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黑帝的逃妻_恶魔黑帝蚀骨囚虐

“祖宗,祖宗,你们能不能保佑雨薇,无忧无虑的长大?雨薇再也不想读书了,太苦了,三更灯火五更鸡,天不亮就要起床,太凄惨了……简直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祖宗,你们以前也这么辛苦吗?读书是杨家的传统吗?唉,你们也好辛苦……”

小丫头跪在祖宗牌位面前,一开始还一本正经的祈祷着什么,到后面,她却是开始向祖宗们挨个诉苦。

“雨薇,你给我过来!”本

来杨云帆这一举动,让林红袖心中很是感慨,她都差一点落泪了。

然而,这会儿听到小丫头让人哭笑不得的话,她什么感触也没有了,恨不得立马将这个没出息的女儿,拉出去暴揍一顿。“

娘,我错了……”

小丫头一听林红袖那咬牙切齿的口气,就知道自己要倒霉了。林

红袖知道她皮糙肉厚,不会揍她,估摸着要给她加上家庭作业了。而她,一听到要写作业,头都大了。“

爹,我先走一步,我去找祖爷爷!”小

……

本来是预计再过一年可以买房,但是广告收入很香,姜禾的省钱能力更香,照现在的收入,再过半年,明天开春大概能摸到二十万的边。

二十万可能只够小康家庭买辆车的,但在这个房子均价六七千,高档小区不到两万的三线小城,可以拿到属于自己的不那么大的房子。

房子大小还没定,只是做个准备,看能力去拿,在许青看来,主要还是位置和户型,如果有个八十平的房子,各方面朝向周边都符合他和姜禾的喜好,未必就比一百多平的大房子差。

如果遇到有一百多平的楼盘符合心里的完美幻想……那就要再加几分力赚钱,魔鬼黑帝的逃妻顺便考虑一下朝许文斌借。

目前先了解着,总比到时候匆忙决定的好,房子这种东西抛除掉价格因素之外,某方面来说和选玉石一样,看缘分,合眼缘。

就是一个平凡人,没必要住顶尖小区,虽然非常累的话应该能买得起——许青估量着自己目前的粉丝数,以及压下来的比较烂但给钱多的广告合作,赚钱要堂堂正正,不然会毁了口碑。

“少爷闭关,也是为了更好的提升自己。所以,我们不能懈怠。要是少爷闭关出来,知道你打败了拳王哈迪斯,一定会引你为傲的。”陈小刀拍了拍农泉的肩膀。

农泉一听,顿时如打了鸡血一般亢奋起来。说:“俺要打赢这场比赛。少爷一定会夸俺的。小刀,俺继续去练习了。”

“去吧!”

陈小刀继续坐在台阶上,看着农泉将软布一层一层裹在胸前、腹部和手臂上。然后,开始不住一遍又一遍地卧沙。

这沙子只有薄薄的一层,不住地卧下去,对身体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好在,农泉已经适应了这种训练。练起武来,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练习。

陈小刀眼神里燃起希冀的光芒。

赵旭不在,这帮兄弟都能支持他的工作,这让陈小刀很欣慰。

第二天晚上,临城体北路体育馆。豪门猎爱黑帝的小逃妻

陈小刀这边虽然对外封锁了“打拳”的消息,可没想到临城体北路的拳馆附近,仍然人满为患。

陈小刀对值守的熊兵问道:“怎么一回事?我不是让你们对外封锁了消息吗?”

“还是有自己的好。”

姜禾抿嘴,下意识想去看看自己的国债逆回购,旋即想起现在国庆还没过完,赌场没开门,又生生止住动作。

“你觉得什么样的好?”许青问。

“自己的好。”

“不,我是说你喜欢热闹的,还是清净的,一楼方便的,还是顶楼开阔的……各有优点,比如一楼方便,三四楼不用太费力,也不像一楼那样人来人往,顶楼安静,不会遇到在楼上蹦蹦跳跳的邻居。”

