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你下面的小嘴为我喝粥_嘴巴张大点含进喉咙

“小彘,我...”

陈阿娇都组织不出语言来,明媚骄傲的眼中,如情似水。

........

而此刻,陈通也是惊呆了。

陈通:

“你们水群,还带拉老婆进来的?”

“这是要给我撒狗粮吗?”

“溜了溜了。”

陈通真是醉了,聊个天,还带虐狗的,太扎心了。

他现在很寂寞,脑海中想起了叶欣雨,话说,不然约着一起去撸个串?

陈通的伸懒腰,这不知不觉,就跟这群人杠了好几天,他现在也需要好好的休放松一下,这都杠死了多少脑细胞。

随即立刻下线,拿起手机,约叶心雨一起撸串,毕竟她不吃,看着也是养眼的,避免又被别人虐狗。

.............

看着陈通下线,曹操满眼的笑意。

人妻之友:

“看看,我家曹陈通,多有眼色,这都不用人去赶,直接就走了。”

“小彘,谢谢你!我的病好了。”

从未在私下对汉武帝行大礼的阿娇,此刻郑重的行礼,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

一旁从小就跟随陈阿娇的侍女,一个个都看呆了。

难道,皇帝还能治病不成?

太神奇了,下次她们要不要试试?

而此刻的汉武帝,则更加的激动,一把揽住了皇后,第一感觉到,原来付出也能让人有幸福的感觉,这难道就跟花钱一样吗?

阿娇可以感受到汉武帝对她的怜爱,陈阿娇一狠心,咬牙道:

“小彘,我娘家钱很多,你打仗不够的话,用你下面的小嘴为我喝粥我现在就去要!”

陈阿娇现在就一门心思,想把馆陶公主的钱都给搬过来,她担心自己的丈夫,没有钱粮,而打了败仗。

汉武帝嘴角抽了抽,你这样对我,让我怎么能辜负你呢?

他哈哈大笑道:“不用,你的夫君,可是汉武大帝!看我如何横扫匈奴,一雪国耻!”

“来人,备甲!”

只要暗门被开启,那么下一次的开启机会,就必须要等待百年之后!

“原来如此,难怪药王村的人没有现这个机关,开启时间短,间隔时间长,就算被现了,也根本来不及流传出去。一百年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太久远。”林逸心中暗自叹息,随即又将注意力转移到药王村去。

那一队修炼者士兵,此时已经将药王村所有人都驱赶在一起,开始审问什么东西,仔细听来,似乎就是关于这座金字塔的情况。

“林逸,我们进去吧,里面估计就是真正的遗迹了,时间不多!”立早忆拉起林逸的手,轻轻扯着他往暗门走去。

“老大,还是我先进去,你们跟在我后边就好!”蓝古扎拍拍胸口,抢前一步,赶在林逸和立早忆前面。

“等等!药王村出事了!夹在里面的黄瓜断了”林逸赶紧喊住蓝古扎,同时拉住立早忆,这古怪小妞能主动牵手,他确实应该给点面子跟着进去才对,但是药王村生的事情就在眼前,让他完全无视,也实在有些难以做到。

话刚说完,药王村的一个村民,就被那些修炼者士兵一把火生生烧死,作为杀鸡儆猴的工具。

面对着影绝的制约和张强的嘲笑,那个中二少年突然间愤怒起来大声喊道:

“你们这么欺负我,难道就不怕我不帮你吗?那个陷入空间夹缝当中迷失了自己的人,你们不打算救了吗?”

听到那少年大声的喊叫,张强立刻正色问道:

“你能救我姐?”

看到张强那焦急的样子,少年立刻摆起了架子,带着一脸的得瑟说道:

“切,区区小事而已。”

“你快说怎么叫醒她!”

张强急了,过去就把那少年抓了起来,当把人抓到手里的时候,他才发现,那个少年带着鱼尾刚刚好和他一边高。

“呵,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那少年带着一副拽得不行的样子,直把张强气得咬牙切齿却又不得不忍气吞声。喂不饱的苏睛真可怕

一旁的影绝没有多说什么,想要海妖帮忙,还得是他们自愿才能有效果,否则只会越帮越忙。

张强揪起了人,心里又有点后悔了。那小子身上滑不溜丢的,实在不好抓,而且把他抓起来,自己仿佛就没有了那高高在上的感觉了。

可如此重要的事情,眼看就要成功了,谁成想居然会风云突变?!

