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软又怂 娱乐圈_影帝家的奶团子

司予笑着眨眨眼睛:“只是……我这次可能又要火了……”

“没见过比你心态更好的人,各求所需吧,公司给我了我一个展示自己,实现自己的平台,而他们看重的,也就是我身上的热度……

总不能什么好事都让我给占了吧!”

宋珧笑着点点头,没有在说话,其实只要司予开心,都无所谓。

“对了,你们最近是不是也很忙呀?”

“有点吧,但工作是永远也做不完的。”宋珧紧接着道,他生怕司予下一秒又要劝说他不要浪费时间,赶紧回去学习、工作之类的话。

“那江立怎么样?”

宋珧顿了一下:

“你们知道他的事情了?”

司予点点头:

因为孩子父母面色不善,这就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

“刚刚有些匆忙,给二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急救中心的住院总,也是上过多次采访的刘半夏医生。”陈红阳说道。

“CT片子给我吧,然后咱们再聊一聊,看看既往病史中有没有我们疏忽的地方。”刘半夏说道。

“医生,温度又高了。”孩子父亲说道。

“他有呼吸痛、胃痛的病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那时候咱们有没有去医院检查过?”刘半夏问道。

“六岁的时候,到现在已经有两年多了。”孩子妈妈说道。

“当时以为他就是想要玩具,开始的时候没有太在意。后来也去医院检查过,当时医生也拍了CT,说可能是因为季节交替造成的鼻敏感。”

“刘依清,再给孩子量一下体温吧,然后我给孩子做一个心肺听诊。”刘半夏说道。

孩子的父母没有说什么,可能是刚刚陈红阳对刘半夏的介绍起了作用,他又软又怂 娱乐圈也可能是现在在给孩子查体显示出了对孩子的关心。

“啊?可是我完全没有准备啊!”司予慌乱得更不行。

陆放立即打了个电话。随即对司予道:

“实在抱歉,这个方面的问题,是我没有把控好——

公司一开始就看重你身为美食博主的热度,所以这次特地打着你的名头,请来了记者采访……”

“没事……本来就不关你的事情……”

司予自己急得不行,却还是不忘安慰陆放,不过这下,就算是再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

不愧是公司专门请来的,问的问题,都已经快把司予夸上天了,司予本来还想问,改成文字采访,不露脸行不行,可是话还没问出口,那边的采访视频已经做好了,就差直接发上去了。

“怎么了?司予小姐,对我们这次采访还有什么问题吗?”

“……能不露……算了,能不透露我的真名吗?用微博账号就可以……”

“当然没问题!”记者们爽快答应,毕竟公司就是想要利用她身为美食博主的热度呢。

“医生,做了就能确诊了么?”孩子父亲问道。

刘半夏摇了摇头,“我们需要看一看,但是目前还无法确定。CT的检测手段虽然很先进了,可是刚刚您也看到了,那一块阴影可能就是存在的病症。”

“但是那块阴影很淡,淡到我们盯着看的时候就会忽略它的存在。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我都不会跟您推荐胸腔镜检查。”

“不过胸腔镜检查也不是非常恐怖的操作,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就是在胸腔上打一个很小的小孔。也就是目前非常流行的微创手术的一个操作方式,影响不会很大。”

“行,那就做吧。要不然孩子太痛苦,有时候晚上都睡不好觉。”孩子爸爸用力的点了点头。

刘半夏的心情稍稍轻松了一些,孩子父母的工作是最难做的,尤其这还是有创检查。

“陈医生,给孩子做相关检查,受累再把胸腔镜探查的情况仔细讲一遍,我去预约心外的陈学海,让他来做。”刘半夏说道。

“OK,这边交给我。”陈红阳用力的点了点头。

在这个事情上他很感谢刘半夏,陈学海现在很忙,腹腔镜探查这样的手术可没时间来做。但是刘半夏就给这么讲出来了,也体现了他对这个孩子的重视。

“他是金院士,他是金副会长!”

“刘良领导,刘良领导你别走,你认识金锋的啊……”

“还有你们还有你们天都城来的大领导,你们也应该认识金锋的呀!伊西馆长……”

“你们都来做做证,别让金锋被抓走了呀!”

“求求你们了!马大领导把金锋的工作证撕了。”

“他真的是金锋呀!”

