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似璟_骄阳似璟彼此的第一次

坐在阿财身旁的是三十岁左右的小少妇,见状,忙也脸上堆笑劝说:“对呀!妈,大哥现在生意做得那么大,阿财跟着他也过得很好,您就别难过了。”

老太太面露苦笑。

没说什么。

但张总却皱眉,沉声道:“你们不懂,就别瞎说了!”

阿财转脸给身旁的小少妇一个警告的眼神,表情也很不豫,“小玉!你胡说什么呢?那是我们家祖传的手艺!要是能传到现在,我们家的生意至少能比现在大几倍!而且,这么多年,咱妈、我哥最怀念的就是我爸做的全羊宴了。”

被训斥的小少妇小玉,脸色有点不好看,但还是尽量挤着笑容。

……

厨房里。

徐同道今天是第二次做全套的全羊宴了。

相比昨天,他今天熟练了不少。

厨师与厨师之间,其实有很大差距的。

有人学厨艺五六年,还做不好一道像样的菜,而有人只学两三年,做出来的菜就能胜过掌勺二三十年的老厨师。

原本炸毛的小年轻面色顿了一下,然后面色还是有些凶狠的问道:“猛哥认识那个人?”

这个凶狠显然不是对保安经理的人,连哥都喊了。又不是脑子有问题,还对着保安凶狠。

“你朋友不是认识车牌吗?骄阳似璟”

“我就知道那是特殊车牌,普通人弄不来,其他的不是很清楚。”小年轻旁边的朋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知道算了,我也懒得和你们说。知道惹不起就行,散了,散了都散了。”保安经理不行废话,直接开始挥手让门口的都散了。

“猛哥这是不给面子?”被打的小年轻面色有些难看,感觉被扫了颜面。

“你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我给你毛面子。”保安经理不屑的撇了撇嘴,“王姐那边要是知道你背着她去找别的女人,还得罪了人。你说你会不会脱层皮?”

“呵呵,对不起猛哥。刚才头上被人开了瓢脑壳有点昏,对不起,对不起。要不猛哥咱们一起去旁边洗个澡,费用算小弟的?”小年轻面色猛然一变,硬着的脖子瞬间变软。

“哈哈……嗨,客气了不是(??ω??)”曹德华更是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

许阳带着姚柄往回走,姚柄还一脸悻悻然,一直嘟囔着嘴,就差在本子上给刘医生画个圈圈了!

许阳却显得有些忧虑,许阳似无意地问:“前段时间是不是还挺热的?骄阳似璟男女主结局”

姚柄扭头看了一眼许阳:“对啊,之前还热呢,我还以为是个暖冬,结果现在一下子就降温了,天气变化太快了。诶,我现在也没手机,不知道接下来的天气怎么样!”

许阳皱紧眉头,沉声道:“四时节气,顺应天时,当令之时气反常,人则易感邪气而病。冬日主寒,寒则潜藏,但之前却当寒不寒,反温,本就容易成为流行之疫,现在又突然风寒骤降……”

姚柄却随意地说道:“嗨,高低就一场流感嘛,每年都有,能闹多大呢!”

许阳却没有回答。

……

次日,支气管肺炎的那个小孩的父母又把孩子抱过来给许阳二诊了,病情明显好转,脉象转为浮数,舌淡苔黄腻,肺闭已开,但痰湿尚阻,所以许阳把方子调整为理肺化痰为用!再一剂下去,体温彻底回复正常,诸症解退。

中医院这个婴儿,昨晚在服用了许阳开的一剂药之后,体温稍稍降了些,其他症状也有些减弱。舌质微红,苔腻减退,脉象变成了细数。

许阳调整了用药,在原方中加入了3g生石膏。

翌日三诊,骄阳似火体温正常,诸症皆退。

唯肺胃不和,许阳又开了调和肺胃,清气化痰的善后方。

这两个肺炎的小儿病人,通过许阳的几次治好,先后服了两三剂,就好的差不多。见效非常之快,虽说治好了这两个病人,但许阳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流感真的爆发了。

不说医院,连明心堂都挤满了来治感冒的病人,大多是儿童和老人!

徐原跑来跟嘚吧嘚说个不停:“许老师,哇,真的是被你说中了,流感真的爆发了!县里这几个医院都挤满了感冒病,我们医院也是门诊那边都是感冒病人。”

许阳问:“中医科怎么样?”