“没办法了,看来本座只能亲自下场,去对付那些人类!你安排一下,把我送到他们附近去!”

卡路牙也是个狠人,眼神中闪烁着凶狠的光芒。

心里边杀机沸腾,恨不得现在就把林逸等人统统杀光泄愤!

金袍中年人心中暗喜,他暂时是废掉了,想要对付林逸,只能指望黑暗魔兽一族出手。

“没问题!我这就安排!”

林逸此时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惊动了黑暗魔兽一族的大佬卡路牙,依然带着战阵追杀移动阵法。

说追杀阵法,确实有点奇怪,可这就是事实!

移动阵法在林逸的攻击下,已经越发不支,内部的七彩阵纹不断被消灭,移动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此消彼长之下,注定是要崩碎的了!

终于,在林逸魔噬剑最后的斩击中,移动阵法支离破碎,发出一阵咔咔轻响后彻底分崩离析,空中有一缕缕淡淡黑气随风飘散。

木林森幻千变!

上百个林逸同时出现,一个个都用着狂火八卦掌、狂火千腿之类的武技,只是瞬息之间,就将那些修炼者士兵放倒了大半。

木林森幻千变对付和林逸实力相近的对手,第三十二章用嘴喂她喝粥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毕竟分身的实力太弱,可是用来屠杀这些低等级修炼者,却再合适不过了。

若非这些修炼者士兵身上统一的铠甲防御能力不俗,林逸的分身就足以在一招之内全灭他们,包括那个玄升初期的士兵统领!

“住手!你是什么人!竟敢插手我们千幻城的事情,别以为你实力强大就敢乱来,我们千幻城可是有裂海期存在的大城市!”士兵统领大惊失色,不过是眨眼间,自己麾下的士兵就损失了一大半,连他自己都感觉很有压力,心慌之下,立刻抬出了自己背后的靠山。

但林逸压根没有理会他,所有分身依然对剩余的修炼者士兵狂轰滥炸,因为一照面就干掉了大半,得胜的分身没了对手,纷纷转移目标,联手其他分身围攻修炼者士兵。

一对一都只是勉强苦撑的修炼者士兵想哭都来不及,直接就被林逸的分身围殴至死,最后只剩下那个玄升初期的士兵统领还在苟延残喘。

虽远必诛(千古圣君):

“不是信不过华佗,葡萄上面甜还是下面甜朕只是想看你,直播开瓢!”

“也算你为炎黄的医术,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你的谢谢朕啊!”

.........

曹操只感觉脑袋疼,这特么的真的扎心了。

刚才,我还帮你说好话来着,不说了,今天晚上,需要去大汉皇宫转一圈。

.........

而此刻的陈阿娇脑袋晕晕的,她太激动了,竟然见到了活着的秦始皇,别提有多震撼了。

她按照汉武帝的指引,领取了健康红包。

下一刻,一股暖流游走在全身,尤其是小腹,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冰凉寒冷。

“这,这是...”

阿娇喜极而泣,她宫寒体虚,不易有子,不知道花了多少钱看病,可是这一刻,她明显感觉身体不一样了。

作为一个女人,她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病好了,她可以有自己的孩子。

.....

龙陌白和艾倪已经回到北海公园别墅区,他虚脱的趴躺在沙发上,艾倪一旁细心的用剪刀,剪开他的衬衫。

当她看到左边肩膀一个弹眼的伤口,伤口边上的肉有些烧焦。

“陌白,我要开始了。”

“呃...”

龙陌白灌了口伏特加,接着嘴里咬着白布,虽然身体强度比一般人要好,但是远远不够,凡胎肉体抵挡不住子弹。

艾倪拿起一旁的伏特加给小刀消毒,又喝了我一口喷在患处,让龙陌白原本背后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一下精神了起来。

“艾倪,动手吧!”

刀尖伸向龙陌白的肩膀,他眉头紧锁,一股钻心刺骨疼痛涌向心头直到大脑,他让自己注意分散。

五分钟时间,艾倪满头大汗终于挖出那枚子弹,又把烧焦的皮肉削掉,敷上药后让龙陌白伤痛减轻了不少。

可艾倪刚舒缓一下,轻叹一口气接着诡异的一幕出现,吓的她瞪大双眼。

她看到了龙陌白后背出现一条黑色像龙的刺青,龙头狰狞恐怖与看到的龙不一样,它漆黑如魅影像是活的,龙目静闭。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