直翻涌而出。

下班,季风辰赶紧换好衣服跑了出去。看见萧梅撑着伞把冯正坤送到车站,送上车,还将伞也给了他。

这时候,雨下大了,萧梅被困在站台走不掉。

“你是不是傻啊,伞给他了你怎么回去?妈的,冯正坤你好意思让她给你撑伞啊!”远处的季风辰看着在,雨淋在身上,同样也淋在了心里。

一会后,季风辰跑过去,将伞递给萧梅:“给”

继续道:

“为了避免股价受到太大波动,我会联系其他金融人士,让他们帮忙发声,不会去碰波音股票,让波音的股价始终处于正常市场状态。”

辛格双眼一亮,用力的点头。

“这就再好不过了。”

“有各大董事倾力相助,这次危机定能迎刃而解,甚至不仅能转危为安,更能成为我们的一个机遇,一个向外展示波音强大内在的机会。”

戴维等人对视一眼,不置可否。

作为犹太人,他们在经济领域有着天生的敏锐性,在知道全球范围掀起波音禁飞令的瞬间,就意识到情况不妙。

第一时间就过来了解情况。

波音是一颗巨大的摇钱树,还是全球适航审定标准的制定者,这是万万不能出现问题的。

近来美股动荡不断,波音一旦出问题,将会直接引发雪崩。

这是他们不愿见到的。

他们只想平稳顺畅的赚钱。

在辛格与五大股东商议之后,很快漂亮国各大金融大亨就陆续发声。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