姚柄插嘴道:“肯定闲的呗,不然他还有空来我们这儿啊?”

许阳有些无奈地说:“写方吧,治以微辛微温解表,麻黄1g,杏仁2.5g,甘草0.6g……”

许阳把方子开下去,宽慰了患儿的父母之后,许阳就出去了。

许阳嘱咐道:“曹医生,这个孩子服完药之后,明天你记得把他的情况跟我说一下,我过来二诊。”

曹德华拍着胸脯答应道:“放心,这事儿就包在我老曹身上。”

许阳点点头道:“那好,那我们就先走了。”

刘医生过来跟许阳握手,感激道:“辛苦你了,许医生,这次真是麻烦你了。”

姚柄用很期待的眼神看刘医生,骄阳似我全文免费阅读就差跳起来伸手了,他也要握握!

可刘医生却直接略过了姚柄,然后跟曹德华握了手。

“呸,渣男!”姚柄心里暗啐一口。

刘医生跟曹德华道:“也辛苦你,曹主任,大晚上还跑一趟呢。”

曹德华美滋滋道:“没事儿,还不都是为了病人着想嘛。那个病历……”

刘医生非常上道地说:“懂得,懂得!”

“二长老,你去门口守着,若他强闯,直接开启大阵,这一次,绝对不会再直接将他放走!就算不杀了他,也要废他半条命!”天穹大长老目光幽毒,语气冰冷。

……

山门口。

林云昂首挺胸,立于此处,微风飒飒,让林云身上的道袍随风摆动。

天穹二长老、四长老,从天穹一族内走了出来。

他们看到林云后,顿时露出不屑的笑容。

“小子,你上一次败的还不够惨?你还敢来?你真以为,你能奈何得了我们天穹一族不成?你要搞清楚,这里是天穹帝国,不是火云帝国!”天穹二长老笑道。

林云双眸中闪烁着寒芒:“我上一次说过,等我再来之时,就是你天穹一族,付出代价之日!”

“哈哈!”

天穹二长老、四长老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顾漫骄阳似我下册全文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就连旁边的守门弟子,都在暗暗嗤笑。

“就凭你一人,还想让我天穹一族付出代价?真是无知又狂妄!我们天穹一族的永生者都用不着露面,便能将你打得落荒而逃,你今天若是再敢闯入,我天穹一族定要废了你!”天穹二长老傲气十足、威风凛凛。

小青龙语气坚决:“再麻烦我也得去!人族现在跟妖族局势紧张,我只是去处理一点私事,人族不会因此跟我们闹僵的。”

“少爷,你跟那林云关系虽然不错,可他也只是一个人类罢了,您……您犯的着为他如此冒险,如此大费周章吗?”五爪金龙说道。

小青龙笑了笑:“我跟这臭小子的关系,你不懂。”

……

五天后。

天穹一族门口。

林云再度出现在天穹一族山门前。

“嗯?又是那家伙?快!快去禀报!”门口守门看到林云后,其中一人连忙跑去禀报。

天穹一族,议事厅内。

天穹四长老,匆匆走进大殿。

“大长老,门口传来消息,那林云又来了!”天穹四长老汇报。

天穹大长老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冷笑起来:“他还有脸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他是嫌上一次没挨够打吗?他人在哪里,闯进来了吗?”

“他在山门外,还没硬闯。”天穹四长老说道。

这位张总,徐同道虽然只在昨晚见过一次,但还是有印象的。

原因有二。

首先是昨晚他这里只卖出一桌全羊宴,这位张总是和“金佛”候金标一起来的,而候金标是这条街上最大的舞厅——饿狼传说的大老板,徐同道自然印象深刻。

其次,是这位张总四五十岁的年纪了,却依然挺帅的,是个老帅比。

年轻的帅哥,不罕见,这年头……四五十岁的男人还能帅得起来的,真的不多见。

所以,昨天徐同道就多看了这位张总几眼。

至于徐同道为什么知道这人姓张,那就更简单了。

他把全羊宴做好以后,候金标等人吃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这期间,徐同道没菜做的时候,就坐在吧台里面喝茶。

他的小店就那么大,候金标等人聊天的内容,他是想听不见都不可能,自然也就听见候金标和那两个美女对这个老帅比的称呼。

候金标喊他“老张”,那两个美女喊他“张总”。

徐同道看向张总的时候,张总也正好向吧台看来。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