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大着肚子和男友去领证_老婆大肚子可以拍结婚证吗

雨凝的脸很红,但是好在现在是黑夜,在火光的映射之下,人脸本来就会有点儿红,倒是不怕会被林逸看出来。

林逸伸手摸向了雨凝的额头,感觉到的,却是正常的体温,不由得愣了愣!雨凝已经退烧了,怎么还会冷?难道只是额头退烧了,身上还没有?

想到这里,林逸下意识的将手伸向了雨凝的腋下,不过不可避免的,却触碰到了雨凝的胸部,意外让林逸的手微微一滞,不过却恰恰好像是故意去触摸一样!

雨凝轻哼了一声,脸色变得更红了,不过却没有出言制止,也没有出手去阻止,一刹那触电般的感觉,让雨凝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心动,让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嗯……”雨凝发出了一声低不可闻的呻吟,可是即使是低不可闻,在这静寂的山洞之中也让林逸听得一清二楚,林逸的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许多,这声音的诱惑力是无可想象的,一瞬间林逸几乎有一种欲火焚身的感觉。

雨凝的心中又紧张,又期待,难道,传说中的那种事情,要发生了么?雨凝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但是此情此景此刻,却让她真的有了这样的想法。

三两大奔一贯而入驶入三里屯,让街上不少人不禁侧目观望。不是看豪车,而是脸上带着疑惑的神色。

燕京从来不缺豪车,甚至很多人不知道的豪车,全球限量版的那些超跑你在燕京都能找到起影子。

所以三辆大奔不算什么,哪怕这三辆都是打底五百万起的防弹车。只所以都看这这几辆大奔,是因为这种给人感觉稳重的大奔和三里屯的B格比契合。

来三里屯的人都是来找乐子的,虽然也有一些中年人甚至老年人。但跑车、悍马、哪怕是个性的机车才是符合这里的氛围。

你弄三辆顶配的大奔,严肃的就好像商业谈判。又或者是这些年轻人老子在去哪里视察工作一样,让人感觉异常的别扭。毕竟这里不是主干道车辆来来往往,女子大着肚子和男友去领证这三辆大奔直接停在了一家豪华酒吧的门口。

而且是直接堵在大门口没有离开的意思,颇有一种自己偷偷上网被家长堵住,下一刻就会被打一顿的感觉。

大奔停下之后中间一辆车没有动,后面一辆车下来四个一看就是保镖的人快步向酒吧里面走去。

“二长老,你去门口守着,若他强闯,直接开启大阵,这一次,绝对不会再直接将他放走!就算不杀了他,也要废他半条命!”天穹大长老目光幽毒,语气冰冷。

……

山门口。

林云昂首挺胸,立于此处,微风飒飒,让林云身上的道袍随风摆动。

天穹二长老、四长老,从天穹一族内走了出来。

他们看到林云后,顿时露出不屑的笑容。

“小子,你上一次败的还不够惨?你还敢来?你真以为,你能奈何得了我们天穹一族不成?你要搞清楚,这里是天穹帝国,不是火云帝国!”天穹二长老笑道。

林云双眸中闪烁着寒芒:“我上一次说过,等我再来之时,就是你天穹一族,付出代价之日!”

“哈哈!”

天穹二长老、四长老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就连旁边的守门弟子,都在暗暗嗤笑。

“就凭你一人,还想让我天穹一族付出代价?真是无知又狂妄!我们天穹一族的永生者都用不着露面,便能将你打得落荒而逃,你今天若是再敢闯入,我天穹一族定要废了你!”天穹二长老傲气十足、威风凛凛。媳妇怀孕了可以领结婚证吗

门口的保安很识趣的没有上来阻拦。这样的事情在三里屯并不少见,当然更多见的肯定是公子哥为了一个某个女的约架的戏码。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衣着妖艳的女子,被进去的保镖从酒吧中拖了出来。后面殿后的两个保镖衣着有些凌乱,并且在他们身后还跟着好几个酒吧的保安,显然在酒吧中动手了。

这种事情根本不用猜,因为即便有酒吧的保镖阻拦。和面还是跟出来十几个年轻人,领头的一个头上还在流着血把脸都弄花了。

但他却硬着脖子面色阴沉的盯着前面的保镖,走路极其嚣张看上自感觉此时的派头格外牛掰。

被架出来出的女的被塞进了中间车里,前面一辆大奔门打开从里面又走出几个保镖。七八个保镖挡在车前面对从酒吧中跟出来的十几个年年年轻人。

“误会,误会......”酒吧保安挡在中间满脸赔笑生怕双方再起冲突。

“误会NM个毛。”头上冒血的年轻人咒骂着,不断推搡挡在自己面前的保安,一副要带着人过去干架的架势。

这时候,五爪金龙从外面。

“少爷,你的朋友林云,传信过来。”五爪金龙说道。

“林云?”

