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上要生崽_丞相 朕怀了你的孩子

“爸爸,你为什么要卡我的签证呢?”闫未央轻轻地问道。

这声音轻的非比寻常。

闫柳峰的心本能的有点紧张,因为他知道,自己二姐平日里可不会这样讲话的,也许,她是在压制着心中的情绪,也许,她已经深深的失望了。

闫柳峰真的害怕直性子的二姐会当场顶撞父亲,那种情况如果真的发生了,不吝于一场火星撞地球。

在闫未央看来,父亲这样的举动,明显就是对她的不信任。

这是在提防啊!

“因为,我这个当爸爸的想要让女儿多陪我几天。”闫野阔直视着闫未央的眼睛:“算一算,你这一年才能在家里呆多少天?这辈子那么短,我不希望你一心扑在事业上,有些时候,是可以适当的放慢脚步的。”

闫野阔这话听起来语重心长,似乎还有着淡淡的惆怅在其中。

“爸爸,我这也是为了咱们家。”闫未央挽了一下头发,说道。

“我是建议你好好的休整一段时间,能源业务那边渐渐的稳定了下来,已经不需要你继续冲锋陷阵了,我可以安排别人过去盯着。穿越之皇上要生崽”闫野阔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神中露出微微的心疼之色。

再加上家里面李忠信的姥姥、姥爷都经常逼婚,让李忠信的母亲王雅清在江城这边给王波张罗结婚,王波很快变成了“香饽饽”。

不过呢!这个时候王波见多识广了,他真就没有打算这两年结婚的想法。

这几年走南闯北的,王波对于东北这边找对象的标准已经开始抵触,他眼中的时髦美女和东北农村这边的农村审美观念已然发生了极大的转变。无论是他到大连那边还是到京城,都能够看到许多漂亮的女性,特别是在东京的那段时间,王波觉得,江城这边给他介绍的那些女人,他已经看不上了,要是结婚的话,他也要找到一个长相差不多他喜欢类型的,要找一个能够在一起说说话的人儿。

王波虽然尽量躲避这种事情,可是,很多时候却也难逃魔爪。

最近被逼着相亲的事情,光是李忠信知道的至少就有三次。

王波过这个年以后挺苦逼的,全世界都要朕生崽免费阅读每天忙得跟空中飞人一般不说,被他的老妈王雅清硬逼着看了两个对象。

当时介绍对象和后世不同,后世的时候可以到咖啡店或者是找一家小饭店,而八四年的这个时候,基本上见对象都是在介绍人的家中。

李忠信尝试过被母亲王雅清逼婚的苦,那种感觉,实在是让人难熬。

女人有三**宝——一哭二闹三上吊。

只要是给人介绍对象,母亲软言相求不成的话,基本上就会拿出这三**宝。

要不是王波现在在忠信公司忙得经常不着家,母亲王雅清抓不到人,他这苦逼三舅估计看对象都能看疯了。

被董国忠的媳妇逼着看的那次对象呢!李忠信虽然没有看到人,但是,李忠信却是听董志国吐槽了。

按照董志国的说法,他的堂嫂的心眼实在是太坏了,给王波介绍一个本家的小辈女孩认识倒没有什么,以后可以各论各叫。

但是,那长相,实在是让他不敢恭维,短粗胖的身材,往那里一站,就好像是一个小地缸一般。

要不是穿上衣服还有一些色彩,杵当院子当中,都会被人当成大水缸。

“你说什么?你这最近几天我不在家,朕肚子疼朕要生了瑾希你居然搞出来这么多的事情。还要不要人活了啊!”王波这边刚听完忠信出版社找到了一个叫做尹一峰的社长,这个事情还没有消化完呢!居然又听到大外甥说起来要请一个法国来的贵客吃饭,简直让他感觉到有些抓狂。

陈诺看着这个家伙:“是堂本秀男的人吧?”