这话从老浦女学生嘴里叫喊出来,现场的特勤们呆了几秒之后急忙望向金锋,一下子全都懵了,脸色的表情精彩万状,omega校霸不太乖那叫一个好看。

马延冰在听见金锋身份的当口,也傻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而马延冰身后那些人却是在这一刻产生了完全不同的反应。

有两个人跑得飞快,转眼就没了影。大部分人则都停了下来,满是痛苦的闭上眼睛,暗地里狠狠掐着自己的大腿,却又不得不转过身去。

被女学生亲口点名的刘良身子僵硬了几秒,立刻转身过来,装作不知情左右看看大声叫道:“金锋?”

“金副会长在哪?”

“哎呀喂呀……”

刘良一下子声音拔高八度,收了遮阳伞,快步走到金锋跟前。

而且这边四周都是围墙,可却是露天的。抬眼能看到星空,能听到鸟叫虫鸣,原始又刺激。算起来薄言也有两个多月没有跟她接触了,上次圣诞节只是纯睡觉,双棍节的时候也因为时间紧凑,没有来得及办事。再往前,她例假造访。

好容易有了老婆,又好容易和老婆关系转好,薄言却过得跟单身没啥区别。再这样下去,他的小蝌蚪估计会自行发育成青蛙,人都快要废了。也就是他耐性好,刚刚还能强忍着给她马杀鸡,没有下黑手。

但现在,他忍不了了。

“你,被自己捧红的影帝掰弯了你打我!你敢打我!”

金锋慢慢摘下鸭舌帽,抬手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漠然说道:“打你。你也好意思说?”

顿了顿,金锋狞声叫道:“打的就是你个仗势欺人的狗东西!”

这话出来,马延冰身后的那群人顿时一怔。

正要走出来的那个白衬衣男子在见到金锋的当口。身子不自主的顿了下,跟着倒吸一口冷气呆立当场,一张脸刷白如雪。

而其他人在看见金锋的那一霎,好几个眨眨眼抽起了冷气,面如土色急忙倒退两步,就跟看见了绝不可能的恐怖事物。

跟着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一把遮住自己的眼睛,毫不犹豫扭转头就走。

那白衬衣男子面色急转,左右看看猛地使了一个眼色。自己身边跟随自己多年的秘书立刻会意将黑伞递了过来。

啪的下黑伞开启,白衬衣男子遮住自己的上半截装作若无其事就往旁边的树下走去。

“他不是骗子。他不是骗子!”

“他是金锋!顾先生的宝贝又被欺负哭了”

“小川,你听我的话,把那人叫来,杨老弟也不一定要拿他怎么样,兴许就是骂他两句呢,但是你现在得拿出个态度来,把这个面子给足了人家,明白不?”胡四爷试图劝说张鹤川,希望他能识大体一些。

可张鹤川还是那句话,他不能出卖朋友。

“小川,我想你是不明白现在的情况吧?我也不想再给你说第三遍,你最好是按照我说的去做,听见没有?不然我也帮不了你!”胡四爷的语气这时已经带着股威胁的意味了。

显然他在责怪张鹤川,责怪他在杨成凤的面前不给他留面子。

张鹤川此时已经做好了跟胡四爷撕破脸的准备了,他自然还是无动于衷。

邹若光也赶紧让人把打包好的食物拿过来,自己提着跑出去,邹家没落之后,他们兄弟两个的感情反而更好了许多,所以邹若明的事情,他这个哥哥也是要跟着去看看的。

林逸和蓝古扎坐后排,邹家兄弟两个一个开车,一个副驾驶,关上门后,白色路虎就咆哮着冲了出去。

虽然邹家没落了,但显然他们两兄弟还是有些家底的,至少这辆车不便宜,顶配的路虎,还有过改装,没有一百多万根本拿不下来,在邹若明的操控下,不断提,很快就冲上了高路。

邹若明心中只想尽快的赶到安黄市梁家,免得夜长梦多的,所以什么的完全不在意了,好在他的车技极为不凡,度虽快却能保持平稳,让蓝古扎在后面也吃的安心,不然惹恼了这位爷也是相当不妙的。

一个多小时之后,邹若明的车下了高,往安黄市的郊区方向驶去,又过了十几分钟,来到了一片山清水秀的所在,副驾驶上的邹若光指着半山腰上的一座山庄道:“林大神,那里就是梁家了。”

“地方还不错,他们倒是挺会享受的。”林逸淡淡的说了一句,神识已经释放出去,将整座山庄都笼罩在其中。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