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可以进去_不可以那个啦

叶天纵询问道。

火凤凰就要开口,但是看到站在叶天纵身旁的林郑州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

不等叶天纵开口,那林郑州倒是自来熟,微微一笑,淡然的说道:“火凤凰是吧?我叫林郑州,以后你跟我,就是天纵哥的左膀右臂。我是他的好兄弟,我们俩都是一个师父。”

“哦?”

本来对林郑州没有任何好感的,但是陡然听到他说的话,这倒是让火凤凰呼吸一促,下意识的看向叶天纵。叶天纵也是不置可否的点头说道:“嗯,他是我弟弟,都是自己人,不用避讳什么。以后,你跟我汇报的,同样也能够跟他说。你负责对外,他负责对内,今晚的事情,比较重大,所以,他会过来跟着一起参与,当然,解决天山童姥,是我们的问题,而他,则是负责外围警戒。”

“统帅,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您让这个叫什么林郑州的人过来,是想要一步步取代我的意思吗?我对您的忠心,天地可鉴,希望您不要这么对我。我会加倍努力,更加……”

“你想多了。”

骂了一句,青年这才一摇一晃的走远了。

看着青年走远,方寒和冼奋这才上前,女孩子正好抬起头来,不不可以进去看年龄十八岁左右,面庞青涩,已经哭得眼睛红肿,满脸的泪痕。

“姑娘,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方寒关切的问。

姑娘看了一眼方寒和冼奋,眼中有着警惕,用牙齿咬着下嘴唇,并不吭声。

“姑娘,我们不是坏人,你看,我这是燕京医院的工作服,我就是燕京医院的医生,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中午吃饭,方寒自然不会换衣服,他穿的就是白大褂,没穿外套,说实话还有点冷,原本是去食堂吃饭的,被冼奋拉了出来。

看到方寒身上的白大褂,在看到方寒的容貌,小姑娘或许觉得这么帅气的大哥哥真的不像什么坏人,然后就哇的一声又哭了,一边哭一边道:“我被人骗了,他们说一个号五千块,我交了钱,他们却给了我个假号........”

说着小姑娘又哭了起来,泪珠不断的从眼角滴落。

“靠,八成是遇到黄牛了,一群杀千刀的。”冼奋脸上瞬间就有了杀气。

“是,银狐大人。”

“好,都下去吧……。。”

众人听到这句话都要下去,师傅不要往里面放东西却听到一名老者迈开步伐出了来。

“银狐大人。”

“嗯,剑老又何事说吧。”

听到老者的话,银狐心里十分不高兴,但脸色平常道。

“银狐大人,这次下届紫薇国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想必大家都看到了,最大的功劳者是玲珑宫的方凡,而那位方凡已经来到了中级战场。

我想银狐大人应该奖赏他,况且,中级战场上,玲珑宫的弟子都为紫薇国战斗而死亡。

银狐大人不能让中级战场没有玲珑宫弟子就不对他进行奖励。”

“放肆,这是你应该和银狐大人说话的语气吗?

剑老,要不是看在你是紫薇国一朝元老,我早就把你丢出去了。”

银狐还没开口,逍遥宫,胡潇洒就怒斥了。

剑老一听这话,脸色变了变想要辩驳一二,却听银狐冷冷道:“剑老见你剑宗跟玲珑宫不错,所以这次不跟你计较。

“是。”

龙惊羽三人忙点头。

他们也震撼啊!方川打一架,又突破了,他们一辈子打了这么多架,也没见那么容易突破啊!自己用中指进去没感觉不过,想到之前方川跟张定胜战斗也是够狠的,把双手打得只剩下骨架了。

但还好,当方川突破的时候,身上光芒闪耀,竟然直接痊愈了,而且,似乎更加结实了!真是个妖孽!龙惊羽三人听了,忙盘膝而坐,开始修炼、参悟之前方川的战斗。

而一旁的刀凤晴本来还想问问方川是怎么做到突破之后,立即恢复到巅峰状态的,不过,她想了想最后也没问。

毕竟,这是方川的秘密,交浅言深,这是大忌!大家现在,主要还是一个互相合作的关系,当然,方川救了她一命,她还是记在心里的。

想到这里,她开始运功疗伤。

“这个人可不能死啊。”

