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顶了一个屁股好软_她的好大好软好好吃

叶开那是真倒霉,好不容易入围一次,却和方寒一起,真是让人觉得又好笑又......还是好笑。

李小飞几个人之所以觉得好笑,那是因为确实很好笑。

按说,某家医院有人入围省十佳的评选,最起码本医院、本科室的人怎么的也会去支持,有医生入围的医院,那基本上都是三甲级的大医院,医生护士人可不少。

就说急诊科,怎么的也有上百人吧,再加上大家随便拉拉票,这票也不会太低。

有时候哪怕一家医院一个科室有两个人入围,大家也都会照顾一下。

可到了叶开这儿,那是真可怜。

急诊科的护士们清一色全把票给了方寒,女医生们那也不例外,除了把票给了方寒,而且还使劲帮方寒拉票。

看看实习生群的聊天就知道了,女生们怕有人不投票,还要求截图,这一下有人想不投都不行,偷偷支持其他人更不行。

男医生们也大都把票给了方寒,也就一些老资格的主治、主任、个别资深住院把票给了叶开。要不然,叶开的票数怎么也不至于倒数第一。

“您可别这么说,我总觉得会折寿。”方寒放下书站起身来,这位江主任倒是个有趣的人。

“哈哈,行了,那就不打趣你了。”江宇文笑着道:“不过我不叫你小师叔,你也不能整天江主任江主任的。今天顶了一个屁股好软

方寒有些为难:“可不叫你江主任,我这没办法称呼啊,总不能叫你江叔叔吧,我觉得这么叫自己又有些吃亏。”

这就好比远方家门中有个年纪比较大的大侄子,因为血缘关系已经比较远了,人家有年长自己很多,这大侄子就有些不怎么愿意叫叔。

不叫叔就不叫叔,反正是远房,人家也确实年长,可反过去你要是叫自己的大侄子叔叔,那就很难开口了。

方寒这会儿就是这个感受。

要是没有小师叔这个前提,他把江宇文叫一声江叔叔,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也不会张不开口,可有了小师叔这个前提,心中总会觉得别扭。

“哈哈哈......”

江宇文哈哈一笑,伸手指着方寒:“你小子,是不是嘴上说受不起,心中其实乐着呢?”

这座山并不是藏有名剑或者因为某个地方长得像一柄剑而得名,就是剑老头霸占此地后取名的。

他在霸占此地已经一百零四年了,放在都市,这样的老人就算被认为是六七十岁也不为过,可别人真的就104岁了,这就是武修+修士的魅力,延年益寿,上百岁依旧具备行动能力。

听闻青林山脉中还有更年长的老者,似乎在两百余岁,不过庆岳郃也只是听说,并没有见过真人。

从南天门上下来,回归藏剑山已经是暮色沉沉,在路上解决了吃喝,他回到山上就开始挥剑。这是他拜入剑老头名下学到的第一堂课内容,地铁上被蹭得起反应了这一堂课上了快二十一年了。

挥剑时,庆岳郃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会庆功勋带着他上山拜访老朋友,无意中看到了剑老头一人在岩石上拿着一根枯枝舞动,那会的舞剑姿态就把庆岳郃吸引了,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坚定了自己要当一个伟大武修的梦想。

经过重重考验,他终于拜在剑老头名下,剑老头说想要达到他那样的境界,每天挥剑一万次,无论风霜雨雪,必须要做到。

李熙他们五位老师在不远处默默地观察着学生们这边的动静,而他们的脸上也是情不自禁的露出一抹笑容。

一段儿时间过去以后,营地内所有的学生们也都已经吃过了早饭,坐在地上一边闲聊,一边消化着食物。

老师们见状,便悄然向着众人走近。

李熙走到众人中间以后,便拍了拍手说道:“同学们早上好。”

学生们见状,齐声回应道:“老师早上好。”

李熙笑了笑,便说道:“我看大家现在也都歇的差不多了,那大家就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大家都去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一下吧。”

学生们闻言,点头回应了一声以后,便立即从起身,回到各自的帐篷那边开始收拾东西了。

说是收拾,其实对众人来说也没有太过麻烦,只需要把帐篷折叠好以后,直接收进储物法器里面就好了,顶族真的有配合的吗半点不费事的。

对于那些自己搭建了一个土胚房的人来说,那就更不算什么事了,把自己的东西一收,再一挥手间,一座座土胚房便再次塌陷了下去,重新填回地面了。

庆岳郃点着头答应,并且做到了,而且是从入门开始到现在。

“岳郃。”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庆岳郃从恍惚中醒来,他转身恭敬说道:“师父。”

