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哉沈独肉_贫僧善哉x沈独肉

女帝是真的拿她这个妹妹没有办法,明明多聪明多果断的一个小姑娘,没苏醒之前行事作风干净利落,为什么苏醒之后就突然变成这样呢?

要不是灵魂气息正确,她真的怀疑被夺舍了。

“好了,我不骂你了,别丧着一张脸,我们的爸妈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给谁看呢。”

“我马上就要走了,你来替我看着冰雪神殿,至于那群人就不用你费心去监督了,反正看了也是白看。”

“哎呀,人家哪有你说的这么不堪嘛。”女皇撒着娇跑到女帝身边,坐在小凳子上问道:“姐姐,为什么你最近总是要离开了?很忙么?”

“我们现在落脚在蓝星,这就相当于是我们的家,为了保护这个家,我自然要上心了。”

女帝瞪了一眼,道:“要是像你一眼,到时候蓝星轰的一下子爆炸,或者到处都出现了古迹怎么办?”

“保住我们俩的小命倒是容易,我就是不想再换地方了。”

曾经的女帝国是她花费了诸多心血在里面的,善哉沈独肉可终究还是成为了晨曦仙域进攻的阴谋牺牲品,如今转身到了蓝星,她有了提前预判危机的机会,女帝自然会最大程度的使用这个能力来保护自己,不是为了其他人。

而且这株神桂不仅高大,而且还能自己愈合斧伤,吴刚每砍一斧,斧起而树伤就马上愈合了,所以他也只好不断地砍下去。

这日日夜夜的都不得休息,却怎么也砍不断这月桂树。

眼看又是一年,都快要到中秋节了,自己还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月宫中砍伐这桂花树,未来的日子没有一点的期盼。

这都过了几千年了,还是这个模样,眼看着再过千年,估计还是这个样子,永无休止的不停的砍这桂花树?

吴刚觉得当年玉帝惩罚实在是太重了,自己不过是看着人间遭难,用月桂树来救人,把天上的桂花树散落到人间去。

玉帝就硬是惩罚自己几千年不停砍伐劳作,却是根本就没有希望,砍断这棵神树?

自己太惨了,玉帝太虚伪了。

“太慢了,下回快上一点。”。

随即便被打飞了出去,老大好像突然抓住了忘前川的把柄一样,之后对着还站立的老五,老二说道:“不要和他打近身,他和我们一样是古武传承。”。

忘前川一听愣住了,什么叫和你们一样,难不成你们也是古武传承。

就怎么一愣神的功夫,忘前川被一脚踢了出去,随即又是一套组合拳。

“嘭,嘭,嘭...”的拳击声,把忘前川一路打到了天上,沈独善哉同人图最后忽然有一如太阳般的光球砸落在了他的身上,忘前川轰然倒地,光球的威力之大可想而知,就和火箭筒一般,直接在地面上炸了一个大坑。刺眼的光芒也同时让整个地区的人们看了一个一清二楚,人们都看到了刚刚的那一幕,就在刚才好像有东西爆炸了,就在西南的碧水源里面。

刚刚从一个出租屋里面,查询而无果的端木等人,忽然感受到了灵气波动的感应。同时也接到了华肥的电话,瞬间明白了一切,三人直接就从二楼出租屋的阳台上跳了下来。

之后一拍即合,李妍说道:“分头行动!”。

而坐在小卖铺的华肥,脸上却有些不好,眼神有些缥缈。心中想到,这一回这波人弄得动静也太大了吧。

警察局中的郭有平也接到了报案,派出了人手去查看。

婉婉:(๑´ㅂ`๑)

“我……我才不饿,是我肚肚饿……”桃子辩道。

这有区别吗?

“所以你吃还是不吃?”何四海问道。

“我不吃,我就不吃。”桃子插着腰,硬气地道。

何四海还没说话呢。

桃子语气一转,“但是我肚肚要吃,就吃一点点,可不是我要吃哦。”

桃子说着,爬到椅子上坐好。

“好吧,那让你肚肚小心烫哦。善哉x沈独h”何四海把她的小碗里盛了一些。

“婉婉,你有没有吃早饭?”何四海向旁边直勾勾看着的婉婉问道。

婉婉摇了摇头。

“早饭都没吃就过来了?那行,跟我们一起吃吧。”何四海道。

婉婉可一点也不客气。

何四海话刚落音,她已经爬到椅子上坐好了。

为了这个研究成果,他带着团队连轴转干了半个月,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

“什么成果?是那些资料上面的吗?”姜枫闻言不由眼睛一亮问道。

胡仲修从斯蒂文赝品盗取来的资料都很重要,尤其是那部分科技研发资料,他早已经全部交给了徐皓研究。

“嗯,就是上面的,再给我三天时间,我保证能把成果交到你面前!”徐皓信心满满地拍着胸膛。

姜枫笑了笑点头,也不着急询问,三天而已,他还是等得起的。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不过我今天过来,是有一件事要和你们商量,你们听完先考虑一下,不用急着决定。”姜枫开口道。