小青龙顿时来了精神:“传信内容是什么?”

五爪金龙递上一个信件。

小青龙当即接过打开。怀孕大肚子可以办结婚证吗

“小青龙,玉莹遇险,我本不想麻烦你,但敌人实力强大,是天乾帝国的天穹一族,只能让你帮忙一二,希望你帮忙从中周旋一二,向天乾帝国施压,让天乾帝国不要插手此事。”

小青龙看完信后,顿时龙颜大怒。

“妈的,敢动我兄弟的女人,这天穹一族,是想被灭门!”小青龙眼睛里燃烧着怒火。

“少爷,我这就命人向天神宫传讯,让天乾帝国不要插手。”五爪金龙说道。

“不,我得亲自去一趟,收拾这天穹一族!”小青龙不假思索。

“亲自去?”

五爪金龙大惊:“少爷,那里可脱离了无尽海域,是人族的底盘,按理说我们不能随意到人类领地,若是前去,有违章法。”

许阳有些无奈地说:“写方吧,治以微辛微温解表,麻黄1g,杏仁2.5g,甘草0.6g……”

许阳把方子开下去,宽慰了患儿的父母之后,许阳就出去了。

许阳嘱咐道:“曹医生,这个孩子服完药之后,明天你记得把他的情况跟我说一下,我过来二诊。”

曹德华拍着胸脯答应道:“放心,这事儿就包在我老曹身上。”

许阳点点头道:“那好,那我们就先走了。”

刘医生过来跟许阳握手,感激道:“辛苦你了,许医生,大着肚子能领结婚证吗这次真是麻烦你了。”

姚柄用很期待的眼神看刘医生,就差跳起来伸手了,他也要握握!

可刘医生却直接略过了姚柄,然后跟曹德华握了手。

“呸,渣男!”姚柄心里暗啐一口。

刘医生跟曹德华道:“也辛苦你,曹主任,大晚上还跑一趟呢。”

曹德华美滋滋道:“没事儿,还不都是为了病人着想嘛。那个病历……”

刘医生非常上道地说:“懂得,懂得!”

目光相接,张总温和一笑,“小师傅,给我们做一桌全羊宴吧!辛苦你了。”

他并不知道徐同道是这店的老板。

当然,这不重要。

徐同道对他印象不错,事实上,徐同道对每一个回头客的印象都不错。

因为每一个回头客,都是对他店里的菜品和服务的一次肯定。

所以,徐同道放下手里的书本,回以微笑,起身说:“好!几位请坐!稍等!”

说完,他转身就去身后的厨房,顺便低声吩咐徐同林,“快让人上茶,上餐具!”

其实这不用他吩咐,看见这位张总今晚又来了,而且这次还带着几个客人,徐同林早已精神一振,已经准备提供热情服务了。

“妈!您坐!”

张总扶着老太太坐下,回头对身后的一男两女也招呼一声,“阿财!美丽、小玉,你们也坐啊!一会儿你们都好好尝尝这里的全羊宴,真的很不错的!”

“好!”

“噯,好的!男朋友不想领证”

姚柄明白了:“我懂了,所以这孩子是浮数之脉无疑,只是热极而生寒,那就是风寒之证的脉象,这就与其他几诊相符合了。”

许阳点头认可,又问:“那怎么辨证?”

姚柄道:“嘿,这题我会。患儿感受风寒,肺卫郁闭,为风寒闭肺之寒喘,治法当以辛温解表,解散风寒,开闭肺气!”

许阳点了点头,对姚柄道:“说的不错。”

姚柄顿时嘚瑟起来了:“嗨,过奖了过奖了。这对别的中医来说,可能容易迷惑。但其实不算什么,都是些简单的基础嘛!”

装完逼之后,姚柄习惯性地回头看,却没找到徐原。姚柄顿时觉得自己刚刚这个逼,装的有点寂寞啊!

许阳没好气地怼了一声:“那你来开方?”

姚柄面色顿时一僵!

曹德华翻了个白眼。

姚柄尬笑起来,辨证正确之后就是开方了。若病人是大人,他是敢开的。但是这孩子才几个月大,现在又病的这么重,他可吃不准!

许阳微微摇头,以前他只是觉得姚柄特别没正经,但还不至于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徐原影响的!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