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之一念成魔_斗罗大陆之圣魔九天

手术台上,无影灯亮的刺眼,眼皮像是睁开了又像是没有睁开。

朦朦胧胧之间,大梦回穿。

扎着马尾抱着书本的乖巧少女辛苦的挤上车,车上人很多,没有座位,勉强才找到一个可以站立的位置。

她刚刚站定,身旁就出现了一脸上贴着创可贴对着她痞笑的少年:“这么巧啊,小书呆。”

她现在很不乐意跟他在一块,但是最近每次坐车都能看到他,每次看到他车上都还异常的拥挤。

“想坐下么?”他低下头问她。

温知夏在女生里也算是比较高挑的那一类,但是在他跟前,就像是个小矮子,以至于每次他说话的时候,都惯性的弯腰凑到她跟前。

温知夏不习惯这样亲昵的行为,想要后退,但身后都是人,没有让她退后的地方,她板着脸:“你好好说话。”

说话就说话,干什么要把脸凑过来。

顾平生不羁的眉眼上挑:“温同学,这是礼貌你不懂?而且……”他说,“我这不是照顾一下你的颈椎,免得你脖子疼,真是好心没好报,小矮子。”

温知夏瞪眼:“我168!”

她哪里矮了?!

她在女生里明明很高。

她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说过她矮,这感觉就像是你跟每次都考年级前三的她说——你学习不行啊。

这不是侮辱,而是睁眼说瞎话。

“你,你年纪轻轻的为什么就瞎了!”温同学有被冒犯到。

顾平生阴恻恻的磨了磨牙,斗罗大陆之一念成魔“你长本事了,会骂人了?老师教你的友爱同学你学哪里去了?”

温知夏抿唇,半晌后对他用鼻孔哼了一声,撇过头去,表示自己的不屑。

顾平生看着她这劲劲儿的模样,生气倒是不至于,就是这心窝子里跟被人挠了一下似的。

彼时,车辆陡然一个刹车,温知夏站不稳,整个人跌倒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顾平生单手握住扶手,另一只手牢牢的将她护住,“喂,小书呆,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温知夏摇头,对上他带笑的眼睛,楞了一下之后,连忙非常剧烈的摇头。

那模样就像是再晚一分钟,就会被误会似的。

“司机,你没听见我的话吗?”苏锐眯了眯眼睛:“撞过去,不然你就死。”

不然你就死!

这种威胁让司机控制不住的打了个激灵!

他此刻忽然觉得,苏锐真的会杀掉自己!

苏锐目光冷冷的盯着前方。

你们不是总是喜欢高人一等的感觉吗?你们不是就想着高高在上来俯瞰世间的凡人吗?那么好,我就让你们体会一下权利反转的感觉!斗罗大陆之圣魔邪尊让你们找一找被踩的滋味儿!

旁边那辆奥迪并不是苏迎龙所乘坐的,此时已经靠了上来,两辆车并排行驶,那司机被苏锐的话语刺激了一下,猛地一打方向盘!

于是,这一台价值五百万的宾利添越,便狠狠的撞向了奥迪A6!

砰!

一声闷响!

那辆奥迪猝不及防,车门都被撞扁了!

这辆车被撞向了一边,来不及转向,一头撞在了路灯杆子上!

哐当!

这辆奥迪的安全气囊顿时弹了出来,引擎盖也高高的翘起来,整个车头都撞得扭曲了!

因为温知夏的入狱,笼罩在顾夏集团身上的丑闻像是也渐渐的被公众遗忘,这依旧是一家富有无限潜力的公司,依旧为莘莘学子们毕业后的首选。

像是一切都未曾改变,像是什么都未曾发生过,惟有身为集团掌舵者的顾总,再没有笑过。

两个月后,监狱内传来消息。

编号30987号病人病情发作,被紧急送去治疗,而此时的顾平生正跨越三个省正在开峰会。

等他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

他连人都没有见到。斗罗大陆之逆天魔琴

温知夏像是就这样消失了,他动用了多层关系和手段也只不过是查到了一星半点的蛛丝马迹,只是知道,这其中,出现了上京徐家的身影。

于十年前初遇的伊始,温知夏开始了一场盛大的期许,十年之后,终是在这场盛大的期许之中,失望而归。

在温知夏最初消失的那半个月里,顾平生疯了一般的动用全部的能力找人,但是最终都是一无所获。

后来的一天,正在会议室内开会的顾平生,在站起来的瞬间,没有任何征兆的轰然倒地,吓坏了一众高层,被紧急送往医院。

所有人目光聚集到了门口,只见夏振兴身着裁剪精致的黑色西装,带着与生俱来的威严气质形象,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他**而着重,脸上抹不去的一丝喜庆,领着夏洛依从红地毯尽头缓缓而来。

