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门卧底lililyly_囚玉lililyly

这种仇恨如果不报的话,那根本就不是山本恭子了!

苏锐尽管知道龟山景洪非常厉害,但是当他看到对方面对单兵火箭筒,看也不看,随手抓过人一扔,就能把火箭-弹给挡下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震撼,甚至他情不自禁的就说出来一句赞美的话来:“卧槽,屌爆了!”

这句话百分之百是发自内心的!

龟山景洪的这个动作确实很碉堡,但是他自己好像没有半点耍酷的觉悟,也就是说,他之所以做出这一切,根本就不是为了耍酷,这个词对于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他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原地,望着苏锐,浑身的杀意竟是开始渐渐的内敛了。

而随着龟山景洪的杀意内敛,周围的空气也渐渐的好像不似之前那般粘稠了。

这绝对不是龟山景洪放弃追杀苏锐了,而是说明这个神忍正在准备放大招!

苏锐的心中已经是警兆大起,他把全身的力量全部调集出来,用在双腿之上,如果龟山景洪出招,他就会用最快的速度来闪躲!

小主人最近就你的事情比较大,别的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不过你引发的事件到现在都还很热门,你不知道你提供的菜谱,让多少人受益。

“受益就好,这样的话也算没有白费自己一番心思,就是不知道现在那些人,还盯着我们没有?”想出去走走的,好久没有工作了,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能丢啊!魔门卧底lililyly

小主人,你是不是有些漂了,现在居然还想去行使你的职责,你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盯着你吗?你这样出去,一不小心就引来杀生之祸。

猫小妹,我只是装的没有修为,不是真的没有修为,该我做的事,我还得做,这几天因为一些别的事没有上工就算失职了,虽然我要隐藏身份,可是你们可以帮我完成工作啊!

“小主人,其实你现在根本不用去的,有人帮我们完成了,他们不想得到任何功德,所以有入侵的人员他们都捉拿下来了。”

听到这样的话,凡杨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虽然他有说过这样是在帮他做功德,但是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他们是不给自己一点活路,那意味着过不了多久,网络上也应该没有自己的消息了,现在是因为自己大火,所以他们没有办法做手脚,但时间一长,他们肯定会动手,到时自己可能会在网上消失了。

如果面前的人不是女的,曲洺生大概就动手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易怒,且好斗。

但……

曲二公子绅士有教养,昔日的秦大少爷可就未必了。

秦非同直接伸手,一把就掐住了苏茶的脖子,冷笑道:“八方围观欢呼?来,你欢呼一个我看看。”

他手上力道极大,苏茶被掐得呼吸都困难,囚玉 lililyly鲤鱼乡更别提欢呼了。

苏母这时带着人匆匆跑过来,连忙从秦非同手中把人给救了下来。

她呵斥苏茶:“说了让你不要去招惹他,你是不是没有耳朵的!”

秦非同不比曲洺生,他没有良好的修养,更别提绅士风度。

他是从地狱爬出来的人,于他来说——不顺眼的,随手可以摧毁。

有人在旁边护着了,苏茶不知收敛,反而跺着脚撒娇:“妈,我是来找洺生哥的,你干嘛骂我?”

苏母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又转过去对曲洺生说:“洺生,你爸妈来了,正找你,你先过去看看吧。”

李寒烟闻言,嘴唇咬得发白,眸中泛起泪光,带着哭腔道:“王家俊,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就是个王八蛋,呜呜……”

说完,她便直接挂断电话,然后抱头痛哭起来。

童蔓蔓见状手足无措,连忙问道:“怎么了寒烟姐,你哭什么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李寒烟抬头看了她一眼,面上梨花带雨,惨笑道:“我家那口子出轨了,他和别的女人去开房了……”

“呃……”童蔓蔓愣了愣,安慰道:“好啦好啦,你想开点,仙飨 lililyly鲤鱼乡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李寒烟一脸忧伤,道:“没有误会,他刚刚亲口承认了,怎么可能还有误会……王八蛋,我再也不会原谅他了,我要和他离婚!”

“你冷静点啊。”

曲洺生本来就不想理他们母女,闻言直接扭头就走了,连多一眼都没有看苏茶。

苏母这时又对着秦非同,笑了笑,“秦总,不好意思啊,小女平时在家里被宠坏了,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秦总多包涵。”

秦非同:“包涵不了。”

苏母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就僵了。

自己都这般好声好气了,他还一副拽上天的样子,丝毫不给面子,真当他们苏家好欺负么?

