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骑马一边要我_边骑马边进入

两个人目光炯炯的看着对方,异口同声的说道:“叶天纵,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的身份,一会儿你们知道。”

“前提条件是,你们怎么回应我。”

“行了,五分钟时间,现在开始倒计时,时间一到,你们必须作出决定,多一秒钟都不行!”

说完。

叶天纵转过身去,坐了下来。

而林健荣非常明白事理,立刻给他端来一杯茶水,恭敬的递过去,笑呵呵的说道:“来,叶先生,您喝茶……”

“行了,那些溜须拍马的事情,少做。你跟了我也算有一段时间了,难道我的行事风格,你还不知道吗?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务实就好。”

叶天纵接过了茶杯,但是面色明显不悦。

他轻轻的抿了一口,面色担忧,低声的说道:“现在,我唯一担心的事情就是,这叶清风会狗急跳墙。既然他知道了你是我的人,那么,如果利用江南会所的防御逃脱,或者是对我们采取措施,我怕你这边不好应对,所以,我希望……”

最后,程老爷子抬手在陈雨蝶背上一拍,程雨蝶张了半天最,现在终于“啊”的一声惨叫,发出了声音。

“好了,伤的不重,回去上些药,休息几天就能痊愈了。”

“谢谢爷爷。”程雨蝶知道,爷爷这是在为推宫过血,疏通血脉,一边骑马一边要我免得后期处理不当难以痊愈,现在爷爷说自己过几天能痊愈,那就是没事了,她对自己的爷爷是完全信任的。

这边疗伤专心,客厅中间的二人打的也是专心,李姐很有心机,为了防止叶舒使用那种步法,她特意与叶舒保持了一段距离,叶舒想靠近并伤到自己很难,她对自己的绝技很有把握。

李姐将五把飞刀在手中一捻,五把飞刀刀刃分开,刀柄合在一处,犹如一把扇子,只是只有扇骨,没有扇面。她将“刀扇”扇了扇,刀刃上寒光凛冽,一道道寒光在灯光的照射下纷纷射向四周。

李姐好像不急于为女儿出气,似乎很热,扇子一扇再扇,映的客厅内寒芒点点。客厅内没人出声,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李姐这是在寻找一击制胜的时机,他们不敢打扰,而且这种好戏只会出现在一瞬间,不留神就错过了。就连谭笑也是忧心忡忡的只能看着,毕竟自己帮不上忙,如果自己发出声音分散了叶舒的精力,那就更惨了。

她们在的话,反而碍手碍脚的。

卜轩笑道:“对,我们不要掺和。”

洛柠又和他想到了一块。

于是几人去资源库拿了帐篷和睡袋,找了个安静偏僻的仓库,关着门睡大觉。将军皇上喊你回去搅基

反正有事,廖佑会用对讲机叫他们的。

这一觉睡到了天亮。

洛柠几人起来后去找了廖佑。

见他脸上带笑心情不错,就猜到昨晚的事处理的很顺利。

洛柠问:“廖队,我们今天回基地吗?”

想必今天还没有拿到第一条线索的人,应该会去基地找她们买线索了。

廖佑满脸的笑容:“回,我还刚想去叫你们,说这件事呢。”

“我们基地的另外两人马上就到了,麻烦洛柠你为他们输入智能锁的验证身份,接着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他见洛柠几人没问昨晚的事,也没就没有主动提,更甚至还很满意她们这样识趣。

“我帮你们申请了基地安全区最好的别墅,你们一队人正好可以住在一起。”

李姐慌了,连手里的飞刀都已经无法拿稳,站在那不住的颤抖。

“放心,你死不了,我不会杀你。”叶舒终于说话了,声音冰冷而低沉,眼神中也有了光芒,只是充满了怒意,“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一边骑马一边开车”

