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疯狂地侵占_危险首席的契约床奴

而且还知道之间这样做便是天所不容的,可是谁又让他碰上了呢?前世因果为上天安排,他也是个人只管今朝。他还算到了,他与这个老人再无交际,也算是给昨日的一宿之恩作为回报。

忘前川再一次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摇了摇头,心中想到原来自己活了八百年的道行和这万物皆空的本事,在真遇到所谓的人情冷暖也会动容啊。

得了不想了,忘前川于是如此,向人问询了一下。如何才能坐火车这样的东西后,一阵发愣,他竟然犯了一个大错。他好像把自己所有在这个世界流通的货币都给了伍仟那个小毛孩子,自己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想了想,用不用自己用法术直接飞过去得了,可又想了想自己立下的规矩,还是算了吧。

不过说也巧,他正灰头土脸的从火车站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昨日给钱的那两个正主。

只见伍仟与毛洁贞结伴而行,伍仟左手提着两个包裹,右手还推着行李箱,背上还背着一个巨大的旅行包。而毛洁贞却一件东西也没拿。

忘前川看着两人微微一愣,眨了眨眼睛。心中却是怎么想的,自己昨日给这小子就搭了一下线,没想到现在已经变得这么红了,这小子可以啊!

其实在忘前川眼里的世界是和普通人是大不相同的,总裁疯狂地侵占他不禁可以看到一个人的外貌,而且还可以看到一个人的筋脉走向。很神奇的是他还可以看到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比如说眼前出现的状况,伍仟与毛洁贞分别左右手的中指之上分别连接的一条鲜红的红线。这便是姻缘线,也可以说月老牵着的红线绳子。

每一个人都有着这么一条姻缘线,不过都是断开的,有时候会不小心连接上。刚开始是白色的,后来感情的加深,以及情感的投入后,就会变成红色。

断开到连接这个过程内,在现在来讲人们叫做它“缘分”,而从白变红的过程呢,人们叫它做“情分”。这便是人的一场机缘与造化。

不过现在看着红绳的颜色,两人的感情已经陷入佳境了。

伍仟也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忘前川,伍仟很是开朗着向着忘前川打招呼道:“大哥!”。

忘前川微微一叹气,瞧把这小子高兴的,连称呼都变了。

忘前川走上前去,问道:“你们这是...?”。

毛洁贞看到忘前川问话,残酷总裁的地下囚宠竟然有些畏惧,向伍仟的身后挪了挪。忘前川也没觉得什么,开来兑轮之术已经起效果了,这丫头已经忘记自己是谁了吧。

这一点,白松打算再查一查陈晓丽,也就是本案中另外一个和贾竹同校的销售药物的人,这个人同样地跟她的销售者也提到过要少吃、减半吃这样,这可能是出于学生的谨慎,也可能是出于其他问题。

第三,唐天宇为什么会自杀呢?

按照贾竹对唐天宇的了解,这个唐天宇对小岳是有感情,但小岳死了他可能真的就一般在乎。怎么就死了呢?

这一地,白松不得不把目光盯上了王平。

据白松今天所了解,小岳死了之后,唐天宇刚开始就很痛苦和惊吓,但是因为他在宿舍的人缘差,同学们都怕惹麻烦,全走掉了。

王平和唐天宇是老乡没错,但是他俩的身份差距可是不小,唐天宇和自己的舍友都处不好关系,没道理会和王平关系那么好。

对了!

白松突然想起了一个很细节的东西。

大海分局,是如何那么快知道白松和任旭去了学校的?

地方大学,直接就可以随便进出,就连男生宿舍楼,也没什么难进的。

就连他们开的车,也都不是什么警车,承受不住他的无度索取更没有开到学校里面,他俩也没有穿警服。

“那你是想...做什么?”李长河逐渐握紧机械弓,以防不测。现在太诡异了!