“……呃……”

“去,交代你个事情,去给我买点冰激凌回来!香草味的,巧克力味的。”

“……呃……是!是是是!”司机赶紧点头哈腰。

“嗯……”陈诺想了想:“再买点薯片,还有汽水……小零食什么的,也随便买一点。再买点水果,要甜瓜,还有蓝莓。蓝莓买两盒。”

“是,是!!”

“速度快点。”

“是!”

司机赶紧鞠躬,转身一溜烟跑掉了,然后发动汽车飞快的离去。

回到屋内的陈诺,重新坐在了西城薰的面前。

少女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家伙,有些无奈:“你……你是无赖吗?穿到冷宫养男宠”

陈诺笑着,看着女孩,忽然道:“你的所有的问题,我现在都不会回答你……三天后,三天后我才会回答你。而且,只需要你忍耐三天,三天后,我也会离开,不会再打扰你的。”

“……”

“再熬一熬,熬到新楼投入使用了,咱们就不用这么多纠结,怎么也能直接送到手术室,能够更安全、更稳妥的处理类似的情况。”

边上听着的许一诺和刘依清吐了吐舌头,听到刘半夏这么说,他们才感受到了今天这场急救的危险性。

可是就算是明白了,他们问自己之后,也不知道将来再遇到类似的情况该如何去做。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只能是到时候再说。

“怎么样,你们有没有信心把刘老师徒手止血的本事给学过来?”许一诺看着自己的三个小伙伴问道。

“学?别指望了,这是真本事啊。”黄波苦笑着说道。

“咱们虽然是实习生,又不是啥都不懂的实习生。刘老师这是真本事,也是天赋。学不来的,就算是换药的本事咱们能学来个皮毛,都能受用无穷呢。”

苗瑞也点了点头,“刘老师的手指灵敏度太高,虫族之全星际都想和我生崽这是天赋。”

许一诺明显很失望,不过也不得不承认小伙伴们说的是实话。

徒手止血看似简单,别的医生也可能操作过,但是那顶多是偶尔的一次而已。谁能够像刘半夏这样当成了常规操作来处理?所以这是真本事。

“人到手了,依你吩咐,活的。”

电话那边的女声,很冰冷,很陌生。

“知道了。”

林宁默默的挂了电话,撇了眼仅剩1300的声望余额。

突然少了的2000声望去了哪,除了系统,只有林宁知道。

“你不是说挺刺激吗,换衣服,带你去个地儿,”

回过神的林宁,眼神宠溺的抚了抚莎莎的纹身,柔声道。

“好呀,穿什么,还穿黑色吗?”

仰着头的莎莎,笑的很甜,至于林宁说的去哪,莎莎没多问。

“红色。”

林宁现在很想看红色,这个和血差不多的颜色。

“好,我昨天买了件迪奥的露背红裙,可好看了。”

“去吧,记得穿高跟鞋。”

“好哒。”

看着快步去了卧室的莎莎,林宁淡淡的笑了笑。

未来还很长,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一个动不动就被吓尿的女人,只配待在家里。

视线所及之处,是破碎的玻璃,是肮脏的地板,是一片高楼大厦,是外滩。

被固定的四肢,被人用钢丝缠了不知道多少圈。

手腕上某商人送的镶钻手链和理查德米尔腕表,早就没了踪影。

林休张了张嘴,却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

林休扭了扭身子,身后的十子形钢架,纹丝不动。

“我错了,主人,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埋我。”

看着身旁这栋沪市鼎鼎有名的烂尾楼,下了车的莎莎,似是想到了什么,死死的抱着林宁的腿,央求道。

“站起来,没想埋你。”

“那,那来这儿干嘛,这是黄金大厦,我知道的,烂尾了十几年啦,电视上好多人都是死在烂尾楼的。我不要跳楼,不要死,我很乖的,真的。。。555。”

“闭嘴,你先前不是说挺刺激么,我给你把人请来了,随你怎么玩,顺便练胆。”

眼瞅着语无伦次的莎莎又要出幺蛾子,知道这姑娘想岔了的林宁,一边说,一边将莎莎抱进了怀里。

2021-06-14

2021-06-14