魔都的意外,让他意识到漏洞出现了,他必须想办法尽快补上,至少也得有应对之法。

见姜枫神色凝重,两人都不由挺起腰杆,认真地听着。

和两人密谈一番后,姜枫随后离开了科技公司,然后回了一趟别墅,贫僧时镜微博肉准备直奔机场,他已经订好了去京都的机票。

任苒老不乐意了,嘟着嘴埋怨,“你才回来都没一天,又要去京都!”

梁中嘴角抽搐了几下,“拽什么拽?整得好像谁还没点绝活儿似的。”

次日清晨,姜枫来到了徐皓和马京华打理的科技公司。

自从带着马京华来过这儿一趟后,姜枫就没有时间关注这边了。

不过这次一来,倒是发现比之前壮大了几倍,人来人往,员工也非常多。

马京华把姜枫接到了办公室,然后把在研究室埋头研究的徐皓叫了过来。

“这么短的时间,你们把公司搞得有声有色,不错。”姜枫笑着点头。

科技公司成立的时间非常短,但看规模就知道蒸蒸日上。

“都是老马的功劳,我就带人专心做研究,压根没有操心过公司里的事。”徐皓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他这段时间就没怎么出过研究室,连睡觉都是在里面的休息室,用马京华的话来说,就是魔怔了。

“我看你脸色有点差,做研究也不能废寝忘食。”姜枫仔细看了看徐皓的神色劝告道。

“没事儿,就是睡眠时间少了点,有一个研究成果就快出来了。”徐皓兴奋道。

笑语盈盈的献殷勤。

这一幕只看的这个宝马男,求贫僧by时镜的肉章两眼发直,原本开豪车的优越感,瞬间就崩塌了。

他开着豪车有什么用?

女朋友闹点小脾气,他还慌里慌张的过去安慰?费尽心思的去讨好,哪有街边这个吃烤串的平凡男人幸福?

啧啧,酸死了,这宝马男把车子开出去好远,还从后车镜上去无比羡慕的看张凡,而他却不得不去面前自己那个。

自以为长相漂亮,但是脾气不小,蛮横无理,却不肯像刚才那个几个美女一样,哄自己的女朋友。

人生好惨呀!

这一刻这宝马男只觉得人生,太没意思了,他好羡慕人群中的张凡。

此时的张凡吹着惬意的风,桌子上各种的美食,那些烤全羊都被红珠用小刀,把肉都给挑出来了,那边的绿珠还在给他倒酒。

另外几个姑娘,则在唱着小曲,活跃着气氛,一边的荣乐成陪笑着,却一直不敢坐下来,只是不时帮着徐子君端新鲜的烤串上来。

夜风徐来,这边欢声笑语穿的很远。

在灵气复苏之后,白北雪国的气候更加严峻,但是似乎是苦尽甘来了,这个国家的超能觉醒者的人数竟然占据了国民总数的四分之三,剩下的四分之一有一部分是迟暮老人,还有一部分是刚出生的婴儿,可以说全名都变成了超能觉醒者,且大多数都为冰属性。

寒冷不再成为白北雪国的限制,反而成为了助力,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国家的实力在短时间内迅速上升。

这一日,北风呼啸,鹅毛大雪片片洒落,冰天雪地中,数千人席地而坐,他们身无片缕,用毫无阻碍的方式来贴近寒冷,接触寒冷,吸纳寒冷。

白色水蒸气从他们口中,鼻孔呼出,凝聚成一颗颗小晶体,落在地面上,有的人身前已经堆积了一大堆白色颗粒,膝盖和大腿都被掩盖住了。

被狂风卷起的雪雾中,一群赤着胳膊,穿着盔甲的女兵从中冲出来,她们每个人面色狰狞,行动速度极快,似乎前方有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

每个人手中拿着不同的武器,从这群人面前浩荡而过。

天上,冰雪凝聚的白色双翅战马上,手持轰击的女帝踏空而过,她的目光时不时会落在这群盘膝而坐的人群中其中一位,片刻后那人站起来,就会有战甲和武器从天而降,随后那人迅速跟上部队,消失在风雪中。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