短短的几个字让以为解脱了的李姐再次如坠冰窟,只是这次她不再抖了,突然,她发了疯似的冲向叶舒,两把飞刀被她当成了匕首,向着叶舒身上猛刺。

“你找死!”叶舒再次施展他的脚步,比刚才更为迅捷,直接横移到李姐身子右侧,伸手一搭她的手臂,手沿着她的胳膊抓上她的手腕,然后猛然一用力。

“啊!”李姐发出一声惨叫,手中的刀直接落地,她的手腕被叶舒扭断了。

叶舒没有就此打住,再次伸手抓住李姐的左手,用他那捏核桃捏榛子的手,再次将李姐的左手骨头捏碎。既然她擅长用暗器害人,那就废了她害人的根基。

“啊……”李姐惨叫不止,双手被废的痛,简直就是痛彻心扉。

刀千秋和剑宿就如同是两个不知疲倦的人一般,正在你一刀我一剑的互相对攻,想要将敌人置于死地。

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过着,天色也是在不知不觉间黯淡下来。

就在此时刀千秋攻出一千三百招的时候,剑宿终于是再也抵挡不住,被一股刀意穿透了身躯,重重跌落在地。

战斗,结束了!

刀阁与剑宗万年来的恩怨,也在这一刻化为了无忧。

一滴雨水上头顶滴落下来,别人骑马我骑驴全诗混合着刀千秋额头上的汗水,缓缓跌落在地上。

他此刻已经无力走上前去查看剑宿的尸体,而是满脸惨白的坐在了泥泞的地面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刀千秋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力竭的情况,自从成为宗主那一刻开始,他几乎就没有这般不要命的战斗过。

还别说,这种感觉还真是痛快!

青丘王此刻领着宝儿来到刀千秋身旁,关切的询问。

“怎么样?”

刀千秋笑了笑:“呵呵,前所未有的好!”

肖舜想了一下:“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这事确实需要彻底解决才行,你不用担心,交给我来,这次只是给他们一个警告,再犯的话,我就让他们悔不当初。”

“你跟爸妈尽快搬到锦绣国际去,那里的安保做的比这里好很多。”

肖舜若有所思的说道。

姚岑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

第二天一早,餐桌上。

“以后你们要是不回来吃饭就提前说一声,昨天晚上做了那么多饭都给剩下了。”刘云香抱怨道。

姚岑被绑架的事两人没有跟家里说,怕他们担心。别人骑马我骑驴上一句

姚岑边吃饭边刷手机,心不在焉的回道:“知道了妈。”

“这孩子,吃饭就好好吃饭,刷什么手机。”刘云香嘟囔道。

姚岑盛了口粥,突然瞳孔微微放大盯着手机屏幕,勺子却停在半空忘了放下来。

“怎么了?”肖舜察觉到她神色不对开口问道。

姚岑默默把手机递了过去。

肖舜接过手机看了一眼,轻咳两声,一言不发的将手机还给了她。

“你俩打什么哑谜呢?”刘云香一脸莫名其妙。

听闻两位强者竟然要花费那么久的时间才能分出输赢,宝儿心中也是充满震撼。

旋即,她心中又诞生出了另外一个疑问:“爹爹,像你们这样的高手,难道每一次战斗都要花费那么长的时间么?”

青丘王摇了摇头:“倒也并不是那样,刀千秋和剑宿两人修为相近,彼此也是多年来的老对头了,势必都对彼此十分了解,想要做到出其不意的结束战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宗主级的战斗,并非就如同刀千秋和剑宿两人一般,要打个旷日持久,其中倒也有许多能够快速分出胜负的例子。

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要么就是双方实力不均,要么就是保留着致命杀招,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以上这两点,在此刻交战两人身上,几乎都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所以才让战斗如此的胶着。

“原来是这样啊!”

宝儿若有所思的说着,随即再度全神贯注的看向了战场。

她长那么大,几乎也是第一次见到此等惨烈的交手场面,只见昆仑墟内那坚硬无比的地面,如今已经形成了一道道不规则的裂纹,朝着战场外蔓延。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