“本以为你身上有鬼气缠绕,想帮你顺手拿掉。可看样子,你们相处的很融洽。但你也被更危险的邪祟盯上了。”老和尚估计是已经发觉了云婷的存在。淡语着:“既然不尘让你送信过来,我也能理解他的意思。我就帮你挡住这个邪祟吧。”

老和尚说完这句话后,好像有些疲惫和释然。潘科却是怪笑一声,对李长河低语:“你小子有出家的打算吗?”

...

另一边,【长城玩家】在安定那些被【任务】波及的常人们。

他们不是【玩家】,却在这段时间里经历了生死磨难。加上食物短缺,有人受伤的因素。让他们对【长城】十分的不信任。

甚至打算哄抢食物,攻击【长城】。

这给【长城】带来了一些麻烦,好在一些【道具】可以稳定他们的情绪。顺便打晕了几个心境崩坏打算攻击【玩家】的人,这才勉强稳住了他们。

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现在是多了点药物和食物。但对于他们的情绪没有多少的提升,奔溃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那时候单靠【玩家】可抵挡不住这么多鲛人。

只有尽快结束任务才是唯一的方法。【长城玩家】叹息一声,就开始在寺庙各处巡视。打算找到点线索。他不择手段强要了她

“以林云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在后面的擂台赛,他争夺前三问题都不大。”梅姑长老感叹。

紧接着,梅姑长老话锋一转,摇头叹息道:“可现在,危局依旧没破,还有那么多人虎视眈眈,若林云被打败,连后面参加擂台赛的资格都没有了……”

大长老和崔长老都神色凝重的点点头,这才是他们现在最为担心的地方。

高台上。

禁军大统领,也震惊的望着投影画面。

“这小家伙,竟然接下了昊云天这一招,真是给了我一个惊雷啊!”

“去,给我搞清楚这家伙叫什么名字!”禁军大统领下达命令。

以三阶空冥境,能够跟二阶大乘境的昊云天打成这样,这不得不令他重视啊!

禁军大统领心中清楚,昊云天作为炼魂宗当下最优秀的弟子,他是二阶大乘境中顶尖级的存在。

若是换个二阶大乘境中,偏弱的,恐怕……恐怕都已经输给林云了!

“我这就去问天剑宗。”副统领迅速应下。

小青龙是林云的最后手段,不到万不得已,林云绝对不会让它出手,得好好隐藏这张超级底牌!

而现在的局势,显然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

“嘎嘎,小爷早就手痒痒了,臭小子你放心,小爷弄死他!”小青龙贱兮兮的声音,在林云脑海中响起。

昊云天见林云发笑,总裁强占娃娃妻他只感觉林云的笑容,令他心头发毛。

“跟我一起上!”

昊云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在绝对的人数和实力碾压之下,他自信林云不可能再玩出什么手段,毕竟林云终究是个三阶空冥境!

轰!

昊云手中战戟挥动,涛涛内力灌注其中。

随即,昊云天化作流光,带着强悍的威力,再度朝林云横扫而去!

“我们也上!”

刚刚骑上三轮车的吴天海,疑惑地转过头来。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儿吗?”,停顿一下,继续说道:“诶,你从哪里弄来的狗啊?”。

忘前川挠着头,表情略带一丝的不好意思,说道:“刚刚在那个纸箱子里面捡的,然后我看了一眼四周,没敢问别人要不要,你说我要是养了吧...”。

“行了,行了,打住。我知道你的意思,就是想让我养这只狗是吧?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不过这小东西也可怜,行了我收着吧。”。

忘前川微微一笑道:“那好,那就交个您了,我就先走了。”。

随后,与吴天海告别一番,两人便纷纷离了开来。

拐过一个柱子,忘前川看着吴天海抱着那只自己从背包中,取出的忠犬。嘴角微微一笑,却又是摇了摇头。其实那东西自己不应该给的,可是他看到吴天海在古稀之年的下场,受病痛折磨而死,希望自己给的这个灵物可以陪伴这位老人度过孤独的余生吧。

虽然忘前川看到了吴天海的前世,也明白了因果。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