紧挽着父亲胳膊的夏洛依,身穿洁白靓丽西式拽地长裙,完美的身材迷人的曲线,一张绝美到若天仙般无可挑剔的面孔,从她身上散发着高贵典雅的气质。

她便成了今天唯一的亮点,没有人不被她的美貌所惊赞,现场顿时一片哗啦啦的掌声和欢呼声。斗罗之神魔惊世

站在红地毯另一头,手捧鲜花的乔子谦,他一身白色西装礼服,漂亮的领结庄重的很恰当地系在脖子上,映衬着他一张帅气至极的面庞,五官精致唯美得犹如善财童子。

乔子谦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净白的脸上透着秀气而缅腆的笑,如古希腊神雕般俊美的男子,让人倾慕到了极点。

正好那时江晚晚犯了他的忌讳被送走,他身边也需要一个可以带上酒桌和饭局的女人,一个从君悦带回来的交际花再合适不过。

只是她再三的出现在温知夏面前,想要鸠占鹊巢,让他早就已经动了铲除的念头。

但——

“学长,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对于死亡的恐惧,让赵芙荷哭得泪流满面,她还年轻,她不想死。

顾平生看了眼周安北,周安北让已经到来的医生进来。

但医生并未施救,显然这是要看顾平生的意思。

一面生,一面死,赵芙荷的精神几乎崩溃。

顾平生一身沉冷的坐在沙发上。

“太太的车刹车失灵是不是你做的?!”周安北沉声问道。

赵芙荷摇头,疯狂的摇头:“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做过,我没有。”

“不是你,你为什么在法庭上那么巧合的拿出了监控视频?”周安北质疑。

“视频?”

可怜那根路灯杆子,也几乎被拦腰撞断了。

坐在前排的两个人,直接就被安全气囊给震得晕了过去,斗罗之吞天魔功而后排两人也晕晕乎乎的,在车厢里面东倒西歪。

至于宾利添越,则是右前方大灯破碎,保险杠脱落了一半。

在这场撞击中,添越算是完胜了!

可是,这是一辆五百万的豪车!落地都要六百多万了!受到了这种撞击,得多少钱才能修好?

后方,苏迎龙看到了自己的爱车竟然撞的那么狠,顿时发出了一声心痛的嚎叫!

这辆车可是父母送给他的回国礼物!他还从来没有坐过一次,竟然撞成了这样子!

苏迎龙气急败坏的喊道:“该死的,给我追上去!逼停他!”

于是,这辆奥迪便义无反顾的冲上去了。

可是,谁要逼停谁?现在苏锐最不怕的就是逼停!谁来撞死谁!

“给我狠狠的撞,不要有任何的犹豫!”苏锐又下了命令。

于是,另外一辆奥迪也难逃厄运,不过,这一次宾利添越撞击的位置稍稍的有点偏,并没有将其拦腰撞飞,反而是撞到了后备厢。

赵芙荷一片空白的脑子,出现了应激反应,忽然之间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她跪在地上握着自己的手腕痛哭,一会儿念叨视频,一会儿喊救命。

死亡的恐惧击溃了她的理智。

周安北皱了下眉头,“顾总?”

靠在椅背上的顾平生闭着眼眸,膝盖上的手指,轻轻的弹动了两下。

周安北会意,让医生先给赵芙荷缝合伤口。

医生让两名保镖按住惊恐的赵芙荷,准备给她局部注射麻药。

但顾平生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他削薄的唇角开阖:“直接缝合。”

直接缝合,不用注射麻药。

医生顿了下,周安北却冲着他点了点头,示意他照做。

没有麻药,直接缝合的过程,疼痛感甚至比匕首划破手腕还要剧烈,赵芙荷中途晕了过去,有被用水泼醒。

缝合时间长达半个多小时,只有医生和身旁的一名助理操作。

惨叫声在雨夜显得格外的惊悚刺耳,后来,赵芙荷的嘴被重新塞上。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