“你喜欢的,我都行。”姜禾干脆利落地把选择权都让出来。

她只要有一个家就好了。

“嗯……我是觉得清净一点好,毕竟我们两个工作都需要安静。”许青早就思索过,不过没想着一人独裁,揽着姜禾对她解释:“其实不考虑上班地点的话,我们两个住哪里都差不多,比较宅,如果是那些主流工作的话,肯定是离市中心越近越好,甚至去大城市更好,要适合我们的,反而是一般人不合适的那种,就像现在住的这里,房子老归老,住着安逸,人员流动相对来说很小,也不会半夜有上班族在楼道里走来走去……”

“嗯……”

姜禾揉着额头,闭了闭眼睛,从沙发上起身,高干索爱沉欢txt整理一下裙子,见许青抱着衣服准备去卧室,把他拉过来用力亲了一口。

“你干什么?”许青这货还嫌弃,“刚睡醒还亲我。”

“臭吗?”姜禾问。

“臭。”

“一会儿晚上我吃大蒜,臭死你。”她皱皱鼻子,转身去洗手间。

“……”

许青愣了片刻,微微侧头,听着洗手间里的哗哗水声摸了摸头。

吃就吃,谁怕谁。

……

夜。

睡了一下午的姜禾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脑袋里思绪飘飞。

许青早已经呼呼大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睡衣都懒得穿了,天天洗完澡就光着膀子在那儿抱电脑玩,到该睡觉了就钻被窝里睡觉。

十月,秋凉。

空调也不用开,两个人盖着薄被,半夜有时候还会有些冷。

姜禾挪开许青的手,没几分钟,猪蹄子又搭过来,让她一度怀疑许青没有睡,是装的,但安安静静只搭着,又打消了她的念头。

许青慢悠悠说着,姜禾自己从来都没想过这么多,一直都是能住就行,现在听到许青的话,有点点懵,一边点头一边试图理解。

过不久,她眼睛越睁越小,靠在许青身上睡着了。

许青笑笑,扶着她在沙发上躺下,拿外套盖住肚子,黑帝少主的囚宠继续在电脑上敲敲打打。

……

半睡半醒间。

一片胡饼被掰成两半,其中一半被粗糙的手指捏着递过来。

然后被白净细嫩的手接过。

姜禾低头看着自己白净的双手,再看看干硬的胡饼,没由来感觉到一丝古怪。

抬起头,天阴阴的,片片云朵像按了快进一样,在天空动来动去。

“吃,你吃。”

“嗯。”

姜禾迟疑一下,低头试探着咬一口,接着抬眼看看,二娘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二娘。”

“快吃,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我……我……”

姜禾歪了歪头,想说什么,又记不起来。

许一诺很兴奋,这是正经的一助。虽然说在前几天刘半夏做手术的时候也跟着做过一助,但是今天这个急救患者的感觉不同。

一层层打开腹部,整个腹腔暴露在视野中。

“可见腹腔内少量出血和渗液,探查后发现十二指肠有穿孔,胰腺顶端轻微伤。判断可能原因是撞击后造成,与方向盘压痕位置相符。”刘半夏检查了一下后说道。

“行十二指肠穿孔修补术和胰腺部分切除术,同时检查胰腺是否有肿瘤。等我做好结扎后,准备冲洗和抽吸。”

刘半夏说完就开始操作起来。

肠修补术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做了,嗜血撒旦的烙痕而且这位患者也算是幸运的吧,这次虽然受了伤,造成了十二指肠穿孔,但是他的胰腺损伤并不是很严重。

如果胰腺损伤也变得严重的话,那就得做胰腺十二指肠切除术了,那可是大手术。也正是王明星做的那台手术,刘半夏自己未必能够撑下来。

冲洗好肠道和腹腔,刘半夏直接进行了缝合。胰腺是否有瘤体或是囊肿,那得一会儿再检查。

刘半夏的缝合术有了提升,这次缝合起来就连他自己都有了一种很过瘾的感觉。不到二十分钟,这个穿孔修补就完成了。

即便梁晓琳她们已经看了无数次刘半夏的缝合,可是每一次看都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因为刘半夏不仅仅缝合得快,缝合得还很好。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