剑老头笑眯眯说道:“嗯,我记得你今天的任务似乎已经完成了吧。”

“师父就是师父,在天阙里面开会,都能知道我在外面的情况。”庆岳郃说道:“今天的任务的确完成了,但我还想要更努力一点,因为这有这样,才能更快从师父手里学到其他本事。”

“你就没有怪过我吗?入门二十年,只教会你挥剑,其他真本事一个都没有。”剑老头说完坐在旁边凸起的石头上,从腰间取了个小葫芦出来,扒开塞子美滋滋喝了一大口。

庆岳郃一直等到剑老头把酒水咽下,让对象硬起来的小窍门才摇着头说道:“我并没有责怪过师父,因为我知道你教我的就是真本事。我从这二十年的挥剑里掌握了许多,从最简单的握剑方法到发力动作,然后是基础剑势....每一种对于一个伟大的剑者来说都是必须要具备的。

万丈高楼平地起,叠的越高,基础越重要。”

“我和小师弟先回学院了,你们一定要小心,如果对方实力很强,随时做好激发传送阵符逃跑的准备,千万不要硬撑。”

上官岚儿难得用这种老成持重的口吻说话,边上的林逸倒是听的一愣一愣的。

“我知道啦,你们先回去吧,等我回去再去找你!”

慕容瑾嫣见哥哥已经走远,也顾不上多太说,匆匆招呼一声,就快速追了上去。

两人离开后,上官岚儿才回头看着林逸:“林逸小师弟,其实慕容瑾衍人还是不错的,就是有些骄傲,本来觉得天赋超然,没想到你比他强,所以才害怕你瞧不起他!”

“对啊,可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林逸苦笑了一下,有个自尊心强大的朋友也是挺累的。

“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上官岚儿也知道这事情无解,搞鸡带套真的安全吗只能让慕容瑾衍慢慢超越了,超越不了就会心服口服了。

这回没有外人了,林逸直接取出飞碟,把上官岚儿和追风驹都带了上去,直接飞回学院。

叫不叫是一回事,当不当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师兄您就笑话我吧。”方寒先去水池边上洗了把手,这才回来在饭桌边上坐下。

“我可没笑话你。”杨林成呵呵道:“我是真的佩服你啊,作为江州省历届以来入围省十佳最年轻的一位医生,票数竟然高的吓人,甩了后面好几条街。”

“是吗,我票数很高吗?”

方寒拿出手机,找到链接点了进去,顿时吓了一跳,票数果然好高。

3456!

看着这个数字,第一眼方寒还没什么惊讶的,因为他不懂,没参加过,自然不知道这个票多票少是什么概念,至于暗箱操作之类的那就更不懂了。

按照正常想法,这种评选全省宣传,那么多人,一天三千多票,不算高啊。

可看了一下后面,方寒顿时吓住了。

排在他后面的第二名票数897,第三名799......

方寒一直拉到最下面,最后一位票数才刚刚过百。

差距这么大吗?

“活捉方医生一只......”

方寒:......

算了,还是吃饭吧。

一群人冒泡,方寒半天没吭声,当下有人不乐意了:“看看你们,把方医生吓跑了.....”

自从被拉进这个实习生群,方寒确实很少在群里冒泡,这才导致刚才一个红包炸出那么多人来,太稀罕了......

吃饭的地方还是在院子,不过换了一张大桌。

方寒还没走到跟前,杨林成就笑着打趣:“我们的省十佳来了。”

在场几个人,其实也就杨林成和方寒说话最为随意,郭文渊是长辈,偶尔开个玩笑还行,一般还是要注意形象的。

江宇文和刘洪继两个人那就算是晚辈了,虽然方寒说了无所谓,他们也没真的把自己当方寒的晚辈,可在郭文渊和杨林成面前,他们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郭文渊门生遍地,方寒的师兄那可不仅仅杨林成一个人,大侄子也不仅仅江宇文和刘洪继两个人,他们可以不叫方寒小师叔,却不能不把方寒当师叔。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