可一小部分人其实还是知道的,燕医科大的老教授不少,顽固派也不少,很多人对方寒并不喜欢,甚至燕医科大的学生中有不少都是万宝的粉丝。

越是年轻人越容易被万宝的理论引导,毕竟越是年轻人,接触的都是现代化教育,越认可科学,特别是年轻的西医学生们,不要这样我还是第一次不少都很认可万宝的认知,这要是让学生们知道方寒就是燕京医院所谓的方医生,那还不炸了锅。

事实上这一阵就有人在网上人肉方寒,只不过效果不大。

一则,方寒毕竟年轻,很多人人肉的范围都是四十岁往上走,年轻人容易被忽视,哪怕有人知道方寒姓方,不信的居多。

二一个,万宝事件之后,罗元辰和周同辉等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多少都采取了一些保护方寒的手段,这就导致方寒本人这边泄露出去的信息不多,偶尔有人提一嘴方寒,也没多少人认可。

现在是没人认可,可方寒要是再去燕京医科大讲课,闹出一些动静,那认可的人可就多了。

方寒现在毕竟还太年轻,水平有了,可毕竟还难以服众。

“一个号五千块?”方寒有些意外,他虽然来燕京医院两个来月了,可真的不知道燕京医院的号被黄牛炒的这么厉害。

“燕京医院一个专家号便宜的三千,贵一些的五千都不止,几位知名主任的号更是离谱,八千都挡不住。”

方寒不清楚,冼奋却很清楚。

燕京医院的患者全国各地的都有,不少患者都是从外地来的,来了之后没病房,没床位,挂不到号,就只能等着。

可在燕京你等也是要找地方住的,附近的旅馆哪怕不贵一天也要三百左右,不行太多了装不下了而且来看病不能是患者一个人来吧,加上吃喝拉撒各种,一天下来花费差不多都在五百块左右了。

一天五百块,十天那就是五千块,如果能尽早挂到号住进医院看病,省出来的钱那是真的不敢算。

如此一来燕京医院的专家号被炒的很厉害。

前两年燕京医院开始实施的是网上挂号和门诊挂号两种制度,患者既可以在网上实名挂号,也可以在窗口排队挂号。

网上挂号是没办法冒名顶替的,可网上挂号就要分出去一部分号,这就导致窗口能挂到的号更少,黄牛们就更狠了。

虽然这一阵因为万宝的微博事件,方寒足足涨了八千多万的崇拜点,可他还是惦记着燕京医科大的课。

运气好或许还能收获几百万崇拜点呢。

万宝事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不能因为成了亿万富翁就瞧不上几千万吧?

亿万富翁那也是靠着小目标逐渐达成的,小目标那也是靠着无数更小的目标达成的。

“什么课,我欠你什么课?”冼奋一愣,有些没明白。

“燕京医科大讲课的事啊。”

“这事暂时没戏了。”

冼奋道:“谁让你动静那么大,万宝都叛变了,现在哪儿还敢让你去燕京医科大啊。”

让方寒去燕京医科大讲课的事情原本就一直拖着,自从万宝事件之后就算是彻底告吹了,暂时是没什么希望了。

万宝事件闹得相当大,从方寒这一个月不到就收获了八千多万崇拜点就能看出,八千多万崇拜点,按照方寒在燕中医大讲课的收获,那可要足足讲十几次课才能有的收获。

万宝事件,万宝出名了,方寒这位方医生也跟着出名了,只不过不少人不清楚方医生是谁。

有句话怎么说来的,能力够了,威望不足。

“黄了?”

方寒微微有些可惜,等他回了江中,估计很长时间都不回再来燕京了吧,那这个课就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别打岔,钱主任刚才是不是想让你留在燕京医院?”

“知道还问?”

“钱主任都想让你留在燕京,你却忽悠我去江中院,不地道啊。”

“我忽悠你了吗?”

方寒义正言辞:“我那是实事求是,只是说明一下情况,去不去在你。”

“不行,你要补偿我。”

冼奋一拉方寒:“这样,今天中午咱们去外面吃。”

“想让我请客直说,一顿饭而已。”

说着话两人就改变了路线,出了医院,在医院外面找了一家饭店。

其实就事论事的讲,燕京医院外面的小饭店除了菜种类比燕京食堂的菜多一些,味道还真不怎么样。

医院这种地方,除了一些口碑饭店,大多数饭店的饭菜味道都很一般。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