“秦非同,你离开临平城这么多年了,你真以为,刚回来就能呼风唤雨?”

“我可从来没这么以为,倒是苏夫人,是不是忘了自己家也离开临平城很多年了?”

他刚回来不能呼风唤雨,苏家就可以了么?

苏母冷笑,“我们不一样,有的是人想要跟我们苏家合作,但是你——临平城的人恐怕避都来不及吧?”

“我需要跟他们合作吗?”秦非同满不在乎地扬眉,笑得讽刺:“临平城三大家族,曲家、贺家、容家,我搞定他们就行了,001公用炉鼎大师兄剩下的我都留给苏夫人,你看着选,高兴就好。”

夏玉周的嚎哭让叶布依跟王晓歆都看不下去了。

周皓也是动了真火,一步前突,冷冷说道:“金锋,做人,要感恩。”

金锋偏头面对周皓静静说道:“我若不感恩,也不会这么做。”

周皓面色一凛,冷冷说道:“什么意思?”

金锋随手放开雷竹轻声说道:“你认为,像夏老这般大妖的伟人,会,不提前留下……遗嘱吗?”

这话一出来,顿时石破天惊一般,现场无数人全都呆了,哭声顿停。

王晓歆玉脸急变,猛然间望向那根雷竹拐杖,颤声叫道:“遗嘱……在那里面。”

叶布依跟彭方明还有高升的白彦军悚然变色,一下子抢了上来。

夏玉周噌的下从地上跳起来,抬手就把雷竹抓在手里,紧紧握住,四下里寻摸起来。

脸上兀自挂着泪痕,眼睛里却是充满了深深的贪婪和迫切。

夏鼎在民国时候经手的文物何其众多,到了改开以后古董热刚刚兴起,凭借他的财力和眼力更是淘了天量的精品,而到了末年却是极少看见夏鼎的精品私藏。

先前,多少人等着看他和秦非同两虎相斗,最后来个两败俱伤。

那还不是因为惧怕他们?

“之意,小政虽然贪玩,但也不是没脑子的人,你今晚不出席,只要跟他说明原因,他也不会怪你的。”

这一点,秦之意心里也清楚。lililyly海棠

只是那种大限将至的感觉时时逼在心头,她想着今晚能去的话还是亲自去。

往后真的撕破了脸,也不知道再见面时,能否平和地打招呼?

可曲洺生已经决定好了不让她去,且没有要跟她商量的意思。

他打电话叫了保镖过来,直接守在门口。

谁也进不来,秦之意也别想随意出去。

这架势看得秦之意直发笑,她眉眼弯弯,眸中似有光在闪,“干嘛,曲总是要软禁我么?”

这种话,以她的脾气,问出来的时候应该伴随着雷霆震怒才对。

偏偏此刻,温软又平静,让人心底的不安直线飙升。

曲洺生抿了抿唇,低声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自己小时候可是见过夏鼎不少于三十件的镇国之宝。

而到了后来,却是一件镇国之宝的影子都没见着。

这些镇国之宝夏鼎一没捐献,二没售卖,却是在亲王府里找不到一件器物。

如果有遗嘱,那必定记载得有那些镇国之宝藏匿的地方。

一旦找到了这些珍宝,那夏家绝对可以一举成为仅次于金锋第二大收藏世家。

一想到这些,夏玉周禁不住激颤激动,双目充血,哪有半点自己亲爹就要下葬、天人永隔的哀痛。

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狂喜和暗地的兴奋。

关于夏鼎遗嘱,那真的是牵挂了太多人的心。

从最顶层到最下面,无不对夏鼎的遗嘱充满了疑问和好奇。

夏鼎无疾而终后,他所有的遗物和物品全都上交天杀特科,由夏玉周几个嫡系一起寻找夏鼎有可能藏匿遗嘱的地方。

金锋说得没错。像夏鼎这般多智近妖的人物,怎么可能不提前安排好身后事?

然而所有的遗物和物品全都找遍了,各种科技手段也全都用上了,每一件东西都上了X光机,到最后却是毫无所获。

2021-06-14

2021-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